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薛明凱拒絕接受警方關於其父“跳樓自殺”

2014年02月03日

2014 年1 月29 日,山東曲阜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成員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和母親王書為躲避追捕、尋求保護,進入曲阜檢察院,僅過了幾個小時,警方就通知王書清說薛福順“跳樓自殺身亡”。薛福順今年52歲。據與薛明凱和王書清談過話的知情人士在網上發布的信息,他們兩人均拒絕接受當局所謂“自殺”的說法。

薛明凱今年24歲,2010 年和2012 年分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兩次刑期共計4年。 2013 年9 月15 日,他第二次刑滿獲釋。據報導,為了躲避警方追踪,他現在已經離開在河南鄭州市的妻子家,目前下落不明。薛表示,他堅信其父不會自殺,因為他的父母知道他反對一黨專政,並告訴他不論任何時候,他們“都不會想不開的”。

以下是知情者在網上發布的有關這一事件發展的信息:

1月23日,曲阜市政府維穩人員到薛明凱的父母家,讓他們叫薛明凱回家。在遭到拒絕後,維穩人員將薛明凱的父母綁架到一個賓館(黑監獄)中扣押起來,並對他們進行威脅和毆打。 1月29日,他們尋機逃進曲阜市檢察院,希望尋求檢察部門的保護,但是政府維穩人員追進檢察院,並將他們分開控制,把王書清帶到一個賓館。當天傍晚——離中國農曆新年不到兩天,王書清接到警方電話通知,說她丈夫“跳樓自殺身亡”。

1月31日,中國農曆新年當天,被關押在曲阜市聯合大學賓館的王書清在電話上告知關注他們的維權人士說,曲阜刑警隊剛找了她,通知她馬上要對薛福順的屍體進行解剖。她指責警方企圖火化她丈夫的屍體以毀滅證據,要求必須由山東以外的法醫到場進行屍檢。

日前,公民權利關注組部分成員就薛福順非正常死亡發表的聲明,呼籲對該案進行公正和獨立的調查。該聲明由30名公民權利關注組成員簽名發表,正散發徵集更多的簽名(附後)。公民權利關注組是在“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被判刑(2014年1月26日)當天,由眾多學者、律師發起成立的。

異議人士的人權和公民權利不容侵犯

——公民權利關注組部分成員就薛明凱父親薛福順非正常死亡的聲明

2014年1月29日,山東異議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在掙脫曲阜維穩辦非法控制後,到曲阜檢察院尋求保護,遭曲阜維穩人員尾追。在此過程中,薛福順離奇墜樓死亡。曲阜維穩辦濫施法外暴力致人非正常死亡,我們對此強烈譴責。

我們敦促:

1、徹查薛福順死因,包括司法調查和公民獨立調查,所有調查應在程序上確保公正和獨立,調查結果應予公開。曲阜維穩辦作為當事方,必須在調查中全程迴避。

2、曲阜維穩辦有義務保全薛福順慘案的證據,不得毀壞證據;不得限制遇難者家屬請律師的權利;未明真相前,曲阜檢察院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澄清自己及協助調查。

3、曲阜維穩辦立即停止對薛明凱母親王書清的所有法外強制,確保王書清的自由和安全。同時確保薛明凱自由旅行的權利不被剝奪。

4、對薛福順遺體,應由山東省外的有資質的獨立的法醫鑑定機構做法醫鑑定,鑑定結果應予公開。

5、對曲阜維穩辦及具體責任人,必須司法問責,以儆效尤。我們將保留追責的權利。  

必須指出:薛福順之死不是孤立事件,而是維穩體制之惡。異議人士事實上不受法律保護,維穩部門可以隨意侵犯其人權和公民權利,甚至可以株連其家人,此類暴行蔓延已久並釀成諸多悲劇,薛福順之死只是諸多悲劇中的最新一個。以侵犯人權、破壞法制、破壞國家正常秩序為特徵的非法維穩不終結,悲劇還會不斷重演。

謹此,我們鄭重呼籲:終結非法維穩,終結非法拘禁等一切法外暴力,回到法治軌道解決問題。這一切,請從徹查薛福順慘案開始。否則,一人不自由,即人人不自由;異議人士不能免於恐懼,則所有同胞都不能免於恐懼。

特此聲明

公民權利關注組(排名以姓氏拼音為序):

歐彪峰、艾曉明、程巢父、馮崇義、葛文秀、胡貴雲、江天勇、康保成、李德福、李齊成、李威達、凌迎松、劉緒貽、馬貴全、謝丹、笑蜀、徐飛、葉海燕、姚富強、餘修付、楊子立、余宗亮、吳金聖、王衡庚、鄭恩寵、張國安、趙國君、鐘恆、張帆、甄江華

附1:薛明凱小傳

薛明凱,1989年10月8日生於山東曲阜,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成員。曾在2010年和2012年兩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入獄,其父親薛福順、母親王書清皆受牽連,王書清曾被勞教1年。

2013年9月15日,薛明凱刑滿獲釋,剛抵杭州即被國保控制,並遣返山東。其父母屢遭曲阜維穩人員非法控制,甚至被送進精神病院。今年1月23日起,又被當地維穩人員軟禁在一家賓館。 1月29日,薛明凱父母設法逃脫控制,到曲阜檢察院尋求保護。但曲阜維穩人員追踪而至,把王書清抓走。王書清後來接到的曲阜警方通知說,薛福順從曲阜檢察院四樓跳下身亡。

薛明凱稱,他和母親都不相信薛福順是“跳樓自殺”的。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