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南京居民史庭福於“六四”紀念日當天上午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被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帶走,其後家遭搜查,手機、電腦等物品被帶走。次日凌晨,史庭福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南京雨花台區看守所。 史庭福街頭紀念“六四”被刑事拘留(附傳喚證、搜查證、拘留通知書影印件) 中國人權 中國人權 獲悉:6月4日中午11時,南京居民史庭福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演講,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3時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將史庭福從家中帶走,下午6時警方押著史庭福回家中進行搜查,將手機、電腦等物品帶走...
2017年是八九“六四”慘案二十八週年。歲月流逝,時光不再,我們這些遇難者親屬二十八年來,內心始終掙扎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有決心撥亂反正、敢於擔當、以中華民族興盛為己任,就應拿出勇氣和誠意來,公正、公道、依法解決“六四”問題。我們期待著!
在這片國土上,天安門母親群體得以自然形成,並不畏強權的高壓,能堅持到今天,除了母親們自身的努力之外,離不開海內外友人們的關愛與相助,在此,請朋友們接受我衷心的感謝。
江蘇蘇州異議人士顧義民於9月9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其律師要求會見被拒絕,其妻找丈夫被忽悠。有孕在身的妻子質問這到底是什麼機密大案,辦案人員為何見不得光,是否有人性。 顧義民案 今天是10月31日,顧義民已經失踪快兩個月了,在這一個多月裡我一直在尋找,蘇州公安局去了好幾次,電話打了好多個,聽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是辦案人員,具體事情我不清楚,我會替你向上級反映的”但是他們的反映永遠都是忽悠……記得上星期我打王天宇警官(警號:642410)電話(0512-65225661--21872)他說:上次你律師來時我們安排了會見,但是你律師走了。...
在“六四”鎮壓27週年之際,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的家被警方由六人三班倒站崗值班進行監控。他這一天在家絕食並靜坐靜思,以紀念“六四”死難同胞。他靜思所得有三:六四給他的最大啟示;八九民運失敗的原因;中共為“六四”平反的兩大障礙。他寫的“今日晨話”被屏蔽,他說:當局這種下作手段、這種不自信只能使我們更自信:我們正確,你們錯了! 今日晨話(之 36) 查建國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今天是“六四民運”27週年日。我家門口按例監控我。我一人在家絕食一天。在獄中和出獄後都為六四絕食過,僅以此祭奠六四死難同胞,並靜坐靜思。將今晨靜思三點寫如下。 一,六四對我最大啟示是什麼?我88年底從內蒙古辭職回京。...
“鄭州十君子”之首於世文的妻子陳衛,得知丈夫為抗議法院對他的超期羈押而展開無限期絕食後,想告訴丈夫:“任重而道遠,請保重身體,珍惜生命!” 背景資料: 於世文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於2014年7月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於世文接到起訴書,次日於世文 發表獄中感言 ,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4年2月,於世文和妻子陳衛及其他30多人在趙紫陽老家附近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同年5月,於世文...
中國政府對1989年民主運動所進行的“六四鎮壓”已經過去27個年頭,隨著“六四”難屬們年歲已高並相繼去世,國際社會的廣泛和更有效的行動對支持難屬的正義訴求愈發至關重要。 中國政府當年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實施軍事鎮壓導致許多人死亡,並拒絕承擔責任,採取各種手段逃避懲罰。自1989年以來,當局不斷試圖歪曲和掩埋真相,強迫整個民族遺忘那段歷史,讓年輕一代對此毫無所知。當局不僅禁止公開舉行“六四”紀念活動,還對那些私下進行紀念活動的民眾予以拘留並進行刑事指控。 當局使用​​各種非法手段——綁架、恐嚇、監視、限制行動自由、封鎖通訊,試圖阻斷“六四”難屬對死難親人的記憶,破壞相互給予精神支持的難屬群體的團結...
異議人士 於世文 的代理律師馬連順5月1日到看守所會見於世文時得知:為抗議鄭州市管城區法院在其案件起訴到法院近15個月中,不問不審不判,卻違背法定條件到最高法辦理延期三次,於世文已從4月27日開始絕食,目前已很難寫字。於世文身患血壓高、血質稠、心髒病、抑鬱症等疾病,到看守所後又發生過第二次中風,在這種情況下絕食,律師深感擔憂。 背景資料: 於世文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於2014年7月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正式逮捕 。 2015年4月22日於世文接到起訴書,次日於世文 發表獄中感言 ,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
民運、維權人士劉少明“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於2016年4月15日上午9時在廣州中院第十三法庭開庭。為表達對他的聲援和支持,我們現轉發他在被捕前一個月撰寫的回憶參加八九民運的文章(本刊重新做了編輯)。劉少明於2015年5月29日被廣州警方帶走,次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 26年前的5月19日,李鵬下達了北京市戒嚴命令,並調集大量軍隊開進北京城,去彈壓和平理性的北京市民和愛國學生。第38軍軍長徐勤先將軍因拒絕執行進京命令,後遭軍事法庭審判。徐將軍善良正義的傲骨永載中國現代史冊,為苦難、善良的中華民族立下了正義的標杆。...
突然,槍響了,不是一聲,而是一片。頓時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驚了!“這是我們的軍隊?”“對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對著幾萬名唱著國際歌的人群開槍?”“真的是瘋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一、從火光中想到的 “六四”前夜,美麗的北京被燃燒的公交車火光染紅了半個天空,這幾乎是每個北京人不會否認的。可你知道這火是怎麼燒起來的麼?這也是我20年來,最想搞清的問題之一。 六月三日傍晚,我親身經歷了這樣一幕。 我下班回家,路過西單時,一輛軍用麵包車在距離路口約100米處停了下來,當時街上人很多,出於好奇,我和一些人走了過去。我站在車門口,只見著便裝的司機走出來,...

頁面

訂閱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