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伊利夏提:習近平的滑鐵盧——始於維吾爾人集中營

May 14, 2020

——當港人喊出「如果今天不反抗,明天香港就是新疆」的口號時,維吾爾人知道華語世界已醒悟;當武漢因冠狀病毒爆發被封城,武漢人被全面監控隔離而呼籲關注時,維吾爾人知道中國人開始醒悟;當遭遇冠狀病毒襲擊各國,不顧中國威脅利誘高調強調一定要調查病毒來源時,維吾爾人知道世界醒悟了。


記得幾十年前在一本書上讀到過一位歷史學家的話:「拿破崙在滑鐵盧的最後失敗,實際上始自莫斯科。」

拿破崙,自法國大革命的血雨腥風中脫穎而出;在歐洲戰場上率領法軍打敗一連串反對者之後,氣勢如日中天的他,自立為皇帝,成為左右法國乃至歐洲大陸政局巨星;當時的歐洲,除了英國以外,其他各國都小心翼翼,看他的眼色行事。

雄心勃勃的拿破崙,為了降伏英國,要各國和他一起圍堵英國;但偏偏俄國亞歷山大二世不買他的帳,還拒絕了其要求娶亞歷山大二世妹妹的要求;惱羞成怒的拿破崙,帶著歐洲各國貢獻軍隊,氣勢洶洶侵入俄國,決心要給予亞歷山大二世一個教訓。

後來的結局,大家都知道;拿破崙不僅未能讓亞歷山大二世的俄國屈服,而且其軍隊也損失大半,灰頭土臉返回巴黎,使其在風雲變幻歐洲政局的威勢一路江河日下;我猜想,這大概就是所謂:「拿破崙在滑鐵盧的失敗,始於莫斯科」一說之由來。

習近平也如拿破崙,從『改革開放』後的江澤民、胡錦濤忽左忽右悶聲發大財的亂世中,異軍突起,坐穩了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寶座;但習近平絕不是如拿破崙,靠軍事天才升上寶座的,習近平是靠偽裝的平庸和左右逢源而上來的。

當上總書記後,習近平撕下其平庸外表,露出了其殘暴無情,要一統天下、唯我獨尊的政治野心;他先是以反腐之名斬殺異己、除掉政敵;權力穩固之後,開始造神運動;最後以咄咄逼人之勢挑戰世界已有秩序。

習近平在其一幫智囊指點下,提出了所謂的「一帶一路」和「中國夢」;習近平試圖通過『一帶一路』在國際政治舞臺上長袖善舞,實現萬國來朝的盛世;通過『中國夢』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使中國老百姓配合他挑戰美國為首西方、指點江山。

但要實現『一帶一路』陸上部分,東突厥斯坦就必須是萬無一失的橋頭堡;因而,這塊兒土地上的主人,拒絕漢化,並自豪的保持了其獨特中亞突厥-伊斯蘭文化的維吾爾、哈薩克等突厥民族就成了習近平為一尊中國政府的眼中釘、肉中刺。

要除掉這塊兒土地的主人維吾爾等突厥民族,最好的利器是其伊斯蘭信仰。

當時的世界政治格局;自9.11之後,伊斯蘭極端主義方興未艾,阿拉伯之春帶來的無政府狀態,利比亞、敘利亞和伊拉克陷入內戰不能自拔,尤其是連成一片的敘利亞、伊拉克內戰,為伊斯蘭極端主義創造了絕好的一個發展真空。

奧巴馬政府對敘利亞民主要求採取的不干涉政策,使得不到援助的敘利亞反抗軍無力很快推翻阿薩德獨裁政權;流離失所的民眾在失望中被極端主義裹脅,抗議極權、要求自由的一場民主運動,很快被伊斯蘭極端主義綁架,極端主義樣板伊斯蘭國橫空出世,伊斯蘭極端分子在歐洲製造的幾次大規模恐怖襲擊;使伊斯蘭溫和力量底氣不足,和平之聲被淹沒,伊斯蘭大眾的聲音完全被極端主義的甚囂塵上所覆蓋,伊斯蘭世界成了仇恨的靶子。

習近平和他的智囊們經過反復研究國際形勢,得出了如果以『反恐』名義對維吾爾、哈薩克等信仰伊斯蘭民族進行文化和種族滅絕,應該不會引起美國為首西方世界太大反應。至於其他亞非拉各窮國可以通過貸款、投資完全搞定。

突厥世界和阿拉伯世界,儘管是維吾爾、哈薩克等突厥民族的兄弟、或教胞;但大多數政權要麼是獨裁極權統治,要麼是腐敗黑暗,本來就是和中國一樣,是聯合國政治舞臺上文明西方指摘的眾矢之的,再加上長期存在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和東方伊斯蘭世界的明爭暗鬥,很容易通過煽動反西方口號拉攏。

這樣,正確評估了國際形勢;然而,不太瞭解西方民主世界文明道德底線的習近平,於2016年8月,自西藏調來了以強硬、鐵腕而臭名昭著的陳全國。

陳全國自2011年調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之後,以其高壓政策引發圖伯特歷史上最多人抗議自焚;習近平調陳全國擔任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首先是肯定其在西藏的高壓手段,其次是以進入政治局為誘餌,要陳全國毫無顧忌的負責最後解決維吾爾人問題。

上任伊始,陳全國即是為了向習近平表忠誠,不辜負其希望,也是為了衝刺政治局;很快開始複製其在西藏使用過的百米一個警察局做法,街頭路口攝像頭全面覆蓋,是東突厥斯坦很快就變成了高科技監控全面覆蓋的員警治國佔領區。

到2016年底,對維吾爾等突厥民族監控基本實現全面覆蓋,監獄、集中營改擴建準備就緒之後,就開始了對維吾爾人等突厥民族的最後解決——文化種族滅絕;首先是抓捕傳承維吾爾信仰文化傳統的民族精英,包括廳局級幹部、大學校長、專家、作家詩人、記者、編輯、大學老師、藝人等。

接著,第二步,大規模抓捕無業青年、街頭商販、普通百姓,山村農民等;大部分被抓捕者被關進集中營被迫進行無限期、無休止的洗腦教育,學習漢語、唱紅歌、升旗、背誦習近平講話、無神論教育內容等等;當然,對不聽話、不服從者,還有各種酷刑折磨,如坐老虎凳,長時間罰站、剝奪睡眠、饑餓、強制服藥等等。

對另一部分被認為是不服從洗腦改造,堅持自己信仰和民族身份的,所謂『死硬分子』的維吾爾人,將他們判重刑入獄,送到遙遠的中國各省監獄秘密服刑;最終目的是通過各種殘暴的非人道待遇,將他們弄死在中國各省監獄。

然而,完全出乎習近平當局預料,他們認為手無寸鐵,且無力反抗其崛起大國泰山壓頂之勢民族清洗的維吾爾人,自2016年年底起,冒著生命危險通過各種管道,持續大規模的,自東突厥斯坦傳出了無可辯駁的針對維吾爾人鎮壓證據,這些包括被抓捕者的視頻、音訊、圖片、判決檔等、集中營死亡者的名單、被抓捕知識精英名單等,向世界揭露了正在東突厥斯坦發生的文化和種族滅絕慘劇。

更有勇敢者,包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自集中營逃到哈薩克、土耳其、歐洲、美國之後,不顧中國威脅利誘、冒著家鄉親人被抓捕報復的危險,挺身而出,以自身在集中營的悲慘遭遇,在世界政治舞臺上訴說習近平政權的殘暴,如米娜、沙伊拉古麗、歐瑪爾﹒白克力,哈薩克的阿塔朱組織及其領導人賽裡克江等。

而且,更讓習近平沒有料到的是,西方媒體迅速動員起來集體發聲,如美國的《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外交雜誌》、《華爾街日報》、《外交政策》,媒體如半島電視臺、CNN、Fox、NPR、CNBC等;歐洲的《衛報》、《寒冬》,BBC、法廣等,都競相刊登大篇幅調查報導、編者按、社論、評論等。

緊接著,各種非政府組織加入為維吾爾人發聲行列,「大赦國際」、「人權觀察」紛紛發表重量級分析報告,調查報告等。

最後是美國各界高舉宗教自由、新聞自由和基本人權的旗幟,領頭譴責中國政府的文化和種族滅絕做法;政府方面有副總統麥克﹒潘斯、國務卿龐培奧領頭,白宮、國防部各級官員密集跟進,以演講、新聞發佈等形式,表達對維吾爾人的支持和對中國的譴責。

國會則有共和黨盧比奧參議員、民主黨史密斯議員以國會中國事務執行委員會牽頭,已兩黨共同發佈調查報告、舉行聽證、通過維吾爾人權法案等的形式,緊鑼密鼓的施壓中國政府,要求起停止對維吾爾人的文化種族滅絕反人類罪。

歐洲各國更是高舉人權大旗站出來,通過各種形式施壓譴責中國集中營,並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直面中國霸權。

土耳其儘管時強時弱、反反復複,但作為突厥世界龍頭老大,還是從兄弟情誼出發,持續譴責中國做法,並大量接受世界各地逃亡維吾爾難民,給予世界各地走投無路、面臨險境維吾爾人一個庇護所;馬來西亞也不甘示弱,發動非政府組織,跟土耳其一起共同發聲,譴責中國對維吾爾等穆斯林的文化種族滅絕。

總之,自2017年年初開始,在世界政治舞臺上有所影響力的各國,都選擇站在了人類正義的立場上,或公開、或隱性,對中國政府針對維吾爾等突厥民族的文化種族滅絕,進行了嚴厲的譴責,並要求中國立即停止針對維吾爾等突厥穆斯林的文化和種族滅局。

在文明世界集體譴責、施壓下,咄咄逼人的習近平政權開始進入防禦階段,從一開始的否認集中營存在,到狡辯,到不停的改換名字,如由一開始的「再教育中心」、「職業培訓中心」到「寄宿學校」等,到最後,被迫召開新聞發佈會,由自治區主席宣佈集中營全體學員畢業,可以說是習近平政權失敗的開始。

更令習近平措手不及的是由「引渡條例」引發的香港民眾的大規模抗議浪潮。

本來港人對中國政府不落實早已承諾的行政長官直選而長期不滿,突然又來個「逃犯引渡條例」,加上西方媒體連篇累牘的有關維吾爾集中營的報導,使港人認識到最原始‘一國兩制’實驗品的5大自治區都已名存實亡;拼死掙扎兩個自治民族:維吾爾人和圖伯特人面臨文化和種族滅絕,掛名的自治已將進入歷史博物館,這使一度相信‘一國兩制’的港人義無反顧走上街頭要求民主和自由。

港人大規模持續的大遊行,青年人以生命的抗爭,使習近平政權又一次,在勇敢的港人面前,不得不低頭後退;先是暫停在立法會通過「逃犯引渡條例」,然後是被迫取消;和在東突厥斯坦一樣,也處於了被迫的守勢。

禍不單行,正當西方世界有識之士步步緊逼,第三世界還猶豫不決之時;冠狀病毒在武漢爆發,由於習近平中國當局的刻意隱瞞和最初的不作為,使得本來可以控制的病毒很快蔓延全世界,禍害各國,使中國政府成了眾矢之的!。

過去維吾爾人、或其他認清了中國政府邪惡本質的人,指摘中國有稱霸世界之野心,習近平中國對世界構成威脅時,總有人質疑維吾爾人或指摘中國政府者;今天,由於中國政府隱瞞拖延疫情真實情況,以及野蠻霸道的要求世界各國感恩中國政府的做法,使本來就對中國做法義憤填膺的世界各國,更加看清了中國政府的邪惡和醜陋。

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還是不擇手段的威脅利誘各國,甩鍋美國,試圖逃避中國政府未能在第一時間向世界通報病毒情況,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擴散之罪惡;但事與願違,越是咄咄逼人的進行戰狼式宣傳,越不得人心;世界各國都在準備起訴中國政府,要求賠償;可以說,現在的習近平政權,已經是四面楚歌、疲于應付。

如果說自2016年年底開始,維吾爾人單槍匹馬挑戰習近平政權,使他步步後退,處於守勢的話,2019年香港民眾的加入,更使習近平政權節節敗退,進退失據;2020年由武漢開始的冠狀病毒爆發,及其因習近平中國政權的隱瞞不作為而蔓延世界,可以說是及將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至此,習近平政權垮臺只是時間問題,而不是能不能推翻,或會不會垮臺的問題;習近平的獨斷專行、倒行逆施,殘酷暴君形象已經臭名昭彰,甚至中國政府內部的反對之聲也已是此伏彼起、如青青野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當港人喊出「如果今天不反抗,明天香港就是新疆」的口號時,維吾爾人知道華語世界已醒悟;當武漢因冠狀病毒爆發被封城,武漢人被全面監控隔離而呼籲關注時,維吾爾人知道中國人開始醒悟;當遭遇冠狀病毒襲擊各國,不顧中國威脅利誘高調強調一定要調查病毒來源時,維吾爾人知道世界醒悟了。

每天級數級增長的冠狀病毒死亡者數位,使醒悟了的世界不敢忘記,是誰將這一天災變成了人禍!不作為、沉默,將使任何政治家斷送其政治前程;可以說,習近平最後敗北的滑鐵盧已然在眼前,但習近平的失敗,始自維吾爾集中營;沒有維吾爾人以生命和自由為代價的揭露和控訴,世界很難認清習近平中國的黑幫真面目。

 

——轉自北京之春(2020-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