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權責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中國當局對“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使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相秘密關押、拒絕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和出席庭審、違反無罪推定原則迫使其在開庭之前上電視認罪等方式打壓律師,其後又不斷對“709”案的辯護律師和其他維權律師以註銷、吊照律師執照甚至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鑑於此,劉巍、滕彪、劉士輝等律師發起聯署聲明,呼籲司法部門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及其作為公民的基本人權,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律師。 中國律師關於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聲明 劉巍、滕彪、劉士輝 2015年7月9日,針對中國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的“709大抓捕”中,辦案部門使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相秘密關押、...
“709”案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被羈押900多天至今見不到律師,而在王宇被捕後曾擔任其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於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遭逮捕,為此河北律師盧廷閣、天津律師馬衛、山東律師祝聖武和北京律師黃漢中、王宇於1月4日上午,到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和北京市律協,要求律協承擔起維護王全璋、李昱函律師權益之職責,要求全國律協組成調查組到天津和瀋陽進行調查,並給予維權。 律協應承擔起維護王全璋、李昱函律師權益之職責 王宇律師 1月4日上午,河北盧廷閣律師、天津馬衛律師、山東祝聖武律師和北京黃漢中律師、王宇律師來到位於北京市東城區青藍大廈的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要求律協承擔起維護王全璋律師、...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 李靜林 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頁面

訂閱 律師權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