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犯

《 看守所雜記 》 (英譯本書名:《 我的監獄生活:一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回憶錄 》) 作者 江棋生 書評 梅兆贊 黎安友教授撰寫序言總是很精彩並富於同情心。他在為本書所寫的序言中說:「通過這本書,英文讀者會交上一位新朋友。」 他指出,江棋生是一位「個性鮮明、對原則有著強烈自我意識的人。」 確實如此。不過,黎安友教授沒有提到的是,在與當局的多年博弈中,江棋生可能是個十分棘手的人。但對一個落入世界上最無情的安全警察手中的人來說,這卻也是一件好事。我覺得我不僅已成他的朋友,甚至希望——如果我曾跟他一起在中國坐牢,或許也能像他一樣。
1968年5月8日 出生於江蘇睢寧。 1987年9月 開始就讀於南京市金陵職業大學。 1990年 畢業後,先後擔任國企幹部、南京市政府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秘書和《改革與開放》雜誌編輯。 1994年 擔任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人員。
照片由家屬提供 郭泉,1968年出生,生長在一個革命家庭,父輩都是共產黨人。他自幼聰明好學、興趣廣泛。參加工作後,堅持在職學習,考上南京大學,先後獲得法學碩士和哲學博士學位。 大專畢業後,郭泉曾謝絕到江蘇省公安廳工作,後通過公開招聘,進入南京市政府體改委,任秘書和《改革與開放》雜誌編輯。在讀碩士研究生期間,通過公開招聘到南京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工作。
楊春林,黑龍江佳木斯市下崗工人,積極從事土地維權活動,因提出「不要奧運要人權」而聞名。當局為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他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荔蕻失去自由一百天了,說起來,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荔蕻不僅是身陷看守所,而且已經被正式批捕了,罪名以當初的「尋釁滋事」改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幾個月來,友人不斷失蹤,我也自顧不暇,對於荔蕻的處境,卻沒有寫下一篇文章,這件事,怎麼也說不過去。 午夜時分,我常常想到失去自由的朋友,而荔蕻,是其中對我來說最為親近的女性姐妹。她比我小兩歲,年近五十六了;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需要鋼板保護;而且她還高度近視,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左眼600度、右眼675度,摘了眼鏡就跟瞎子一樣」——但在看守所,護腰不能帶進去,眼鏡也必須摘下;親愛的荔蕻,如何應付週遭模模糊糊的世界?...
王荔蕻,北京市民,退休後從事維權活動,為人正直善良,樂於助人,在維權人士圈內有「大姐」之稱。她是各地網友聲援「福建三網友事件」的主要組織者之一,為此於2011年3月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案於8月12日由北京朝陽區人法院開庭審理;在將近一個月後的9月9日,法院作出有罪判決,判處王荔蕻有期徒刑9個月。
我在山東省滕州監獄服刑中,曾與家人失去聯繫140餘天。2009年10月19日我妻子焦霞突然接到我打的電話,才解開了我在滕州監獄的「失蹤之謎」——原來,這段時間,我在滕州監獄遭遇了一場「殺身之禍」。但這個電話不是從山東省滕州監獄打出的,而是從另一座監獄——山東省棗莊監獄打出的。 焦霞回憶,最後一次和我聯繫是在2009年6月上旬,之後我杳無音信。6月底,我的弟弟曾到監獄探視,但沒見到人。從此,我的家人一直在焦灼中度過,不知我是生是死。電話中,我向妻子講述了自己這次監獄「生死劫」的前前後後。 2008年8月8日我被關押進山東省滕州監獄後,受到獄方的殘酷迫害及非人折磨,右肋骨被打斷一根,吃飯吃不飽,...
我因報導山東省滕州市委、市政府豪華辦公大樓而獲刑四年。2008年8月8日關押至滕州監獄後,親身經歷及目睹的種種監獄服刑人員的生存環境之惡劣,令人心悸。 山東省滕州監獄原是一家地方小煤窖,由於資源枯竭,煤層較低,生存難以為繼,1983年「嚴打」期間交給監獄經營,因為犯人是廉價的勞動力。 滕州監獄是山東省28座監獄中規模較大的監獄,共關押4800餘名服刑人員。 監獄接管後,由於捨不得投入,生產方式基本處於原始狀態,掘進採煤工作面全靠犯人一鍁一鍁地平,勞動強度之大,環境之苦,大家完全可以參考上世紀20年代中國勞工在日本採礦挖煤的「慘狀」。 我第一次到12702掘進工作面幹活時看到,由於巷道內溫度高...
齊崇懷,又名齊崇淮,資深記者,從事新聞工作長達14年,以揭露官員腐敗和社會不公而聞名。他曾先後在《人民公安報山東周刊》、《中國安全生產報》、《法制早報》工作過,被人們稱為「反腐記者」、「良心記者」。
譚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環保維權人士和網絡作家。因調查蒐集四川地震中死於「豆腐渣」校舍的死難兒童名單,並在網上發表《 公民獨立調查報告 》而聞名,亦因此觸怒四川當局,而民眾則稱他是「四川好人」。

頁面

訂閱 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