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中國人權: 謝謝你抽空接受我們的採訪。現在正是香港人民爭取民主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時刻,面臨非常復雜的局面。你是香港著名的資深律師,曾經鼓舞了一整代人,包括我們這些一直在國外從事法律工作的人。你是否可以先大致介紹一下目前香港普選所面臨問題的法律基礎? 李柱銘: 30年來,我們一直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運作。我們是在中國對香港基本政策的范圍內爭取民主。中國在香港的小憲法《基本法》中向我們承諾了普選權,但卻拖延了兩次,而且每一次都是五年。 直到最后,我們才被告知可以在2017年普選產生特首。在今年8月31日,北京又決定,雖然香港民眾可以在選舉中“一人一票”,...
隨著佔中運動的和平收場,香港的民主鬥爭翻開了新的一頁。這一場為期兩個半月的大規模公民抗命運動具有前所未有的規模、史詩般的表現以及可能對香港政制發展的持久性影響。同時,佔中運動也存在很大的爭議和分化。故在塵埃散盡之後,香港需要做一些嚴肅的反省以重拾其核心價值、重新定義其身份以及確定其在中國的定位。 “一國兩制”的重負 香港是中國治理的難題。對北京中央政府而言,香港在許多重要方面仍是未知水域。儘管中國政治和經濟實力雄厚,香港則向北京證明了其試圖對港進行媒體審查、壓制公民社會和主宰司法體係幾乎不可能實現,即便得逞,也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和麵對諸多的困難。...
佔領華爾街轟轟烈烈,從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台灣太陽花學運更威猛,激進學生不僅攻占立法院議場,甚至一度衝進行政院,但也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獨獨在中國大陸,“境外勢力”操縱成了當政者的口頭禪。對民間抗爭,“境外勢力”操縱的標籤往往一貼就靈,當政者不僅可免於問責,更可獲法外授權以鎮壓抗爭民眾,殺一儆百。 不幸,這風氣也蔓延到了香港。明顯的標識,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電視講話。他在講話中抨擊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國勢力支持操縱”。但諷刺的是,就連建制派代表人物範徐麗泰也不得不承認:“沒有人給我看過真憑實據”,“這個是一個懷疑”。堂堂特首滿口謊言而不顧起碼尊嚴,香港政治的“大陸化...
2014年9月24日 現在好像掉轉了。這個“一國兩制”做得到的。不過我相信,現在中國的領導人希望現在中國的周永康可以像我們的周永康那麼可愛,對不對? 《基本法》起草的時候,總共有59個委員,香港有23個,只有兩個是民主派,司徒華和我;那我就是死剩的那一個。 我記得,30年前,剩兩天,84年9月26號,我在政府新聞處,是事先給了本《聯合聲明》看的,這是未頒布之前給我看,是不可以公開的。看完以後,我很開心。因為我看到,“一國兩制”是完全可以真的成功的。因為可以選特首和立法會由選舉產生。我是很開心的。但是到現在普選還沒能夠落實。等了一次又一次,本來07、08沒有,2012沒有,...
在香港民眾要求真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和平地進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對金鐘佔領區進行了清場。但是,並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樣——清場會解決一個“政治麻煩”;恰恰相反,正如一個抗議標語所宣布的那樣,這意味著港人為保衛香港的未來所進行的公民抗命的“雨傘運動”,實際上“才剛剛開始”。 當香港抗議人士宣布將以不同的方式繼續開展公民抗命運動的計劃時,這已經証明:沒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夠阻止香港的政治環境和人們政治參與意識所發生的重大改變。 兩個多月來,香港特區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無力對一個政治問題拿出一個建設性的政治解決方案。與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在抗議地點的每個角落,...
為迎接光輝歲月 為迎接光輝歲月 風雨中抱緊自由 經過徬徨的掙扎 我們可改變未來 自由之匙 黃絲帶/雨傘/獅子山 HK♥鳩嗚
當香港的抗議者挺身面對警方對旺角佔領區的清場時, 彼得•蓋布瑞爾( Peter Gabriel)、 暴動小貓( Pussy Riot)、鐵與酒(Iron & Wine) 等人紛紛發送照片和信息,對他們表達支持;這些照片和信息被用投影機投射到位於香港“佔中”運動中心的金鐘區的列儂牆上。 流動媒體藝術計劃“並肩上:佔中打氣機”今天發布了一段 視頻 ,並啟動“【行動升級】並肩上:佔領打氣機2.0!”,呼吁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邀請他們心目中的英雄拍一張照片、寫一段打氣信息傳給他們以支持香港的抗議者。目前他們已經收到來自70個國家的30,000條給他們打氣的信息。在照片中,蓋布瑞爾、...
在香港進行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已有50多天了,時至今日,運動已是強弩之末,很難挽回敗局了。但一次失敗代表不了什麼,也決定不了什麼,史上的公民抗命活動多以失敗而告終,這是組織者從一開始就應該想到的。如果不從失敗中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那這次失敗就算白費了。現在差不多是該作總結的時候了。 這次香港的“佔中”活動其目的在於爭取真普選,也就是真正的民主,提到民主,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篇文章,題目就叫“民主”。下面就翻出來給大家瞧一瞧。 民主 突然想起一個故事,由親身經歷改編: 一日姑姑的朋友要請姑姑吃飯,那日我住在姑姑家,所以姑姑要帶上我和弟弟。弟弟很不情願,...
9月28日的何雪瑩: 要是我告訴你,這一個月來我怎麼過,看到甚麼聽到甚麼,你準會罵我是個騙子。 那個星期天中午,你趕到金鐘。朋友告訴你說人很多,已經迫到出夏慤道。於是你由灣仔告士打道進入,等S前來會合。你告訴他說:「連演藝門外也已經坐滿人了。」 由細到大,你都怕迫又怕死。於是你沒有擠進金鐘道,留在告士打道,相信那邊不會有衝擊。你還跟S說:「哪裡需要增援,我就往反方向走。」 你走上了天橋。電話響起,是Y。「警察在夏慤道已經出催淚彈。」他在灣仔辦公室看直播。你放下電話,幾分鐘後,又是Y。「警察瘋了,你認真想想要不要離開,過來我這邊暫避。」怕死的你同時間接到母親的訊息,求你離開。你到達Y的辦公室,...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頁面

訂閱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