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中國人權 獲悉,雲南省楚雄市異議詩人 王藏 與妻子 王麗 先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二人案件已於9月中旬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據報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獲釋後所發表的言論、接受的採訪、書寫的詩歌文章、以及行為藝術為依據。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盧思位律師和北京的張磊律師在楚雄市看守所會見了王藏,其狀況尚好,他非常感謝外界對他們的聲援、支持,但為妻子被捕尤其為四個孩子的生活、學習、安全深感擔憂——四個孩子分別為11歲、8歲和一對4歲的雙胞胎。 王藏是於2020年5月30日被從家中帶走的,當時現場警察數十人。...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中國人權于2020年7月2日按:始於2015年7月9日的“ 709大抓捕 ”即將五周年,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況不見改善,反而愈加惡劣。2020年6月30日即香港回歸紀念日前夕,中共政府緊急推出香港國安法,將施行於內地的打擊“國安犯罪”的那套違反人權的制度強加於香港。香港人一旦被以“莫須有”的理由扣上“國安犯罪”的帽子,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 陳建剛律師 記錄的會見謝陽筆錄有著現實的借鑒意義。 陳建剛律師是“709大抓捕”事件中 謝陽律師 的辯護律師,因為揭露謝陽被酷刑的情況而遭受中共當局打壓。2017年1月陳律師公開了 《會見謝陽筆錄》 及視頻披露 《陳建剛律師:會見謝陽始末,駁斥無良官媒》 。...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失去自由兩年多,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下文為許豔總結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余文生律師案:妻子許豔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2020年2月11日,許豔向徐州市檢察院,針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劉明偉法官,超期羈押、久拖不判問題,進行了投訴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久拖不判行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2020年2月22日,許豔去郵局給余文生律師匯錢,但是沒有匯成。...
——有一批人始終懷揣八九信念,31年來癡癡以求,竟致大部分時間陷身牢獄。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運動傳承在這片土地的靈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實的守墓人,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八九守靈人。謹向陳西、劉賢斌等八九守靈人致以崇高敬禮!​​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7月1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的代理律師張培鴻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未果,但從檢察院得知,王怡案已於7月15日送檢,除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項“非法經營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狀態不錯。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規模抓捕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教會創辦人王怡牧師夫婦、長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帶走,其中半數很快獲釋,但許多人仍被關押幾天到幾個月的不等時間,王怡和妻子蔣蓉都被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蔣蓉於2019年6月11日獲保釋後被監視居住,但王怡和教會其他4位成員仍被當局秘密監禁,不被允許會見律師。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張培鴻律師 今天(...
在服滿兩年刑期後,著名維權律師 江天勇 本應於今天獲釋,但在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下,他卻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失踪。前往位於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據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的推文說,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國保人員「陪同」從河南信陽老家出發前往新鄉,下午5點20分家人與他們通過話之後,再沒有他們的消息,兩人的手機一直關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國際社會萬萬不可接受中國正在施行的極權主義計劃,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個鎮壓階段。只有在一個持續踐踏人權和人類尊嚴的無法無天的政權中,才會有人因合法行使權利而受到監禁,...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頁面

訂閱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