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異議人士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四川維權人士黃琦的辯護律師隋牧青在約定好的閱卷時間前一天,被檢察院通知說由於承辦檢察官出差而取消閱卷。鑑於此次與上次非法拒絕律師閱卷的理由一樣,隋律師回复說,他不接受綿陽市檢察院再次變相拒絕律師閱卷的非法行徑;檢方負有無條件為律師閱卷提供便利的法定義務,若檢方確有困難,應明確辯護律師到底何時方便閱卷。 黃琦於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處於審查起訴階段。 黃琦案最新情況說明 隋牧青律師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約五時許接四川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員電話,稱之前與李靜林律師約定本月十二號(明天)閱卷(黃琦案),現接領導指示:黃琦案系省檢督辦案件,...
江蘇異議人士楊天水2005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徒刑,在刑滿之際因查出腦瘤被保外就醫。當局不允許楊天水出國就醫,而在國內30萬元的治療費用其家庭無力承擔,友人呼籲各路朋友提供捐助,以使楊天水獲得救治。 楊天水急需援助 友人 2017年8月16日 楊天水,1961年出生,本名楊同彥,江蘇省泗陽縣人,曾任職江蘇省社科院,知名異見作家,獨立筆會成員,八九民主運動親歷者,中國民主黨發起人之一。 曾因參與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於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重判10年,剝權4年,2000年5月出獄後,繼續投身於民主事業,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2005年12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
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4歲老母蒲文清發表公開信,再次呼籲政府從人道主義出發,允許黃琦保外就醫。黃琦患有多種疾病,包括腦積水、腦萎縮、肺氣腫、腎囊腫、肝囊腫等,上月28日律師首度會見黃琦時,發現黃琦手足、臉部浮腫。黃琦在看守所每日被強迫站立值班4小時,蒲文清擔心這樣持續下去,重病纏身的兒子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在獄中。 黃琦母親蒲文清的公開信 我是黃琦母親今年84歲,我兒子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強行帶走,於2016年12月16日逮捕,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現已被羈押249天。...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江蘇蘇州異議人士顧義民於9月9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其律師要求會見被拒絕,其妻找丈夫被忽悠。有孕在身的妻子質問這到底是什麼機密大案,辦案人員為何見不得光,是否有人性。 顧義民案 今天是10月31日,顧義民已經失踪快兩個月了,在這一個多月裡我一直在尋找,蘇州公安局去了好幾次,電話打了好多個,聽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是辦案人員,具體事情我不清楚,我會替你向上級反映的”但是他們的反映永遠都是忽悠……記得上星期我打王天宇警官(警號:642410)電話(0512-65225661--21872)他說:上次你律師來時我們安排了會見,但是你律師走了。...
全國范圍內的大抓捕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壞消息傳來。維權律師浦志強、劉士輝、唐荊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聖觀法師、謝文飛、楊崇、賈靈敏、郭玉閃、寇延丁,記者和學者高瑜、徐曉、鐵流,紀錄片制片人沈勇平,藝術家王臧、追魂、陳光,等等。 有人解釋成政法系統濫用警力、警察權失控;有人解釋成中央派系斗爭,也有人解釋成習近平為了穩固自身權力而採取的應急手段,這恐怕都不對。這一波對民間社會的大規模鎮壓,是從去年抓捕“西單四君子”開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在西單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當場被捕,正式揭開了當局鎮壓新公民運動和公民社會的序幕。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的重慶資深異議人士 許萬平 ,在服刑9年後,於4月29日提前獲釋。 中國人權 從國內消息來源獲悉,許萬平今天早上6:30獲釋,由獄方送回家中。他的刑期本來是到2017年,但提前獲釋,仍有4年的政治權利剝奪期,因此他有些話不方便說。他在獄中身體一直不好,出來後準備檢查一下身體,並需要調養一段時間。他感謝各界朋友們對他的關心。 許萬平在獄中時,患上腸胃和前列腺等方面的疾病。他因腰部長時間疼痛,曾多次要求監獄方面讓他做一個全身檢查,家人也希望當局能允許他保外就醫,但均遭拒絕。許萬平的母親於2013年10月10日去世,家人為許萬平提出奔喪申請,也被獄方拒絕。...

頁面

訂閱 異議人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