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昨晚收到兒子的短信:媽媽,何時來呢?我答應去接他,因為春富律師出事,就又被耽擱了。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出來。我一時還不能回這個短信,因為我解釋過太多次了。如果這個孩子的父親真的殺了人,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對兒子講,父親做錯了事,我們因為愛,和他一起站立。無論他怎樣,我們接納他。 現在的問題是,他的父親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賦予的律師閱卷權,他的父親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賦予人的在刑事偵查階段的不受刑訊逼供的權利,而被公安機關帶走,現在連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況下,家人備受煎熬的情況下,我告訴兒子的卻是,不要以惡報惡,要以善勝惡。 難道不是嗎?和平終究會出來,不是嗎?春富終究也會出來,不是嗎...
2015年7月31日—8月4日 7月31日,一些律師、被害律師親屬及其他公民在網上發出致中央紀檢委、最高檢察院的控告信並征集簽名,要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數百警察對全國200多位律師和公民涉嫌嚴重濫用職權、玩忽職守、誹謗、徇私枉法罪的刑事責任。截至8月4日9時,該控告信獲得200人聯署,並於當日16時前以特快專遞寄送中央紀檢委書記王岐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次日查詢該信已送達。 請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數百警察對全國 200 多位律師和公民 涉嫌嚴重濫用職權、玩忽職守、誹謗、徇私枉法罪刑事責任 控告人 中國部分律師、被害律師親屬、公民,...
( 博訊首發 ) 余文生律師致函最高檢察院,請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屬下級​​廳局和相關人員大規模抓捕恐嚇律師、公民,“未審先判”等違法亂政及反人類行為。控告函說,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師被警方抓捕失踪開始,當局數日內對百餘名律師、數百名公民採取約談、傳喚、恐嚇、警告、抓捕等行動,並不通知被關押人的家屬,還在官方媒體上大肆攻擊被捕律師及公民,讓他們“自證其罪”,在全國製造恐怖氣氛。 致最高檢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師,北京市人,電話13910033651,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法定代表人:郭聲琨 控告請求:...
維權律師李和平7月10日被幾名不明身份人員強制押走,妻子王峭嶺四處找尋其下落,至今無音訊,但7月18日,“新華網”首發《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踪》一文,稱周世鋒、王宇、李和平、謝燕益等人為涉嫌重大犯罪團伙,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該文被眾多媒體轉載。為此王峭嶺對新華社、新華網、人民日報等九家機構提起訴訟,指被告作為新聞媒體單位,嚴重喪失新聞報導的獨立性、客觀性和嚴謹性,干擾了後續的檢察院的審查,情節十分惡劣;要求被告刪除其報導中與李和平有關的部分,並進行書面道歉。 民事起訴書 原告:王峭嶺,女,43歲,漢族,河南省鄭州市人,住大興區亦莊開發區悅廷茗苑2號樓2單元301室,電話:1391104...
我的尋找丈夫的過程,以春富被帶走,帶到一個想不到的角度。而我,在連著兩天被北京市公安局打電話告知要跟我談談,要談談網絡上的文章,被我拒絕後 今天上演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首先,我很怕,自從上次和平被警方帶走沒有消息後,我不相信警方的話。所以當今天片警來敲門時,說是帶了合法手續,我沒辦法相信。我的門下面沒有縫,塞不進來,我要求門外面的人從陽台把東西吊上來,我簽字,就跟他們走。但是門外的人拒絕。就這樣僵持了兩個鐘頭,我說多簡單的事,你讓我看到我簽字我才敢開門,對方就死活說你到陽台看一眼。我說三樓我看個毛啊。給你個筐子吊上來。不給。無奈,我一直打電話,打110,打110投訴,打110報警,...
“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幫助的人怎麼辦?我是依法維護當事人權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對。 ”—全章語錄 作為人權律師的妻子,我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你的安全。每當看到你日夜奔波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時,我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你還得常常面臨跟踪、恐嚇、暴打、甚至是拘留。所以我勸過你,希望你能換個職業,或者是只做經濟案子,可你總是很坦然,“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幫助的人怎麼辦?我是依法維護當事人權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對,這也是你常常鼓勵我的話。 ”可現在看來,我真的做的不太好,我每天都會難以控制的擔心、害怕。擔心不到三歲的孩子天天要爸爸又長期見不到爸爸,幼小的心靈會受到什麼樣的創傷;...
其實李家兄弟最勵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貧來形容。我跟和平當年在老家辦婚禮時,婚床上沒有褥子,是稻草上鋪了粗布床單。在那更早的時候,和平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裡供不起兩個人同時上學。學習成績不錯的春富就是要犧牲的那個。我記得我婆婆說,春富在床上躺了幾天,終於接受了現實,決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資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經歷歷盡坎坷。他睡過墳場,餓過肚子,被人捅過一刀在腹部,被剋扣拖欠工錢也經歷過。他說在工廠時當廠裡的技術員示範時,他目不轉睛,總想我也要會這個。於是,他當上了技術小組長。終於攢了一萬塊錢,那時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蓋房子,...
本文為燕薪律師在法庭上為唐荊陵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所作的辯護詞。燕薪律師從非暴力不合作理念和行動不可能構成煽顛罪、唐荊陵的所有言行均未越出《憲法》規定的各項自由和權利的範疇、言論自由與危害國家安全的關係等方面論證了唐荊陵無罪,指出他被指控有罪,只是因他和所有的良心犯一樣,有一顆追求愛與真理的心。 唐荊陵於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該案於2015年7月24日審結,未作宣判。 公民有權不合作 ——唐荊陵案辯護詞 燕薪律師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在發表我的辯護詞之前,請允許我先向唐荊陵先生致敬,...
最沒有想到的是,在尋找李和平律師的過程裡,李和平的親弟弟,同為律師的李春富律師在8月1號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帶走。同時家也被抄,電腦,卷宗,書籍等被帶走。我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震驚,想不明白跟和平所辦案子並無交集的李春富律師,為何在這個時期被帶走?或者就因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師所辦的案子民事較多,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也會被帶走。他的五歲兒子,我常常以“小雪球”這個暱稱代替他乳名的那個小人兒,煞有介事的說:“爸爸是被手銬拷走的”。小雪球的媽媽在驚恐中不忘哄兒子說“那是玩具。 ”小雪球以肯定的語氣反駁他的媽媽“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還好,雪球的哥哥並不在場。現在,...
以前總是抱怨日子過得太快,從7月10號起,每一分鐘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結束時,我想著再難受,也不會超過48小時。等足這個時間,我就請律師會見和平了。事情的發展超過我的預料,我這個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家屬,覺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識,統統不管用了。 我著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連公安局刑警隊的門都邁不進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無所獲。第二次是人失踪後的第八天,因為有律師隨行,終於走進了公安分局的法制處。被告知人不在他們分局,讓我們去禁毒支隊看看。還好,在禁毒支隊遇到了一個特別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對客氣的態度把我們一干眾人讓到了會客室,關上門。我心裡卻突然不爭氣的緊張起來,...

頁面

訂閱 律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