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人士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據國內消息,中國「兩會」開會以來,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86歲的母親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監控,不准離開社區,也不被允許探訪。3月11日,蒲文清在準備去四川省公安廳反映黃琦被超期羈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應有的治療問題時,在地鐵站與幾名公安人員發生衝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處受傷。下午,公安人員到其家中宣佈現在暫時不允許她到綿陽去探望黃琦(實際上蒲文清從未被允許過探視黃琦),也不允許她離開其社區。據監控人員透露,對蒲的監控至少要一直持續到「兩會」結束。 黃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當局以其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再次譴責當局對黃琦的陷害,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以敦促當局從人道出發,送罹患多種重症的黃琦住院治病。 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我是黃琦母親蒲文清,今年85歲。 2016年12月16日,綿陽市檢察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黃琦入獄,已一年零11個月多,超期羈押。 黃琦所謂洩露檔是《中共綿陽市游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訪民陳天茂信訪訴求辦理情況和相關問題的報告》,該《報告》是游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沒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是洩密的源頭呀!怎麼黃兵無罪,...
民主維權人士姜野飛的妻子致信加拿大政府、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出面干預,給中國政府施壓,以確保薑野飛在拘押期間有通訊和會見的權利,不再遭受任何酷刑折磨,並敦促中國政府釋放薑野飛。公開信說,薑野飛身為國際難民,並且在加拿大政府已批准接收的情況下,於2015年11月13日從泰國移民監獄被秘密帶回中國,被捏造罪名,並被迫在電視上認罪。2017年7月26日,薑野飛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偷越國境罪判處六年半徒刑,其家人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事隔一年官方才在報紙上發佈消息。薑野飛在關押中遭受酷刑,一隻眼睛已經致殘。公開信說,這一切皆因薑野飛批評中共政府和抨擊習近平的漫畫所致。 中國人權、大赦國際、...
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被起訴已7個多月,其案至今不審不判,其85歲老母呼籲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開審理黃琦一案,從人道出發,早日釋放無罪及患多種嚴重疾病的黃琦出來治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其涉嫌洩露的國家秘密是《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要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黃琦的母親說,該《報告》是綿陽市遊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求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洩露”出該《報告》,黃兵都無罪,黃琦應該也無罪。 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專頁 。 黃琦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頁面

訂閱 維權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