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锦祥:中大同学以血和生命护校 也捍卫了港人尊严

November 13, 2019

香港中文大学各位创校先贤,钱穆、唐君毅、牟宗三诸位大师泉下有知,看见今天中大同学之舍身奋斗,不知有感想?中大的创校精神是甚么?“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虏劳我精。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新亚校歌,钱穆词)。我没有心情说:“今晚我们都是中大人”这样的风凉话。护校这个“千斤担子”就得由中大同学两肩挑起。“少年怒,天地鬼哭神嚎”,会否变血海滔滔?原本清幽灵秀的中大校园顿成孤岛,催泪弹放题烽烟四起,今日凌晨时分特区公安海陆两路重重包围,校内伤员数十,缺水缺粮,仿似杀戮战场,不缺的只有同学们高昂战意。通往孤岛之路尽是塞车,市民欲加入护校亦困难重重。特区公安何时发动总攻击,将有多少中大同学受伤、被捕、虐打都是未知之数。网上引述中大同学说:“大家已有决一死战及死亡的准备。”中大二桥之战,不单是护校,也是为香港而战。同学们没有辜负先贤的期望。

特区公安强行进入校园、教堂并非首次,但攻入中大校园则是军事行动,人数与装备完全与所谓“调查吐露港公路及东铁线遭杂物阻碍”全不对称。催泪弹当然不会缺席,但装甲车、水炮车在大学校园外围虎视眈眈,更有真枪实弹,特区公安是要查案,还是屠杀学生?谈判过程中反口覆舌,是否只为学生松弛戒备,然后进攻?奇怪的是,校内中国留学生懂得闻风先遁,远离战场。这个军事行动是专为本地学生度身订造。

很多港猪至今仍对特区政府有错误期望,对特区公安攻打中大校园感到诧异、惊愕。有位闻见棺材香蓝丝太子女说:放弃两代香港年轻人。特区政府以行动实践这奇想。今年六月以来波澜壮阔的港人自救运动,举世瞩目,香港年轻人以灵活创新抗争策略,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精神与当权成年人周旋,毋惧死亡凌辱威胁,当权者当然视之为肉中刺,眼中钉,除之而后快。众大学中以中大及理大同学被捕人数最多,且中大女同学挺身指出荃湾警署性侵犯事件,特区政府首先向中大开刀有何奇怪。中大之后,其中大专院校不会幸免,大学生成为屠杀、拘捕目标。这是以断送香港将来换取独裁政权“稳定”的政治清洗。一整代大学生被歼灭,继而中学生、小学生强行洗脑,香港还有甚么未来?

冷气军师侃侃而谈“撤退”、“智取”。今时今日中大同学,其他大专同学还有退路吗?今日不拘捕,还有明天、后天……等十一月二十四日区议会选举?泛民赢尽议席又如何,特区公安又是照样开枪、暴打、滥捕;等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为何中大同学反抗就会令法案受阻?如果美国参议员这样萌塞,法案不要也罢。不单只中大同学没有退路,港人也没有退路可言。

下任警务处长邓炳强是中大校友(八七年,崇基社工系),另一位前任处长李明逵也是中大校友(七二年,新亚历史系)。相信昨天和今天进攻中大校园的特区公安中,也有中大旧生。下命令向昔日校园发射千枚催泪弹,拘捕虐打母校学生,这些利欲熏心的禽兽是中大之耻。

中大一役之后,香港明天会如何?明天?香港已经没有明天。

梁锦祥

 

——转自癫狗日报(2019-11-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4期,2019年11月8日—2019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