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關係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棄反制,而是它沒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對等報復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還有自己的另類打算:為躲避美國的鋒芒,佯裝回歸「韜光養晦」,面對美國一步緊似一步的制裁,中國方面不反制不報復,不是示軟,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變。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世界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特朗普政府是幾十年來與中共政權交手最激烈也最複雜的一屆美國政府,美國的決策精英對中共政權完成了一次歷史性的認知革命。由於在疫情問題和香港問題的重大錯誤,習近平正處在他上台以來最危險的困境之中。即使特朗普沒有能勝選,這些鷹派們也造成了一個新一屆美國政府難以逆轉的態勢。
——中國的「香港國安法」,設計成「全球國安法」,難怪他們人大162個常委15分鐘通過,敢情中共要當世界員警,可以全世界隨意捕人了。習近平原先還只敢想「中國五步支配世界」,拿到香港居然可以借它搞「全球國安法」了,這個念頭看上去很 stupid,但那確是他腦子裡的東西。
——「港版國安法」終於出台,不僅正式宣判了港人自由的死刑,也把世界帶入了堪比二戰前夕的險境。習近平當然不會投降,一方面是因為他自認還有牌可打,但也有更深層的原因,就是他自認無路可退。在無牌可打的情況下,習近平無路可退這個因素正在成為中國和世界一個越來越重大的不安全因素。
——自中共在上月宣佈以後,我必須避險,不再各種國際連結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繼續日常反抗,繼續國際線,就是自己實踐的抉擇。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際,即使絕非易事,也要嘗試肩擔得起這個重任,在國安法正式來襲香港前的倒數日子,把握每個得來不易的機會,力挽狂瀾。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幾年來國家政治之逐漸全面倒返毛氏極權與國際體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一危殆景象有待於即刻撥亂反正,重歸”立憲民主、人民共和”。
——特朗普對香港的制裁手段似乎後退了,而且不夠具體。美國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犧牲。正如制裁北韓、伊朗,北韓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犧牲。問題是縱容惡的話就會令惡更囂張。香港年輕人去年決意攬炒,就是不惜犧牲也有抗拒強權的壓迫。
——HK具有一種重要的二元性。一方面,它是中國這個大陸法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另一方面,它又和整個海洋世界分享著同樣的普通法秩序。這樣一種二元屬性使得HK成為中國連接世界的樞紐,其作用在中國內部獨一無二,無可替代。

頁面

訂閱 國際關係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