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上帝會給每一個人出不同的考題;撒旦會對人做出種種試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時候,對人鼻孔中吹的那口靈氣,乃是人之為人的共同特性,這就是良知、公義、愛等美好品質。它引導著人與人類前進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嶇。 神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繞著太陽運行。回憶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軌道彎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醫,被當局定性階級成份為“工商業地主”。在毛時代,這對於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親精於琴棋書畫,且略通武藝,卻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輩子農民。在我還剛會走路時,曾親眼看見祖父與父親在台上挨批鬥,那是嚴重缺乏娛樂的鄉親們的保留節目。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悼念“六四”死難者】2013年4月1日,清明節前夕,一群八九民運的參加者和民間知識分子,匯集河北省正定縣公開祭奠1989年“六四”死難者。這是“六四”慘案以來24年間,中​​國民間首次公開祭奠追思“六四”死難者。
2009年5、6月間,香港二十歲左右的學生、藝術家舉辦了名為“80後六四文化祭”活動。這是一項紀念1989年的中國民主運動、向“六四”鎮壓受害者致哀的文化活動。活動由年輕人自己組織和參加,主要通過網絡進行傳播。 1 組織者這樣寫道:“在我們眼中,‘六四’不只是一件等待平反的歷史事件,它更是一種可以傳給下一代的態度。 ”在10點宣言中,他們誓言要“擁抱歷史,把已故的美好價值承接到未來”,“保持發聲,坦率宣說一切不公義”。 2 所有的活動組織者都是在那場悲劇發生後出生的;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學校讀到的都是對“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輕描淡寫的課文。但現在,...
【劉曉波 劉霞】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兩週年之際,一封要求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和他妻子劉霞的呼籲書正在聯署中。劉曉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霞自兩年前丈夫獲諾獎後一直處於警察貼身24小時監控中。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1989年“六四”事件23週年紀念日,上海訪民杜陽明、沈佩蘭、王扣瑪、童國菁四人到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廣場手摯“勿忘六四”字幅公開紀念“六四”慘案。
【紀念“六四”活動】5月28日,貴州民運人士在貴陽市最繁華的人民廣場公開舉行紀念“六四”活動,吸引了數千人圍觀。文章說,儘管今年的形勢更艱難嚴峻,但事實證明“暴政不得人心,民主必將取代專制。 ”
譚競嫦 :我想先從最初是怎麼想到要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燭光晚會這個問題開始採訪。最開始這一活動是怎麼組織的?誰召集的?目的是什麼? 李卓人 :我們必須從頭談起。1989年,民主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僅僅被看作是經濟動物。但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後,香港學生反應強烈。1989年5月,我們有100萬人在香港遊行,僅僅一個晚上就捐了兩千萬港幣(257萬美金)。你可以想像香港對中國的支持。然後,「六四」屠殺使我們認為民主中國最終會到來的希望破滅……大屠殺——坦克進城、機槍掃射、血流滿地——確實使香港人心碎。人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同時對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其憤怒。...
(上) 坦克進場的時候,大學生們正圍坐在廣場中央——廣場民主大學的開學典禮已經開始。 11時許,首都的夜空依然明亮,遠處不時響起槍聲。人們席地而坐,平靜,安靜。廣場民主大學首任校長嚴家其先生在演講:民主的歷史,民主的現狀,民主與法制,民主在中國……晚風吹送,嚴先生娓娓而談。民主就是多數原則,並尊重少數人的權利;民主是人民製約政府,而不是政府主宰人民;民主要依靠法治,反對人治;民主是中國人民努力奮鬥了整整70年、不懈追求的好東西。 嗡嗡之聲突然降臨,像來自天際,有人站起來,抬頭張望。你坐著,感到大地開始顫慄,緊接著,聽到了你永遠忘不了的聲音,那是坦克的轟鳴聲和高速奔馳的履帶軋軋聲。 「路障!」...

頁面

訂閱 六四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