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怡:忍看朋辈成新囚(旧文)

December 23, 2019

两周前,云飞兄参加一个基督徒作家聚会,在座和他都是朋友。我开玩笑说,你这几年,是“忍看朋辈成信徒”。不料,我这几年,却是真的“忍看朋辈成新囚”。

最近,又开始处在监视居住的状况,警方继续向房东施加压力,希望把我们一家赶出这个辖区。早上去教会晨祷,几部警车在曦光中,形影不离。妻子带书亚去科技馆,毛泽东的塑像后面,布满了数百荷枪实弹的警车、警察和警犬。公共生活中的恐惧,就如公共生活中的邪恶,都是海量的。

妻子说,我原来以为,你一定会比云飞先进去。从周三开始,我禁食三日,和妻子商议了未来的各种情形。祷告中,得着一个确据,就是既然蒙召。我或者自愿、或者被迫,无论去任何地方,都是去传道。我的妻子,无论在任何情形下,也都是师母。人间的势力可以轻易改变我们侍奉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却无法改变我们侍奉上帝的本质。所以蒋蓉问我,如果我被抓了,她当如何?我说,去监狱如同去非洲,我还是传道人,你还是师母。昨天以福音为生,明天还是以福音为生。因为召我们的,既是昨天的神,又是明天的神。

中国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噩梦。愿主基督在中国的教会,能以忍耐、信心、怜悯和勇气,在恩惠的福音里,陪伴未来的社会转型。

我和教会的长老们,绝不介入和从事任何政治活动,绝不惧怕任何政治势力的淫威,也绝不回避对任何政治罪恶的指控。

因上帝的宝座在我们当中。因主的慈爱比生命更好。就如我们教会的华生长老在上个主日证道时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基督故,二者皆可抛”。他说这话时,有超过8位警察和便衣,在我们会堂的内外,风闻了主耶稣的福音。

主仆王怡,写于2011年2月26日。

 

附:四川在押良心犯名单

1、陈道军,四川省南充市川中监狱二监区,邮编637100

陈道军妻子曾启蓉:四川省金堂县赵镇三江小区4栋2单元14号邮编610400

2、胡明军,四川省第一监狱,南充市高坪区2085信箱3分箱,邮编637100(无法核对)

周惠忠(胡母亲):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杭州北路豪森园(邮编620020)

3、黄琦:四川达州市大竹县竹阳南路川东监狱三监区邮编635100,

浦文清(黄琦妈妈):四川省内江市中区沱中路31号1幢44号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邮编641000

4、黄晓敏:四川省乐山市石柱山乐山市看守所邮编614000

5、刘贤斌,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看守所119室629000

陈明先(刘贤斌妻子):四川省遂宁市遂宁中学高中语文组邮编629000

6、刘正有,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郭家坳自贡市看守所(刘正有是在看守所服刑),邮编643000

7、陆大椿,乐山市看守所,四川省乐山市石柱山邮编614000

8、谭作人,四川省名山县雅安监狱第一监区邮编625100

王庆华(谭作人妻子)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城隍庙信立大厦2楼13号,美声公司邮编610081王庆华收

9、幸清贤:乐山市看守所,四川省乐山市石柱山邮编614000

10、严文汉,四川省乐山市看守所。乐山市市中区石柱山邮编614000

11、冉云飞:成都市都江堰看守所都江堰朴羊路上电话,87107878,邮编611830

王伟(冉云飞妻子),成都市大慈寺路30号四川文联宿舍邮编610066

12、陈卫,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看守所,邮编629000

--

王怡長老:秋雨之福教会传道人、作家

蔣蓉姊妹:全职太太,教会家庭事工

王书亚小朋友:我们的儿子,神托付的产业

我们家庭的异象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15)

我们家庭的目标

两个三台人的口音,成都人的户口,四川人的身量,中国人的皮肤;组成一个基督化的家庭。在盟约中相爱,在恩典里欢喜,在试探中得胜,在神的产业上有份。愿上帝使用我们一生一世的婚姻和服侍,祝福弟兄姊妹、朋友至亲。

我们的教会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
EarlyRainReformedChurchinChengdu
太升北路56号江信大厦19-7
电话:028-8693-5501
网页:http://earlyrain.bokee.com/
论坛:http://www.cdread.com

我们的电话
家庭028-8553-9772
王怡189-0803-3139
蔣蓉189-0801-1139

我們的地址
成都通祠路13号南河苑1栋3单元702邮编610041

我們的共用邮箱 wangyijiangrong@gmail.com   

王怡的麦克风(博客)
http://www.artblog.cn/U/joshuawang/

 

——转自纵览中国》(2011-02-2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7期,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2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