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論自由

【陳平福】文章說,1,059人簽名支持陳平福、反對以言治罪、保衛言論自由。這一抗爭是63年來中國人民爭取言論自由的繼續。甘肅蘭州下崗教師陳平福,因在網絡發表批評政府的文章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起訴,法院於2012年9月4日開始審理陳案。
【陳平福案】這封由30人聯署的呼籲書說:對失業教師陳平福因在網絡上發表表達不滿的文章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起訴是“一起典型的以言治罪的案例” ,向全社會發出了“拿普通公民開刀”的恐怖信號;而這件事發生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也是挑戰即將上任的新一屆中共領導團隊:十八大之後,每一位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將會遭遇何種處境?”呼籲書籲請大家參加聯署,以支持陳平福、反對文字獄。
“林昭遺產的守護者”群體16人獲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推動中國進步獎”。推薦詞說,“三十多年來,正是他們不畏艱險,精心保存了林昭用生命鑄就的精神遺產,使得對中國極權專制批判的最強音得以流傳下來……”
“中國當代藝術是時尚的一部分” * 艾未未採訪記,2008年 正值 2012 年愛麗森 • 克雷曼製作的紀錄片《艾未未:道歉你妹》與廣大觀眾見面並受到好評之際, 中國人權 將 2008 年中國一家媒體對艾未未的採訪記翻譯成英文在此發表,以饗讀者。
在中共準備召開十八大進行權力交接之時,中國政治最高層正在發生什麼?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試圖揭開那個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棄薄保黨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我此刻站在這兒,從尊敬的卡普欽斯基夫人手裡,領取這項至高的褒獎,內心感到榮耀,卻不安。因為我書中的一個人物,一個叫李必豐的詩人,被關在中國的監獄。 在23年前,中國發生了天安門大屠殺,20多萬軍隊合圍北京城,把有數千萬老百姓投入的街頭運動活生生地鎮壓下去,近3000名抗議者被射殺,好幾萬政治犯坐牢,李必豐和我,也被脅裹其中。
閱讀訪談錄的藏文版本,請點擊 這裡 。 為了給父親還願而最後成了為所有流亡藏人所創作的藝術作品。 2011年,居住紐約的西藏藝術家丹增熱珠將20噸西藏高原的泥土,穿越邊境管制,經過尼泊爾,進入流亡藏民居住地的印度達蘭薩拉。 10月,他在西藏兒童村小學,用西藏運來的泥土建造了一個平台。在隨後的三天之內,許多流亡藏人踏上了他們故鄉的泥土——尊者達賴喇嘛為之祈福的土地。 2012年6月,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與丹增熱珠進行了交談。 譚競嫦 :你說你被達賴喇嘛召見時沒時間做準備。除了穿上傳統藏袍外,你還要做什麼準備呢? 丹增熱珠 :如果是記者,我知道他們會問些什麼。謁見尊者則不同。...
榮念曾談批判性思維、創造性和呼籲藝術 “天天向上”是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對中國兒童的著名語錄——提醒他們要好好學習,為將來的理想奮鬥。 “創造性對社會發展、政治發展和文化發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說的創造性不僅僅指藝術文化、唱歌跳舞的創造性,更多是指另類思考方式,即批判性思維。我認為,創造性是最重要能量,可以從批判性思維中產生;同樣,創造性也會導致批判性思維。 ”
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喝茶”通常指因為你的言論或你的公民行動被警察、國安約談,其實多數時候是沒有茶喝的,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戰勝“喝茶”恐懼,學會跟專政機器打交道我覺得很有必要,我也是從起初的“喝茶”恐懼到經歷到後來習以為常的。當然這個“喝茶寶典”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經驗與各位即將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況會因為自身和所處的環境不同而異。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頁面

訂閱 言論自由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