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人士

因房屋遭強遷、土地動遷而上訪、狀告政府的上海維權人士韓忠明和前妻童莉雅,於9月22日開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員在臨時住處的樓道和大門口站崗,並被24小時貼身跟蹤。2017年10月7日中午,韓忠明坐監控車輛外出辦事訪友後失蹤,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家人報案,派出所以各種理由推諉,拒絕立案。近幾年來,上海各區聘用外地無業人員做安保、特保和協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臨時工”為由逃避職責,而公安則以沒有證據或找不到人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韓忠明,失蹤後報警被拒立案 馬亞蓮 原上海黃浦區半淞園街道居民韓忠明和童莉雅,於十多年前房屋被強遷後走上維權路,在長期艱難困苦的生活重擔和政府打壓下...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維權人士、《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在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劉飛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隨州市公安局已補充偵查完畢,於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隨州市檢察院,但增加了一個罪名指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律師得知公安局在結束補充偵查後仍提審劉飛躍,指此為非法。 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訴到隨州市檢察院,7月檢察院將案件退回隨州市公安局要求補充偵查。 劉飛躍被隨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國內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
江天勇的家人為其聘請的兩位律師陳進學和張磊到看守所要求會見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現在不能確認陳律師、張律師的辯護人身份,並且會見需辦案單位同意為由,拒絕律師的會見要求。張磊律師要求看守所轉交給江天勇的信;信中說,如果兩週之內沒有收到復信,他將控告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關機構侵犯他們之間的通信權利。 此前家人聘請的兩位律師為陳進學和覃臣壽;覃臣壽律師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檢中設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進展:律師會見被拒絕,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稱江天勇已委託兩位律師 陳進學律師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張磊律師去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顛覆國家政權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致信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第五次要求會見江天勇;此前,陳進學律師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辯護律師覃臣壽共8次要求會見江天勇,該局都以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不許律師會見;該局還向律師轉交了一份署名為江天勇的解聘陳進學、覃臣壽律師的聲明。陳進學律師認為,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不允許律師會見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師,按照《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律師也可以要求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 律師會見江天勇要求書 要求人:廣東律成定邦律師事務所陳進學律師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親收到你局的通知書,...
藺其磊律師於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會見了廣東珠海維權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說,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誤治療到廣州治療仍無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對待明顯是報復她上訪。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附近舉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樣的紙和點燃蠟燭,4日凌晨被帶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區看守所的嚴管倉,不能放風和購物;醫囑讓她每兩個小時點三種眼藥水,現只能一天點三次,眼睛疼痛得厲害。律師還未來得及讓李小玲簽字,警察就以“時間到了”為由把李小玲叫走。據悉和李小玲所謂同案的還有六七個人,現全部羈押於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為“尋釁滋事罪”。 藺其磊律師會見李小玲情況 藺其磊律師:...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於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開庭,法院附近戒備森嚴,20多名聲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聯,數名外媒記者被帶離。 吳淦案秘密開庭,20 多名聲援者被抓,外媒記者被帶離 國內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吳淦案開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聯的聲援者名單如下(網絡綜合信息): 王荔蕻、劉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陸聰利、王譯、佩利、李北省、黃懷覺、許光利、凌聖智、何家維、季新華、羅漢生、戈平、王金龍、張茂林、劉惠珍、陳燕華、鮑乃剛。 被抓後,一些人被所屬地國保帶回;王荔蕻因心髒病等病重已經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來自於 孫東生 的微信:...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頁面

訂閱 維權人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