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顛覆國家政權

New!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強權能奪去他們父子相處的5年,卻不能奪去二人之間的連繫。王全璋被抓走,也讓兒子留下永久的陰影,「我離開房子的時候,我的孩子會非常擔心會不會被抓走,時間長了,他會問他的媽媽,爸爸是不是被帶走。」這樣讓王全璋很內疚。
——有一批人始終懷揣八九信念,31年來癡癡以求,竟致大部分時間陷身牢獄。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運動傳承在這片土地的靈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實的守墓人,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八九守靈人。謹向陳西、劉賢斌等八九守靈人致以崇高敬禮!​​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發文 ,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就《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發表 聲明 ,指該文嚴重不實,無視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的貢獻,試圖利用資金來源抹黑程淵和富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聲明說,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眾多境外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施明磊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實施監視居住已50天,當局至今沒有給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證,但卻凍結其銀行帳戶,扣押其各種證件、手機、電腦等物品,致其無法正常生活、無法還房貸、無法為孩子交學費。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別寄往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安廳,但37天過去至今未收到書面答覆。9月10日,施明磊致電長沙市檢察院偵查一處鄧檢察官,鄧檢察官稱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轉到他那裡,從收到信到回復是三個月期限,他會在期限內回復。施明磊對檢察官說,長沙國安承諾會儘快解除對她的強制措施,解凍銀行卡,歸還物品,但一拖再拖,明顯是在濫用偵查權;檢察官說,...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重慶市民營企業家 李懷慶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於8月22日上午開庭審理,其妻包艷在三緘其口一年零八個月之後,第一次公開撰文向有關部門強烈呼籲:不要坐視個別為官不正、居心叵測之人假借「掃黑除惡」的名義挾私報復,不要讓薄王時代公然踐踏法治的惡行再次重演! 據文章,所謂的李懷慶「涉黑」,源於一位想賴賬的債務人的舉報——指控李懷慶用非法手段讓其寫下了欠條。對此,李懷慶列舉出一系列證人證據反駁了「強迫簽寫欠條」一說。事後,李懷慶向有關部門反映了有關警務人員不當介入民營經濟糾紛的問題。 據起訴書,李懷慶被指控從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先後7次利用微信實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頁面

訂閱 顛覆國家政權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