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關係

New!
——習近平對香港和新疆鎮壓之決絕,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後,他對世界問責壓力毫不理睬,說明他的權力之旅,進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戰他的權力和意志,都會遭到不顧後果的打擊。面對內部嚴重分裂的美國,習近平會對美國民主價值和秩序,發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勢。
New!
——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最後當選,都不是因為誰有一個能得到多數選民支持的願景,而主要是因為有太多選民更不喜歡那個敗選者。這正是美國政治深陷領導力危機最明顯的癥候。美國政治的領導力危機帶來了這樣一種危險,沒有能力有效地對爆發內部危機的中國進行積極干預。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由於中國過去長期奉行極左,反「左」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國的極左和西方的所謂「白左」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中西之間的「左」、「右」對接變成了一場跨洋誤會。這場誤會不僅會讓我們失去反極權的同盟軍,而且已經產生了自由派內部的價值觀混亂,甚至可能改變「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中美關係惡化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從7月開始兩國進入了冷戰狀態,中美兩國在軍事、諜報、經濟和政治領域開始了全方位對抗。雖然中共在貿易和技術上高度依賴美國,卻仍然堅持以美為敵和對美強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懼症」和「政權虛胖症」這兩種紅色政治基因。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所謂「新冷戰」,美國採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動出擊,如入無人之境。而中國,既有騎虎難下,騎上去容易下來難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沒有真正的盟友。從這個意義上講,「新冷戰」根本不是冷戰,如果一定要說美中之間會有一場「新冷戰」,它要真打起來,可能就「首戰即終戰」。
——聯合國成立七十五周年大會上最矚目的是特朗普及習近平的發言,從中大家不難警覺新冷戰正式揭幕。聯合國成立的目的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避免任何大規模戰爭,儘可能維持和平。目前的聯合國需要美國,但美國不需要聯合國。若改變不了現狀,美國大可退出聯合國,並成立以自由民主國家為成員的國際組織。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圍剿中國的戰略進展神速,以至於胡錫進都不得不發文糾正中國人「全世界都是中國的敵人」的「錯覺」。在這個形勢下,習近平不僅沒有逆轉大局的能力,而且發現,他掙扎用力越猛,反而會加速自己的死亡。
——中共和中國沒有能力解決自己的政治問題,將對美國越來越構成一種更加難以對付的挑戰,即中國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戰。在我看來,無論是美國的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無論是美國的鷹派還是鴿派,事實上都沒有準備好應對這個挑戰。
——中國人關注美國大選,更多的還是關注候選人對華政策。數天前通過的美國民主黨最新黨綱顯示,民主黨在對華政策的強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和共和黨並不相上下。事實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關係中,誰當總統也許已經不是關鍵了。

頁面

訂閱 國際關係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