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港版國安法」與習近平的政治算計

May 29, 2020

——此次「港版國安法」出籠,不是習近平對疫情帶來的國際困境的一種緊急應對,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質的個人宣示,這種宣示不僅是做給世界看的,更是做給國內看的,一方面表達了習近平「我將無我」、不惜「國將不國」的決心,也有一些非常現實的政治算計。


「港版國安法」出籠震驚世界,所有關心中國大勢的人都在思考,習近平究竟想幹甚麼?他是發瘋還是別有算計?一種比較有影響力的說法是,習近平是故伎重施,轉移視線,從全球索賠的窘境中解脫出來。這種說法的問題是,難道他不知道這樣蠻幹包含的風險嗎?習近平是不是又做出了可致命的誤判?

我更支持這樣一種看法,那就是此次「港版國安法」出籠,不是習近平對疫情帶來的國際困境的一種緊急應對,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質的個人宣示,這種宣示不僅是做給世界看的,更是做給國內看的,一方面表達了習近平「我將無我」、不惜「國將不國」的決心,也有一些非常現實的政治算計。算計之一,就是在後疫情時代,港人抗爭與國內民眾的抗爭相呼應的危險在增大。我們都知道,疫情爆發前,內地主流民意並不理解和同情港人的抗爭。李文亮挺港警,是有相當代表性的。但疫情的慘痛經歷,讓許多人的想法有了變化。有跡象表明,官方支持對方方的圍剿,引起了不少人的反感。習近平派夏寶龍主管港澳,說明他早已決心對香港下狠手。除了殺雞給猴看,習近平也很清楚香港為中共內部的反習勢力與外部勾結提供方便這個事實。在習近平與特朗普翻臉的情況下,繼續保留香港的特殊地位,是不是意味著對習近平更大的安全風險?我認為「港版國安法」的出籠,包含了對這個因素的顧慮。

那麼,如何理解習近平毀掉香港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巨大損失和風險呢?如果說習近平自己不怕死,各種出於私利而追隨習近平的人,或不得不服從的人,情願為此遭受巨大損失甚至成為中國外部世界對抗的炮灰嗎?習近平真的能像毛澤東那樣,讓成千上萬的人去實踐「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嗎?這是一個有待觀察和回答的問題。我相信習近平自知沒有毛那樣的「魔力」,讓中國人為他去打仗犧牲,因此我不認為習近平會挑動戰爭。不過,我相信習近平刻意在香港製造的恐怖氣氛,是要為他應對經濟危機的措施開路的。習近平需要讓國人對他的恐懼繼續壓倒對當局的不滿,更需要把中國的經濟災難歸咎於西方敵對勢力。

很多人會問的一個問題就是,除了毀掉香港的自治,習近平此時就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嗎?我相信對習近平來說,他確實會這樣想。大家知道,去年以來,習在美中貿易問題上,在台灣和南海問題上,一連串輸掉的政治本錢已經太多,而他在香港問題上付出的政治代價之大,恐怕最令他感到意外和懊惱。換句話說,港人的「反送中」,是一年來習近平各種壞運氣的源頭。現在,隨著疫情得到控制,習近平面臨新一輪的政治挑戰。可以想像的是,香港一旦解除防疫控制,習近平第一遭頭痛之事,就是港人抗爭會重啟,包括「六四」燭光晚會、「七一」反共大遊行。一想到港人這些抗爭活動與全球對他輸出瘟疫的追責和索賠相呼應,習怎可能不「龍顏大怒」,他更不能想像,今秋立法會選舉若再遭慘敗,自己的權威又將遭到甚麼樣的羞辱和嘲弄。我相信正是因為不能容忍這樣的前景,習近平做出了此時毀掉香港自治的政治決斷。這固然是對中國經濟風險極大的豪賭,但誰又能證明,不這樣賭,一定對習近平維持自己的權位更不利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版權所有 © 2006, RFA。經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2020-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