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文謙:習近平是武漢疫情肆虐的禍首

2020年02月24日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多月前爆發的武漢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演成一場世紀性災難,蔓延整個中國,擴散到全球。當局先是掩蓋疫情,營造歌舞昇平的盛世景象,錯失防控時機;後又驚慌失措,實施極端防疫模式,野蠻封城封戶,無所不用其極。武漢現在已經成了一座危城,生靈塗炭,飽受瘟疫和暴力維穩的雙重碾壓,各種人間慘劇每天都在上演。

武漢肺炎疫情為什麼發展得如此迅猛,成為一場世紀瘟疫、人間浩劫?最大的肇因是中共一黨獨裁的政治體制,最大的責任者是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是他頑固堅持一黨天下的底線思維所造成的人禍。習上臺八年來,全面開歷史倒車,實行「高科技極權主義」,大搞個人崇拜,取消任期制,打壓民間社會,封殺一切不同聲音,強硬應對內外危機。這種所謂「新時代」的倒行逆施,黨內外的有識之士都覺得要出事,而且要出大事。不承想這只灰犀牛竟是武漢肺炎疫情,捅了一個天大的窟窿,引發了多年來積累的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危機的總爆發。

在巨大的內外壓力下,習近平苦心打造的「定於一尊」的地位開始動搖,他本人也亂了方寸,應對一錯再錯。習先是把李克強推出來擔任中央應對武漢疫情領導小組組長,輿論譁然,為李鳴不平,直指身兼多個小組長的習膽怯自私,不敢去武漢;不少網民懷念江澤民、胡錦濤當年去抗災第一線的往事。弄得習非常尷尬,既不願被李搶了風頭,又怕被江、胡比下去,急忙出來宣佈自己對武漢疫情「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遭到網民的嘲笑後,官方又改來改去,鬧出新華社和央視兩家官媒打架的笑話。

不僅如此,已經被習近平反腐整怕的中共官場也不再那麼馴服,開始「甩鍋」。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地方政府只有授權,才能披露疫情。周做得很聰明,不明指習,而是讓國務院背黑鍋。可這麼大的事,國務院豈敢做主?大家心裡都明白「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習才是最後拍板者。儘管人們只敢腹誹耳語,但武漢疫情來勢兇猛,已經失控,黨內外輿論洶洶,反習勢力又趁機煽風點火,給習造成很大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官方《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在2月3日在常委會議上的講話,一開始便自我辯白,這是習上臺以來從來沒有過的,因為闖了這麼大的禍,總要對黨內高層有個交待。結果反而欲蓋彌彰,越抹越黑。習在講話中提及的四個時間點恰恰做實了他本人是下令捂蓋子,延誤時機的禍首。習在講話中說他1月7日就提出要求,但沒有具體內容,是「無字天書」。即便是在1月23日春節團拜會上,習也隻字沒提武漢疫情,還舉辦了盛大晚會。這期間,官方宣傳的調子是「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確保人民群眾度過一個安定祥和的新春佳節」。正是根據習的指示,從1月7日到20日整整兩個星期,當局遲遲沒有在武漢啟動應急響應,錯過了控制疫情發展的黃金時期。

習近平的講話效果適得其反,不僅沒有洗刷自己,反而惹火燒身,人們議論紛紛,更加確信習應對武漢疫情的擴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習急於開脫自己,找下面當替罪羊。他撤換了湖北省、武漢市的領導人,還準備拿醫學界的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開刀,讓他背黑鍋。國家監察委網站本來已經發了雙規的消息,但高也不是省油的燈,被抓前通過香港媒體發表緊急聲明:疾控中心1月初就上報了,不公佈疫情是中央的責任。不僅如此,中國作協主席鐵凝的丈夫、經濟學家華生出來為高打抱不平,發表文章《如果群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爆出國家衛健委和地方政府對疫情的反應「不算晚」,矛頭指向中央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由於擔心事情鬧得不可收拾,國家監察委網站才不得不把這條消息撤下來。已經跟進報道的貴州等地方媒體只好道歉,為這個「烏龍事件」背黑鍋。

眼看武漢疫情失去控制,習近平才慌了神,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又親自拍板,下令武漢封城。他完全不知道中國早已不是毛時代的自然經濟,也完全沒有管理現代經濟的常識和治理現代國家的能力,只知一味蠻幹,不知道野蠻封城的後果,從根本上違背了經濟規律,會造成整個中國物流中斷,經濟活動停擺,而產業鏈一旦轉移出去就再也回不來了,而且將引爆本已經危如累卵的債務危機,這是中共不可承受之重。在習近平反腐立威形成的「一尊體制」下,沒有人敢講真話,任由他一味胡來。而且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各地政府拿著雞毛當令箭,封城封路封戶,花樣翻新,彰顯應對危機模式的「中國特色」。

草率封城導致經濟停擺的後果馬上顯現出來,失去正常的物資供應,中國社會開始陷入混亂,國計民生全面吃緊,百姓叫苦不迭,武漢首當其衝。習近平這才反應過來。不過,與民眾的生命和疾苦相比,他更關心的是經濟不能崩盤,因為事關中共政權的安危。用官方的說法是政治安全第一,經濟安全第二,第三才是民眾的生命安全。對習來說,死多少人他並不在乎,只是一個數字,甚至連數字都不是,官方的拿手本領就是統計數據作假。

當局可以對疫情統計數字造假,卻無法讓經濟運行不受影響。嘗到經濟停擺的苦果後,習近平非常著急,從一個極端又到另一個極端,鋌而走險,下令各地儘快復工,要各地封城適可而止,別太過分,強調現在是考驗各級政府執政能力的時候了。復工與疫情的交叉感染擴散是兩難選擇。為此,習進行了一場豪賭,把賭注押在全面復工而又不發生大的疫情擴散,以避免經濟崩盤。他如意算盤是:賭贏了,凸顯自己指揮若定;賭輸了,責任在地方政府,是他們「執政能力」不行。而他本人左右逢源,穩贏不輸。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各地政府官員採取的辦法是陽奉陰違。在「一尊體制」下,官員必須絕對服從習近平的意志,否則輕則丟烏紗帽,重則鋃鐺入獄。他們知道經濟停擺的壓力在中央,即使經濟崩盤,法不責眾,板子也打不到自己身上;而本地疫情一旦惡化,他們就會被問罪。於是,他們按兵不動,以保本地安全為優先考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也有個別官員認為習的要求太脫離實際,公開表示不滿。比如,全國第一個發佈戰時管制令的湖北十堰市張灣區副區長就公開表示:「堅決抵制急於復工複市利益衝動。」自強令復工以來,全國多省已經發生企業員工聚集性感染,不得不封閉工廠,隔離員工。民眾也對中央推遲兩會,卻讓老百姓復工表示不滿。這給了強令復工的習近平當頭一棒。

當前,習近平被武漢疫情弄得焦頭爛額,面臨上臺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他的對策是犧牲武漢,保住全國。一方面在武漢封街封樓封戶,嚴防死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任其自生自滅;另一方面刻意釋放抗疫利好消息,力爭達到世界衛生組織28天無新增病例的標準,說服其只把湖北省定為疫區而給中國「摘帽」,從而啟動國際航線全面複航。習很清楚,目前經濟停擺加上國際封鎖的局面如果持續下去,勢必對中美貿易戰後已經危機四伏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最終將導致整個經濟崩盤,中共政權陷入滅頂之災。

為此,習近平派出自己的嫡系、具有公安、政法背景的應勇坐鎮湖北,控制局勢。應勇上任伊始,全力貫徹習的旨意,鐵腕治鄂,不是把重心放在防疫上,而是以防民變為主,確保政治安全。用應勇自己的話說是:決不能讓真相還在穿鞋時,謠言已滿世界跑。在封網禁言的同時,實施暴力維穩,下令強征民產,封閉所有小區,不許出門,把老百姓折騰得生不如死,被逼得上吊跳樓以及全家滅門的慘案屢有發生,整個武漢已經成了人間地獄。網上熱傳一段武漢某大學校園內學生們高喊「應勇滾蛋!」的視頻,正反映了湖北武漢民眾憤怒的心聲。

一個多月來,習近平「親自指揮」的抗疫鬥爭一誤再誤,給中國乃至全球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但他仍然嘴硬,在日前召開的全國黨政軍幹部大會上宣佈:黨中央是正確的!然而,病毒並不聽党的指揮,最新的發展是連首都北京也淪陷了,成為「疫都」,弄得人心惶惶,如臨大敵,直接威脅到中南海政要包括習本人的安危,不得不把北京升級為武漢的處置級別,重新啟動和擴建當年集中薩斯病人的小湯山醫院。事態的最新發展弄得習焦頭爛額,在政治局會議上不得不承認這是一次危機,疫情還沒到拐點。

武漢疫情對中國政局造成重大衝擊,大規模的人道災難更是激化了內外各種矛盾,民眾要求結束一黨暴政的呼聲越來越高。原來一潭死水的政局暗潮洶湧,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權威受到嚴重挑戰,陣腳大亂。中共的鐵板一塊也開始出現裂痕,中央與地方的明爭暗鬥越來越激烈,重現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中共黨內的各派勢力蠢蠢欲動,重新選邊站,一場血雨腥風的權鬥即將上演,習近平能否過得了這個坎?讓我們拭目以待。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