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清漣:哀香港

2020年06月10日

——香港“回歸”23年的歷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淪陷過程。香港《國安法》一出,港人將被迫失去他們原來的生活方式。特寫此文,祭奠行將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國人永遠記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陸苦難的善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29日宣佈,鑒於中國執意強化對香港的控制,將去除香港截至目前享有的部分與美國相關的特殊地位。雖然具體措施還未成行,但是在長達半年的時間內,《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的利空已經出盡,因此亞洲股市行情向好。這一幕只剩下中共當局的謝幕式——香港300萬人簽名支持港版《國安法》,還有香港反抗者悲憤無奈的反抗。

港版《國安法》讓香港人痛失以往的生活方式

鄧小平當年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在中國逐級傳達,還配有當時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的解說,其中著名的話是“馬照跑,舞照跳”,聽過傳達的人都印象深刻。當時,對外部世界包括香港都比較懵懂的大多數中國人,都以為香港的生活方式就是跳舞、賽馬兼賭馬,加上富裕生活。只有廣東人知道,那是港英治理下的盛世景況,依靠完全不同的政治治理模式達成。香港的生活方式不是跳舞、賭馬、港式餐飲等物質層面,它包括除選舉之外的多種政治權利,比如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還有擇業自由、遷徙自由等經濟權利;當然,也包括中國人後來知道的一夫多妻制的自由。其他權利,中共不讓中國人擁有,但對最後這點卻是放開的,例如賭王何鴻燊四姨太梁安琪就榮任江西僑聯副主席。因此,深圳多了20萬每天清晨通關去香港上學的“跨境兒童”(其中有港陸兩地正常婚姻的孩子),媒體報導正在為這批身份認同有困難的孩子擔心。

生活方式有多重要?美國在《2020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報告》中,將其列為美國國家安全戰略(NSS)的四大支柱的第一目標:保護美國的人民、家園和生活方式。生活方式與價值觀息息相關,報告專列一節“我們的價值觀所面臨的挑戰”,認為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宣導的價值主張,挑戰了美國人的基本信念,即每個人都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剝奪的權利。

因此,香港人捍衛他們從港英時期形成的生活模式,是正義之戰。中共推行的一國一制,是野蠻對文明的褻瀆。

香港多次承接大陸的苦難

廣東人非常清楚地知道香港不同於大陸,大多數在香港有親戚,逃港潮蔚然成風。據專研逃港歷史的作家陳秉安的研究,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大陸一共出現過4次大規模的逃港潮,分別是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逃港者各個階層的都有,主要來自廣東、湖南、湖北、江西、廣西等全國12個省、62個市(縣)。1979年這一次,是由習近平之父習仲勳處理,他採取開放開明態度,由此贏得“改革者”的好名聲,得到鄧小平首肯。據說鄧小平說了一句話:“把經濟搞上去,人民生活好了,逃港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那時候,香港曾是大陸人嚮往的天堂。在逃港者當中,只有廣東人被抓到只判勞教或被關押“教育”之後釋放,其他各省逃港者賭的是自己的生命。1968年是文革時期全國實施軍管之時,我家鄉邵陽市曾槍斃6個逃港者,最大的是邵陽市建築公司一隊一位叫張健的泥瓦工,30歲。在公告中說他受資產階級思想影響,然後說服了其餘5位17-20歲的青年,策劃了這次逃港事件。當時,邵陽市每年都有生豬、辣椒幹、百合幹、黃花菜等出口至香港,邵陽市一些青年就偷偷藏身于這些貨運車裡逃港,如果遇上裝辣椒幹的貨車,被嗆死的也發生好幾例。張健及其同伴不幸被搜查出來,當成“叛國投敵”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在被槍斃之時還未滿18歲的小青年。

香港的新聞自由、出版自由名列世界前茅

香港的出版自由與新聞自由曾居世界前列。在內地多省被視為“反動雜誌”的《爭鳴》,是香港特產。陸港恢復探親後,一些人偷偷帶回的《爭鳴》雜誌被內地人爭相傳閱,非常有助於消解中共給自己套上的神聖光環。華人出版界的名人何頻,1989年六四後出國,創辦了明鏡出版集團,開創了一個被港人稱之為“政治八卦”的出版品種,其中以《中共太子党》之類最為有名。這個系列雖然被港人稱之為“政治八卦”,但也有不少嚴肅書籍,比如《中共太子党》一書,所述多有所本。我的《現代化的陷阱》一書,在國內走了13家出版社幾乎絕望之時,曾由明鏡出版社以《中國的陷阱》之名在1997年9月出版。

但九七之後,香港漸失新聞自由與出版自由,其中如何失去這個過程,我在《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一書中專列一章分析,此處不贅。

這個系列後來出了仿效者,《習近平的情人們》就是一例,據參與寫作者西諾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是小說創作。此事引發了銅鑼灣書店事件,多人被抓,有的還是在香港被跨境追捕。何頻開創的“政治八卦”系列就此終結,但其餘波一直蕩漾至今。

香港曾是紅二代(太子党)的天堂

香港向大陸開放之後,除了婚姻關係及子女依親,大陸人去不了香港,只能望“天堂”興歎。但有一種人有赴港居留的特權,那就是中國的紅二代們。這些人到底有多少?恐怕只有國安部才掌握。自80年代“改革開放”開始, 大陸社會迅速形成了一個約有數萬之眾的權貴子弟階層,幾乎囊括了所有高級黨政軍官員的子女或親屬。他們通過“國家安全”部門暗箱操作改名出境,擁有了港澳身份並保留其大陸身份。這個群體獲得美、英、加、澳州等國國籍,比成為香港人晚了好些年。深圳就住有大批擁有香港身份的紅二代或者沾親帶故者。這種特權越到後來越不需要遮掩,李小琳有香港身份,那是九七之後大批中央國企到香港設分部名正言順弄來的身份。

這些人在香港有特殊地位,直到習近平反腐之後,香港還曾經是這類人的避風港。最著名的藏身之地就是香港四季酒店望北樓,後來還被周梅森寫進《人民的名義》這部電影劇本。

《習近平的情人們》這部“小黃書”,以及“望北樓”避風港,終於引出了香港特區政府的《送中條例》,然後引發持續數月的“反送中”抗議活動,引出了美國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抗議者們歡呼美國這部法案的出臺,是希望這部法案能夠迫使習近平考慮香港的整體利益,從而做出讓步,放慢“二次回歸”的步伐,讓香港獲得一點喘息時間,再尋找機會。他們沒想到習近平已經成了“向前向前向前”的“戰狼”,毫不讓步,最後不惜以《國安法》攬炒香港,讓香港終結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

這些紅二們失去了香港一國兩制給予他們的保護。他們的財富與特權,今後只能仰承最高領導的鼻息。

香港國安法是通向一國一制的鋪路石

在中國官方對國安法的解讀中,國家安全包括政治安全、國土安全、生態安全、社會安全等11個方面。國土安全主要視為保護領土完整,香港、臺灣不可丟。但整部法的核心就是“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即中共的政權安全,政治制度不可改變。從冷戰時期開始,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Dulles)宣稱要透過和平演變,以經濟或其他方法,將共產主義國家轉變為民主國家;再到冷戰終結後的顏色革命,目標都是改變中共政權性質,讓中國民主化,中國也因此視美國為最大敵人。《中國國安法》中對“國家安全”的廣泛定義必然會影響到香港《國安法》,5月28日,中國全國人大公佈的香港《國安法》決議草案稱,將授權人大常委會制定法律防範、制止和懲治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包括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幾乎是按“反送中”活動量身定做的一部法律,預示著香港《國安法》將成為一個打壓異見與一切反對言行的口袋罪。

香港明珠碎裂于《國安法》碾壓之下

有香港精英勸慰香港民眾說,“不要害怕,香港國安法要懲罰的人最多也就1%,剩餘那99%是安全的”。這話是哄小孩玩兒的說法,中國每年因違反國家安全法而受懲的人,可能不到1%。但這1%的受懲率形成了寒蟬效應,剩下的99%因為害怕失去一切,自覺噤聲,少數還會自覺成為當局的幫兇,比如這次昧著良心圍剿方方的五、粉、殘們。

香港“回歸”23年的歷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淪陷過程,先是媒體變成粉紅色與紅色,再就是出版業幾乎全被中聯辦系列人馬接管(見《紅色滲透》一書),與此同時則是對香港教育系統的改造。香港人僅僅只保有遊行示威與自由言說的權利,香港《國安法》一出,港人將被迫失去他們原來的生活方式。

在香港《國安法》行將出臺之際,特寫此文,祭奠行將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國人永遠記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陸苦難的善舉。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 © 2006, RFA。經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