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央黨校教授蔡霞點評時局:當務之急是換人!

June 5, 2020

——從修憲開始,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當務之急,換人這是第一條。


我們之所以走到今天這麼一個地步,可以講兩個大的問題上,從根上要拋棄,一個就是我們體制,一個就是我們這個理論。而從體制這個角度講,朱學勤老師早就說過一句話,毛澤東用來搞文革的體制,鄧小平拿來搞改革。改革開放以後,市場經濟作為一種技術性的操作手段,我們拿過來用了,很快就把經濟搞上去了。

我們講市場經濟是兩層意思,一層是要素市場,一層是商品市場。涉及到要素市場的這些改革,至今沒有真正的往前推進。所以商品市場就不可能是一個真正的商品市場。市場總是被別人操控,價格總是被別人壟斷資源。

因為你的要素市場不改革,這還是跟權力有關係,所以我們這個體制問題沒有解決。這也就是為什麼體制走到今天這一步會選上這麼個人(習近平),或者說高層捏把出這麼個東西來,坐到大位上去。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們這個體制本身已經是沒有出路了。改是沒有用了。這個體制從根本上講就必須要拋棄掉它。我們講改革就不再是說,這個框架體制我們還要繼續維持。有人會認為,我這麼一說是不是這個體制拋棄掉,然後我們就要鬧暴力革命去,不是那麼回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我們這個理論從根本上是出了問題的,且不說當初中國共產黨接受的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話先不說,實際理論上的很多東西是要刨根的。我們4000人大會的時候,如果那個時候鄧小平不阻擋黨內來反思文革,不僅從政治上否定,而且從理論上根本拋棄,也不至於到現在還在為文革翻案。因為政治這個東西即使時過境遷,它還是可以翻過來倒過去的。但如果你在理論上把它的根刨掉,他的思想基礎就徹底地摧垮了,那麼,他要想來翻回文革的東西,就非常難。因此,我覺得我們在改革開放以後,這兩個最根本的問題沒解決,一個就是體制,一個就是理論。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我個人的看法怎麼說?如果要講情況的話,從修憲開始,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我說的是屍體的屍。明擺著修憲從黨內程式上它就是不合法的,他綁架了十九屆二中全會。他在二中全會前的兩天搶著拋出「取消任期制」的這麼一個說法,迫使二中全會跟吃狗屎一樣地咽下去。二中全會那麼多中央委員,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在二中全會上把這個問題提出來,所以這個黨本身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

這兩條被捏在手裡邊,所以9000萬黨員成了他的奴隸和個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時候說黨怎麼著,不需要的時候,黨員幹部就不是黨員幹部了,他們就成了貪腐分子。你看看我們現在成了什麼狀況。

被國家監察委員會最近處理的人,我不說這些處理的人本身有沒有問題,我覺得沒有問題也會弄出點問題來,更何況這個體制本身已經使得很多人不乾淨了。但問題是你定的那些個罪名也得到國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黨紀上去看看,哪些屬於違紀,你只能用違紀去處置,哪些屬於國家法律定了的,在刑法上有這個罪名的。現在什麼不支援實體經濟,竟成了罪名,然後妄議中央,也成了個罪名,對黨不老實,這也叫罪名。哪裡還有一點法治的味道,哪裡還有一點政黨的感覺,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想怎麼處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怎麼處置。所以我說黨已經是個政治僵屍了,目前這個狀況誰想出來挽救危局都不可能,何況他還一條道要走到黑,誰說話都不行。

其實,我想過這個問題。最開始他上來的時候,明裡暗裡的想弄點個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但提不上來。你可能還記得吧?2016年的5月份人大會堂的演出,你帶頭去抵制了,結果那個事情鬧得很大,那場演出就此就甘休了。

接著你看,2016年的11月份出了個什麼呢?把妄議中央放進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的黨紀裡邊,然後四個意識。什麼「看齊意識」之類的東西,放到了政治正確必須要說的官話裡面,就是現在的標配,我們叫標準配置。什麼四個自信,四個意識,兩個維護,尤其是兩個維護,全黨圍著一個人轉,這還叫政黨嗎?早就不是政黨了。他就是一個黑幫老大,政黨是他手裡捏著的一個工具而已,所以,這個党成了政治僵屍。你現在誰能出來,誰能改變他都不可能。

如果說有可能換人,這是第一步。我覺得當然最好的是換人,就當務之急,我覺得換人這是第一條。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現在在幹什麼,他現在手裡捏著刀把子,他把軍隊全捏在手裡,他把政法委員警全捏在手裡,他把所有人用高科技去監視,誰能夠來出來說我們來解決問題,不可能。現在就開個中央常委會、政治局常委會,我們講少數服從多數,有嗎?所以,我覺得現在換人當然好。如果常委會最後來一個集體決議,少數服從多數,你(習近平)幹得不行,不能把一個國家、一個黨,因為個人這麼大的問題,而拖到死胡同裡邊去,讓9000萬黨員和14億人民給你陪葬,這是不可以的。

那麼,如果說我們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這些人對黨但凡還有點責任心,對這個國家,對民族還有點責任心,我覺得7個常委應該開會做決議,換人。其實,只要換了人,外部的環境就開始寬鬆了。因為這就是個標誌,告訴外面我們要轉向了。只要這個人在臺上,外部的環境只有越來越緊張,是不可能改變的,不可能緩和的,而你換了人,外部環境就可以緩和。因為你即使不說話,別人都知道你可能轉向。我覺得最好是這些在位的,對黨對人民有責任心的做這個事。但現在這幫人連政客都算不上,我覺得他們完全是(習近平)一個人手下的奴才。

當然,我這麼一說,可能會把什麼汪洋之類人都打到裡邊,包括李克強。其實他們也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地在減少損失,努力在做一些工作,緩和危局。我們其實都看到了。我覺得過去的老人也好,現在的老人也好,現在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一次為了這個國家,為了人民,奮起做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決議,請這個人(習近平)下去,體面地退居二線去養老,不要再干預,我們黨才有可能調頭。如果說這個人不下去,我們党沒有機會,這是我想說的一點,就是說換人,外部環境就能寬鬆。

第二,如果說有可能換人,那麼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我們怎麼往前做,而是我們先停止什麼,哪些東西不要繼續。不是說我們現在實行什麼新政策,就是你停止就行了,比方說動不動的刪微信,以言治罪,這些東西可以停止吧。我覺得這樣,比方說你對民營企業家動不動找個罪名,就把民營企業家抓進去,抓任志強不說,還把阿拉善的兩個主要領導人也抓進去了,董國強消失那麼多天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前兩天錢小華又被他們弄進去了,憑什麼他這麼做?你抓一個人容易,但是你嚇跑了一大批的企業家。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中國的民企很少有人說在這裡還能賺錢了,大家想到的就是安全第一,身家性命要保住。能跑的全跑了,資金能走的全走了,所以我們講有錢的走了,有本事的走了,一大攤子扔下來了,扔下來的是什麼?還能剝奪老百姓利益的高層權貴留在這裡,和明知道還有永遠也走不出去的,相當一大批的貧困人群。所以,我覺得就這兩群人是現在還在這兒,能走的全跑了。

那麼,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沒有期望。所以說換了人以後,你接下來就是停止,不再做什麼,而不是我們繼續要往前再做什麼。不是清理,是撥亂反正,就像當初文革結束以後,撥亂反正,重新來整理。而且,這一次的清理必須是根上、理論上剖清什麼新時代、什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那都叫胡扯。這些邏輯混亂,語言的不通的東西居然當成宗教一樣,讓全黨去學習。我這說的是很不屑,但是我們不能不看到一個政黨,這麼大一個國家,這麼大一個政黨,拿這麼個東西去欺騙矇騙9000萬人,還要綁架14億人,讓全世界70多億人笑話中國人,笑話我們這些個所謂的中國共產黨人。我覺得這是一個政黨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的樣子。所以,我覺得像這些東西都必須要撥亂反正。如果說能做到,其實下來的事情是好辦的。因為我們相信體制裡面絕大多數黨員幹部心裡是明白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的。而現在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都被裹挾著往前走,被他裹挾著,你不能不這麼幹,對不對?

我現在老在想,黨的政治僵屍官員,為什麼現在老在講規定動作,自選動作誰敢做?沒人敢做。為什麼?是因為什麼?看齊意識。這種看齊意識要絕對忠誠,讓所有的黨員幹部不敢有自己的根據地方實際情況的任何一點實際的做法。是吧?找個名目就說你不忠誠,找個名目就說你妄議是行動上對抗中央,誰還敢?這就活活的把一個黨、一個國家給弄死掉了。

我覺得黨員幹部心裡很明白,一旦說請這個人體面下去。我們撥亂反正,黨內是沒有阻力的。毛那個時候,我們黨內還有好多老同志們要思想拐彎,現在不需要拐彎,大家心裡很明白,關鍵就是我們的高層那些人有沒有這樣為黨、為人民負責的政治勇氣,敢不敢邁這一步?我們說話是因為我們沒有任何力量去改變他,我們只有自己自娛自樂,就是說一點,讓自個心裡也痛快點,也就這樣了。因為社會,你現在也指望不上,他已經把整個中國社會打成原子散沙一盤了,他把所有公民社會的自組織能力全部打散,用員警實施暴力,監控人民。這個社會本身已經不行了,如果照現在這個狀況再上來的人,一定是個混世魔王的梟雄。

所以,我覺得還得要講黨內的這些人有沒有能力來自我挽救,自我救贖一把。所謂如果講拋棄體制,中國要所謂用改革這個詞來講往前走的話,那麼仍然希望在於我們體制內的很多中高層的或者講我們黨內的一些人。因為社會的底層你是不能指望的,這就是我想說的,如果說換了人,我們要幹什麼?就是停止做什麼。實際上中國社會不是沒有活力的,它不是沒有生機的,不是沒有人才的。你現在把摧殘社會,摧殘思想,摧殘整個全黨的這些東西拿掉,威脅就解除了。

我相信大家都會起來。我們就像在1976年毛去世以後的狀況,以為中國沒路了,最後是不是仍然走過來了,所以要相信這個民族它是有韌性和生機的。但是問題就是這一個人擋住了全國和全黨的大好局面。現在如果不解決這個人,我們就只能看著體制自由落體,等著他自由落體運著地,社會崩潰,然後從頭開始,我覺得很大的可能性就是這一條。

我個人認為,今年的年底和明年的上半年經濟會崩到底,到那個時候再看,看整個國家是啥樣的。現在要看外部施加壓力,它還能扛一陣子是吧?錢還沒有完全糟蹋光,等到錢都糟蹋光了,然後就扛不住了。

當國內的矛盾四起的時候,那時候再看。所以,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大概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5年之內我們還會看到中國將經歷一次大的亂世。亂世最後怎麼收拾?很難講。亂世出梟雄,然後重新再走一輪當初的 那段路。中國人不幸,命該如此。

(網友推薦)
 

——轉自新世紀(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