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犯

綁架 在東北出差近半個月,白天拍攝,晚上上網,知道曉波獲獎後,北京已是風聲鶴唳。於是和滕彪商量,回京後先在他位於望京的工作室住一段時間,等有司瘋夠了再回家。 擔心被定位,10月27日中午登上飛機後隨即關掉了手機,把電池和電話卡從手機上拆下,中止了與外界的通訊聯繫。 下午3點左右飛抵北京,在機場和滕彪等人告別,與他的助手歡歡乘機場大巴去望京。在機場高速路上,發現筆記本電腦不見了。我這該死的記性,一定是落在飛機上了。 一到滕彪工作室,放下行李,馬上用固定電話聯繫機場失物招領處,那裡的工作人員說,我的電腦信息已有登記。立即出門,去一條街之隔的民航幹部管理學院乘機場大巴。 走到民航幹部管理學院門口,...

頁面

訂閱 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