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和平被警方無手續帶走後,我們從開始的等待警方給拘留文書,到48小時後的主動尋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後來聽說有律師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帶走,我再也無法鎮定了。 把孩子們送進車站進站口,我的眼淚控制不住。兒子並不想走,我說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帶著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們兩個都未成年。壞人來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們帶走,110管不了。至少你離開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著。這話我也是安慰自己。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到哪裡真正能保證孩子們的安全呢?女兒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兒子已經15歲了,經歷了四個小時的抄家過程,明顯的沉默下去了。兒子被勸走了,我為了活躍氣氛...
考拉,本名趙威,91年出生的姑娘,今年僅24歲,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新聞專業,大學開始就從事於公益活動。2014年10月起任著名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從事法律維權工作,參加過“平冤大蓬車”、“江西高院門口律師捍衛閱卷權”等維權活動。 考拉於2015年7月10日被北京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並抄家,至今無任何拘留通知及手續,也不知道人被關在哪裡,家人也無從探視。 我們認識的考拉正直善良、勤奮努力,她的志向是做個律師,能夠去幫助在司法中得不到公平對待的弱勢群體。她原本準備參加今年9月份的司法考試,但是現在已經失踪14天。 考拉的爸爸媽媽和朋友們都非常擔心考拉,...
本文為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其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庭審中所作的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他回顧了自己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所從事維權活動20年的歷程,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及當局對其案司法管轄權的合法和正當性,並揭示了中國普遍存在的“法外酷刑”情況。他指出:當局的這場審判是“黑暗對光明的審判”、“毀滅對希望的審判”。 唐荊陵於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尋舋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其案於2015年6月19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首次開庭,7月23日再次開庭,24日該案審結,法院宣布將擇期宣判。 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 唐荊陵 事實部分 1995年,...
和平個頭不高,才164cm.因為太辛苦 十年前頭髮就白了一半。一直染髮,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戲謔說真相從"頭"開始。 和平在我看來,是個思想型的人。因為他話不多,大多數時間在閱讀,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殺人案的辯護。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個司法解釋的冊子,但是那時網路不發達,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和平打電話給法律書店的老闆,説服那位老闆去開了書店的門。 和平的敬業,執著,不怕麻煩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提到他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對兒子講,你老爸就是因為堅持,認真,所以能做好。很多次,有小區的鄰居知道他是律師 ,上門諮詢 。...
貪官污吏,有特權的人們不會相信法律,也不會在乎律師是否存在。因為他們生是組織的人,死是組織的鬼。而平民百姓卻願意這個社會有序,有規矩。不管是經濟糾紛、離婚案件,還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許都會去找關係、找後台,而現在人們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師。這是社會的進步,平民的覺醒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律師成了高風險職業,我的三位律師朱久虎、許志勇和張星水,其中朱久虎、許志永都曾經被捕,朱久虎已經出來了,許志永還在監獄裡,張星水信了佛教。現在看到楊金柱律師赴京的這段聲明,確實擔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發個聲明:我不會贊助楊金柱,但是我會贊助下一位給楊金柱辯護的律師,如果將來誰給他辯護,我會贊助十萬元...
王宇律師代理我父親(我丈夫)範木根的辯護,王宇律師堅持原則,她不怕壓力,依法辯護,他們律師從沒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違法事情,我父親範木根被一審判八年,我全家感謝王宇律師的一份努力。 特此聲明 聲明人:範木根之子范永海 範木根之妻顧盤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鏈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運動
親愛的父親母親​​: 兒子在此給你們二位磕頭了,兒子不孝。 我不但無法讓你們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讓母親享受-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反而把你們帶到北京,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你們或許通過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的情況。 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述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從事捍衛人權的工作,走上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
從7 月9 日開始,在不到一周裡,中國至少有159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帶走訊問,其中包括著名維權律師王宇、周世鋒、李和平和隋牧青— —這些律師經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強迫拆遷和參加維權活動受迫害者的案件。 (請參閱“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網站的“ 即時更新 ”名單) 當局這次在全國范圍內對律師的抓捕行動,規模是空前的,遠遠超過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後當局所採取的類似鎮壓行動——當時有 24名律師“被失踪&rdquo ;,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大規模圍捕在司法第一線為維護權利而抗爭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暴露了當局所謂‘依法治國’的真實面目:...
隋牧青律師在擔任我先生王清營(“唐袁王”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辯護人時,隋牧青律師忠於司法正義,不畏強權,勇於為了當事人合法權益而抗爭,披露了很多當事人王清營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違法行為,也大膽發聲為王清營爭取基本人權。 6月19日廣州中院庭審時,當有司在法院門口非法拘禁家屬,限製家屬旁聽權利時,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家屬旁聽權利,讓我和唐荊陵太太得以進入法庭旁聽。庭審過程中隋牧青律師保持冷靜,由於法庭違反程序強行推進庭審,我們無奈之下解除辯護關係。案件偵查到審理,隋牧青律師一直要求我們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違法的事。我們全家都感謝他為當事人王清營所作的幫助。 特此聲明...

頁面

訂閱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