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凱:不可信以為真

April 21, 2016

朋友轉來網上的一篇報導:新上任的北京駐香港官員、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首次就香港書商李波失踪案表態。朋友問這是不是等於中共間接承認他們綁架了李波,請我做個解讀。


報導稱:王振民形容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失踪案“非常不幸”,並說這樣的事情不應該在香港重演。他還表示很高興看到李波已返回香港並恢復了“正常生活”。王振民對記者們說:“無人希望在香港發生這樣的事,未來亦不希望再發生”。雖然王振民對路透社記者關於李波是不是被中國當局綁架了的問題拒絕回答,但從報導的字面上看,這的確是中共當局間接承認他們綁架了李波,他們終於承認了一個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疑問的事實。

中共從來對他們給國人帶來的災難不認賬,即使是再清楚不過的事實:他們不承認人為製造的大饑荒餓死了3000多萬中國人;他們不承認1949年以來有8000萬中國人在他們的統治下非正常死亡;他們不承認1989年6月4日他們用坦克和衝鋒槍屠殺了數以千計的北京學生和市民;他們不承認中共權貴們貪污和盜取國家資產轉移到海外開設離岸公司逃稅避稅……如今他們倒是承認了綁架銅鑼灣書店書商李波,儘管是間接承認。

但從這篇報導中,我看不出這位中聯辦官員對中國內地國安人員越境綁架香港書商事件有任何反省、認錯和道歉的表示,他們是認賬而不認錯——這可能比不認賬也不認錯更糟糕。接下來他們沒有說出的話就是:事情是我幹的,你能把我怎麼樣?我今後還會幹,你又能把我怎麼樣?正如一位朋友對我所說:人們不斷地寫文章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寫的是事實,中共都承認,但他們仍然要這樣幹,你能把他們怎麼樣?還有一位朋友以近來“巴拿馬文件”揭示的中共權貴盜取國家資產轉移海外開設離岸公司為例,說他們不承認反而比承認好:不承認說明他們心虛膽怯;承認了,無所顧忌,繼續幹,誰能把他們怎麼樣?在海外開設離岸公司的客戶,百分之三十來自中國,“巴拿馬文件”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僅去年,中共權貴轉移到海外的資金就多達1萬億美元,誰能阻擋得住他們貪污和盜取國家資產?

其實,中共越境綁架香港書商事件並未停止:中聯辦官員王振民說李波“恢復了正常生活”,是罔顧事實,李波仍然生活在極度的恐懼中。李波在告訴媒體他自願偷渡到大陸配合調查的天方夜譚後,便自我蒸發,像是離開了人間。李波實際上仍處於被綁架中,只不過地點從大陸到了香港。香港時政評論員林和立說李波在大陸遭受了難以想像的酷刑,這酷刑的恐懼將伴隨他今後每一年、每個月、每一天的人生歲月。而同時,香港出版商、《前哨》雜誌主編兼出版中共禁書的夏菲爾出版社社長劉達文,近來被中共國安人員三次登門造訪。劉達文本人、他公司的員工、他在香港和內地的家人,人身安全正受到威脅。自銅鑼灣書店書商被綁架後,香港禁書出版業幾乎被中共掃蕩殆盡,唯夏菲爾出版社仍固守自己的出版自由。不屈服的劉達文、他的員工、他的家人,隨時會成為另一個被偷渡到內地、協助國安調查的李波。

如果不是中共越境綁架香港銅鑼灣書店書商事件,以及從去年10月以來接連發生大陸人士幸清賢、唐志順、包濛濛、姜野飛、董廣平、李新等人在緬甸、泰國被綁架事件,人們還不知道中共鎮壓政治異議人士有越境綁架這樣的事。多年前王炳章、彭明被越境綁架,已被人們淡忘。1990年代初,前中共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告訴我:內地中共國安人員來香港,綁架背叛的中共地下黨員,五花大綁,裝進麻袋,通過海上或者塞進香港新華社(中聯辦的前身)出入羅湖海關免檢的汽車尾箱,運回內地懲治,是常有的事。金堯如本人就因為涉入《文匯報》六四社論“痛心疾首”事件,和幫助前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出走,獲知他將被綁架回內地,而不得不遠走美國。那時香港在英國治下,越境綁架背叛的中共地下黨員,是中共施行家法,他們還不至於對香港市民下手。

銅鑼灣書店書商被越境綁架,以及去年10月以來政治異議人士接連被越境綁架,是具有標誌性的事件:一是宣告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井水不犯河水”,過去從來沒有真正實行過、今後絕對不會實行了;二是宣告中共開啟了向境外輸出國家恐怖主義的新時期。

王振民說只有香港政府人員才能在香港執法,但他一個香港中聯辦微末小吏,說話是不算數的。去年12月23日,習近平會見香港特首時說“要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話音剛落,12月30日李波就被越境綁架。港人應該記住:今後任何中共官員,包括習近平在內,對“一國兩制”信誓旦旦的承諾,都是欺騙港人,忽悠世人,都是要採取更公開、更嚴重的行動越境執法、干預香港司法、摧毀香港法律的潛台詞。港人如果仍以“一國兩制”為依據向中共表達訴求,那便是幻想和不識時務,都要遭受中共官員的嘲弄。

自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回應持有英國護照的李波和持有瑞典護照的桂民海被境外綁架事件,指稱他們首先是中國公民始,所有移民國外並且加入居住國國籍的華人就不再安全了。舊金山一家中文書店已把中共禁書從書架上撤下,書店老闆怕​​自己成為李波。有朋友勸告我:停止寫批評中共、尤其是批評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文章,中共的國安人員已無所不在成為美國華人社會的威懾力量,他們即使不能把人綁架回國,卻可以讓人就地消失或死於非命。朋友們還勸告:不考慮自己,也得考慮自己的家人,旅居德國的政治評論人士長平的弟弟和旅居美國的政治異議人士溫雲超的父母被綁架,便是現實的例子。而中共政權向境外輸出國家恐怖主義已呈現肆無忌憚的狀態,近日,他們公然從肯尼亞綁架涉及一件詐騙案被肯尼亞法院判無罪的45名台灣人回中國大陸,台灣人也成了李波。未來,中共會對海外持政治異議的華人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人們儘管去想像,未必想得到,但他們一定做得出。

所以,我解讀中聯辦官員對中共越境綁架香港書商事件的首次表態:我勸人們千萬不可信以為真。

在香港書商和中國政治異議人士被中國公安越境綁架後,網絡上曾流傳海外一位知名華人評論中共境外綁架的談話,他指出:中國公安的境外綁架已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中國一旦被聯合國人權機構認定為境外綁架國家,就將被列入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單。目前這個名單上有兩個國家:朝鮮和伊斯蘭國。我相信,向境外輸出國家恐怖主義的中共政權,列入這個名單的日子不會遠了。

2016年4月14日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