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New!
——《联合声明》在1984年公布时,中共是故意不把香港事务视为中国内政,反而是主动将香港问题国际化,藉以对外展示一国两制的成功。既然如今双方都认为对方毁约,违反国际法,那么,中、英两国政府都应立即把事件交由联合国 / 国际法院来审理、裁决,尽快还香港一个公道吧!
New!
——中国灾难的根源,就是当权者拥有了最高权力还不够,还要把这种权力变为终身的独裁权力,六四的灾难、香港的灾难和正在来临的经济危机,都是这种腐朽帝王思想的产物。在六四31周年来临时,全世界都意识到,已经到了消除中国皇冠的时候了。
New!
——香港抗议六四屠杀的象征符号曾是华叔,三十年后集权制度终于沦陷香港,民间“揽抄”抗议很悲壮。今天黎智英誓言“牺牲”绝不撤离,不会像李嘉诚那样选择逃离,而是与香港共存亡,这将重塑香港抗议领袖的新一代符号。
New!
——在西方的“接触政策”、金钱和科技的帮助下,六四屠杀后,中共专制政权日益强大并逐步向全球渗透扩张。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掩饰它的国际野心。近几年来,西方终于开始警惕中国对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胁,并采取措施进行围堵和反制。尽管已经很晚,但晚做总比不做要好。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New!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New!
——时间会流逝,记忆会淡漠,但雕塑会纪录下今天发生正邪对决的每一个悲壮和英勇。香港的手足们,你们的牺牲不会被忘记,雕塑就是你们历史的勋章!香港黄丝手足们,你们的抗争得到了所有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的坚定支持。我们一直与你们站在一起!直到胜利!
New!
——习近平敢于不按牌理出牌并不是因为有甚么雄才大略,而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绝对不能允许香港的抗议运动成为中国民众反抗极权统治的样板,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尤其是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他宁可毁掉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也在所不惜。
New!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New!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New!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頁面

訂閱 香港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