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在沉寂了近一個月後,胡溫當局終於出手,宣布薄熙來“涉嫌嚴重違紀”,停止其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的職務,立案審查。十八大前中共黨內高層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暫時告一段落。這些天來,北京政局波詭雲譎,各種謠傳紛起,不僅老百姓議論紛紛,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體也攪進來,釋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輿論幾近失控。對此,凡是經歷過文革的,很自然會聯想起“四人幫”垮台前一年那個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滿天飛的原因,恰恰是由於當局處理薄熙來問題黑箱作業,遲遲作不出決定來。難產的原因在於薄的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僅牽涉十八大前太子黨與團派之間的權力博弈,而且涉及黨內意識形態之爭,如何評價薄主導的“重慶模式”...
“兩會”剛剛結束,北京政壇就傳出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的消息。儘管官方報導的用詞很謹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職”,而且還稱為“同志”,但可以說薄已經出局,那個空頭政治局委員的頂戴何時被摘除,恐怕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曾幾何時,薄權傾一方,炙手可熱,現在卻落得有家歸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監視居住,成為刑訴法第73條的頭一個犧牲品,這不能不讓人感嘆歷史的捉弄。 胡溫對薄熙來亮劍,從日前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上的說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軍事件時,專門講了一段話,提到否定文革的歷史決議和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的路線,隱指薄違背黨的路線方針,另搞一套。對黨的高級幹部來說,...
中國的“兩會”早已失去參政議政的功能,淪為當局的橡皮圖章。不僅如此,近年來“兩會”與時俱進,已經不僅限於“人大代表舉舉手,政協代表拍拍手”,而是成為一場奢華的政治版“春晚”,任由富豪炫富。今年則更甚,代表們輕裘寶馬,渾身珠光寶氣,手上戴著24萬元的手錶,腰上繫著價值萬金的腰帶。這與普通民眾日益艱難的生活現狀形成強烈反差,引起民間輿論的強烈抨擊。 當局一面號召民眾學雷鋒,另一面卻放縱奢靡之風,是在自打耳光。不過,當局這樣做實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是營造太平盛世景象,掩蓋已經逼近全面爆發的社會危機;二是轉移民眾視線,緩和王立軍事件對政局的衝擊,穩住十八大的陣腳。為此,官方新聞發言人有意放煙幕彈:...
習近平訪美前夕,後院起火,爆出驚天事件。“打黑英雄” 和操刀手、重慶市原公安局長王立軍日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 “滯留一天”。這不啻是一枚重磅炸彈,給北京政壇造成很大衝擊,問鼎下一屆中央常委的熱門人物薄熙來首當其衝,打亂了十八大原有的人事佈局。而且官場內鬥的醜聞演成國際事件,使當局大失顏面。這正應了那句 “天下未亂蜀先亂” 的老話。 薄熙來是中共太子黨的一員大將、坐鎮重慶的一方諸侯。與中共官場的傳統不同,他雖被外放西南,但不甘寂寞,把 “唱紅打黑” 作為搏取上位的敲門磚,創造了“重慶模式”(唱紅、打黑、民生工程),搞得風生水起,贏得國內左派一片喝彩。但他求官心切,違反了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龍年伊始,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訪美行程,引起各方矚目。因為這不是一般的兩國領導人之間的互訪,而是中美兩個大國新一輪的博弈。在時間上,又恰逢中美簽署上海公報40週年,中美關係面臨著檢討反省和重新定位這樣一個重要的時刻。中方的出場人物是即將接班的中共第五代領導人,更增添了戲碼的份量。 中美關係正處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說來也巧,習近平訪美行程中到白宮作客那天,恰好是西方的情人節;不過在現實中,中美兩國的蜜月早已過去,如今面臨政治、經濟、外交各方面的摩擦和衝突,較量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對中國來說,對美關係是重中之重,一旦處理失當,就會牽動大局,影響所及就不僅是外交領域,而是會殃及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
新年伊始,中國政壇暗潮洶湧。中共十八大已進入倒數計時,黨內各派勢力短兵相接,祭出各種武器,力圖壓倒對手,主導人事佈局。近日,大陸媒體借紀念鄧小平南巡講話20週年,又把作古多年的鄧小平搬出來,用他當年南巡時講的兩句話來影射現實,似乎頗有來頭,引起人們的關注。 據《南方日報》報導,當年報導鄧小平南巡長篇通訊的作者表示,有一個“最遺憾的地方”,就是沒有把鄧南巡講話中的兩句話寫入報導,其中一句是“不要搞政治運動,不要搞形式主義,領導頭腦要清醒,不要影響工作”;另一句是“年紀大了,要自覺下來,否則容易犯錯誤……我們這些老人應該下來,全心全意扶持年輕人上去”。 在十八大權爭正難分難解之際,...
《 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 》 陸恭蕙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0年7月(HC),2011年2月(PB) 精裝與簡裝:372頁 當在香港長大的陸恭蕙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她對中國共產黨在當時英國殖民地所扮演的神秘角色就很著迷。但是,數十年後的今天——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也已將近15年了,中共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所作所為仍隱匿在秘密之中。陸恭惠稱她的《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一書是一部中共在香港濃縮了的歷史。她在書中指出,中共在香港的地下狀態是許多領域裡存在問題的根源,它滲透社會經濟的各方面,但卻永遠無須真正對香港的任何人負責。 陸女士是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鮑朴(新世紀出版社) :關於記錄的保存,在大陸有一個對比鮮明的例子。我們在做一本關於毛澤東的大饑荒的書,一位香港學者去了大陸幾十個中央和省級的檔案館,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來的1960年的有關記錄。在甘肅,有一套設法保存下來的用數碼恢復的1960年的吃人記錄:誰吃了誰,怎麼吃的以及什麼時候吃的。我們的書裡有那個名冊。因此,在大陸不同的是,至少在過去一切都是相當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現在怎樣,因為情況在變化中。他們只是要把它們保密而已,就是這樣。雖然沒有人可以獲取這些記錄,但它們是在那兒的。但現在,人們卻是通過手機打電話,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書面記錄。所以我想,...
我想說的主要有兩點,這是根據我自己在管理一個環境政策智庫和我在與大陸的決策者和政府官員——既有在北京中央當局的,也有地方當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學到的經驗來說的。
中國是一個被政治學家們稱之為有著許多「國家性質」問題的國家。這就是說,就其地域疆界或其成員來說,其「國家」本身的概念沒有一個廣泛的共識。有很多的例子:它們是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卻不是百分之百地認同官方概念裡的「中國」。我們都知道這指的是台灣、西藏、新疆、內蒙古以及在朝鮮、泰國和緬甸邊境上的人口。香港和澳門是另外的例子——儘管其各具特色,但卻一起構成中國的國家性質不穩定這一問題的例子。 在我看來,在這些不同的例子中,香港在某些方面對北京來說風險要小得多。顯然,它地方很小,而且在經濟上具有依賴性,沒有那種現實的、尤其是台灣所擁有的分離的選擇。西藏和新疆等地區也具有這種選擇,儘管可能性微乎其微,...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