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就《國家監察法(草案)》正式進入立法審議程序,一批大陸律師、法學博士、學者聯名致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提出他們擔憂該法的立法將使中國的“法治原則面臨危機”、“人權保障原則遭遇嚴峻挑戰”、“平等原則受到損害”、“正當程序或被拋棄”,並提出四點立法建議,包括引入律師介入機制、引入“聽證”機制、引入法律監督機制、引入訴訟機制等,以防止刑訊逼供、權力濫用及進行法律監督、接受司法審查。 關於《國家監察法(草案)》立法的四點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 獲悉《國家監察法(草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第二次全會)在6月23日下午進行了首次審議,反腐敗這項關乎依法治國、...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鑑於2017年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採取約談、威脅、恐嚇、不給律師蓋年審備案章、扣押律師執業證等方式對付那些擁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公然破壞中國法治,余文生律師特建議最高檢察院依法調查張軍是否具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及責任。余文生律師在建議函中列舉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律師受到打壓的10個案例。 刑事調查建議函 調查建議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律師,住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北路24棟107室。 被建議調查人:張軍,司法部部長。 調查事項:濫用職權 事實和理由: 2017年自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繼續採取對律師群體高壓管控,...
余文生律師向北京市檢察院發出刑事控告狀,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人利用年審換證濫用職權打壓律師的責任。控告狀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擔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長後,繼續打壓人權律師;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師進入非法年審(年度考核)月後,苗林及屬下更是利用官權配合中國各級公檢法看守所等強權單位,不給一些律師事務所年審、不給一些律師蓋年審備案章,以限制律師正常執業;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被以換發新律師執業證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師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關押的王全璋律師的辯護人。 刑事控告狀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家人今天發表聲明,譴責當局拒絕讓家人聘請的律師會見 江天勇 。江天勇於2016年11月在長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聲明中稱當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謂“依法治國”的丑劇,拒絕接受當局所謂江天勇已委託了另外兩位律師(官派)的說法。 江天勇的家人為其聘請的兩位律師為: 陳進學 律師、 張磊 律師。 以下為江天勇律師家人的聲明。 關於譴責當局為江天勇強行指定官派律師的聲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們家屬聘請的律師到長沙一看要求會見江天勇,被曾姓副長以“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為由拒絕。看來當局重施故伎,...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頁面

訂閱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