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異議人士

New!
——7月,美國對中共的政策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這個政策得到了兩黨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為選舉的原因導致政策轉變。中共利用武漢肺炎大流行而加強的戰狼外交,也在這個新形勢下放慢了腳步。這是在觀望猶豫,在等待美國大選出現中共所希望的結果。
——曉波寫過一篇文章《超越始於恐懼》,承認恐懼,並進一步論證人類為了擺脫恐懼,才去超越的,沒有恐懼,人類就只能平庸。中華民族自「六四」後真是被恐懼魘住了。如今這個「喪魂失魄」的民族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膽」了。這一點,正是劉曉波存在的歷史意義。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7月1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的代理律師張培鴻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未果,但從檢察院得知,王怡案已於7月15日送檢,除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項“非法經營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狀態不錯。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規模抓捕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教會創辦人王怡牧師夫婦、長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帶走,其中半數很快獲釋,但許多人仍被關押幾天到幾個月的不等時間,王怡和妻子蔣蓉都被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蔣蓉於2019年6月11日獲保釋後被監視居住,但王怡和教會其他4位成員仍被當局秘密監禁,不被允許會見律師。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張培鴻律師 今天(...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據國內消息,中國「兩會」開會以來,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86歲的母親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監控,不准離開社區,也不被允許探訪。3月11日,蒲文清在準備去四川省公安廳反映黃琦被超期羈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應有的治療問題時,在地鐵站與幾名公安人員發生衝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處受傷。下午,公安人員到其家中宣佈現在暫時不允許她到綿陽去探望黃琦(實際上蒲文清從未被允許過探視黃琦),也不允許她離開其社區。據監控人員透露,對蒲的監控至少要一直持續到「兩會」結束。 黃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當局以其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2018年12月10日,劉正清律師到綿陽市看守所會見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得知:兩名駐所檢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見黃琦,要求他放棄幻想,主動認罪,否則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綿陽中院法官和審判長先後到看守所與黃琦見面,要求他查閱案卷材料,被黃琦拒絕。黃琦說:“我只在法庭上、兩位律師在場的時候充分的舉證、質證、認證。”審判長告訴黃琦,他的保外就醫申請未獲批准。12月7日綿陽中院給他送達庭前會議《傳票》。黃琦說他一定會抗爭到底,並希望大家多關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蹤的他的母親蒲文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會見律師時告知,當日上午綿陽市中心醫院的三位醫生到看守所給他會診,測出其血壓至危:170/100,而之前醫生給他開的藥看守所並沒有給他吃,這是他的病情惡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會見筆錄 時間: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 會見人:劉正清律師 被會見人:黃琦 問:請你將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綿陽市中心醫院王松等三人對我進行了檢查:肌酐205...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進入尿毒癥,看守所本來決定在看守所醫院給黃琦騰出一間房讓黃琦入院治療,並安排多名在押人員看護黃琦,但該方案被辦案單位以不講政治為由予以否決。蒲文清指辦案單位是慘無人道一步步地把黃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禍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當局急送黃琦住院治療,並追究阻止黃琦入院治療的責任人。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頁面

訂閱 異議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