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峭嶺、李文足等:一群女人寫給 一個女人的信

2016年05月02日

不知道的人,只會認為你是個咆哮法庭的惡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無不心酸。試問,誰能想到前因是這樣?但是,若有經歷過強大公權力對弱小平民權利殘忍踐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遠是殘忍的,罪惡的,黑暗的。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只奇怪視頻上始終不顯示你所指的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問了無數人之後,找到了在現場的律師的記錄,才知道,你所指著罵人的那個方向,是四個法警把一個女人死命壓在地上。

這個女人是個犯罪嫌疑人沒錯,但是她在被警察審訊過程中,被扒光衣服,被打耳光,被警察們電擊陰部……就在這樣一個飽受摧殘的女人抗議法院開庭程序非法站起來抗議時,被法警用腳勾倒在地,四個男法警壓在了她身上。

這個女人的八十歲老母親在旁聽席上看著受凌辱的女兒無法上前;提出抗議的董前勇律師被法庭驅逐了出去;而你,指著法警痛罵流氓、禽獸的畫面,就這樣被錄了下來。

不知道的人,只會認為你是個咆哮法庭的惡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無不心酸。試問,誰能想到前因是這樣?但是,若有經歷過強大公權力對弱小平民權利殘忍踐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遠是殘忍的,罪惡的,黑暗的。

如果不是經歷我們自己至親的人(丈夫,弟弟,女兒……)被失踪,我會相信那個官方用視頻講述的故事。但是,我經歷了公權力對弱小個人合法權利的踐踏後,開始思考為什麼視頻中始終不把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罵的方向呢?

如果說今天,我們這樣的只顧自己小日子的女人們都開始思考了,那麼中國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早就思考了!官方竭力隱瞞的,正是他們害怕的。凡隱藏的,沒有不顯露出來的!央視可以盡情抹黑,結果卻是大家早就學會反面理解官方新聞了!

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在法庭上,我們願意和你一起罵那些欺負凌辱女人的法警!如果你因此被驅逐出法庭,與你一起被驅逐出法庭是我們的榮幸!

我們以前不認識你,709之後從網絡上知道了你。後來驚喜地發現有一張合影照,有王峭嶺的丈夫李和平律師,有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律師,有陳桂秋的丈夫謝陽律師,還有你——王宇律師。大家看了直感嘆,說幾乎都“被失踪”了!

但是“被失踪”又如何呢?你們若真是央視抹黑的那樣,為何官方遲遲不依照正常的刑事訴訟程序對待你們?官方越是這樣,我們反倒是心裡越是信任你們!

雖然你沒有家屬出來為你們夫妻發聲,但是我們巴不得我們都是你的親屬,也巴不得都是包濛濛的親屬。與你從未謀面,心卻神往!

值此五一節,祝你生日快樂!

中國709事件
李和平律師之妻 王峭嶺
王全璋律師之妻 李文足
王全璋律師姐姐 王全秀
勾洪國  妻子 樊麗麗
翟岩民  妻子 劉二敏

寫於2016年4月29日

 

(作者惠寄)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2期 2016年4月29日—5月12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