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審查

前面我們討論過,如果我們有一個案件,是不是一定要讓它在媒體上曝光。我認為曝光肯定是有用的,但關鍵是怎麼做。在你做之前,你必須瞭解媒體的狀況。香港的媒體環境是比較特殊的,因為它毗連中國大陸。基本上,有兩個因素會影響到香港的媒體環境,一是大陸的審查制度,二是互聯網和新媒體的出現。 大陸的審查制度造成了一個禁區,在大陸有些書不能印,有些問題傳統媒體不能碰,所以這些材料就流到了香港。其實,這種情況過去25年裡一直存在,而現在這一點已經更加清楚:到香港出版是大陸人可以做的一個選擇。現在不同的是,10年前沒有很多大陸人知道他們其實可以在香港出書,但現在人人都知道,如果他們在大陸不能出版的話,...
H.W. 一位媒體評論家揭示了西方媒體公司為進入中國市場所付出的代價。 與中國市場因經濟增長迅速而受世界青睞一樣,中國媒體市場也因為人口眾多以及潛力巨大而受到國外新聞媒體的重視。但30年來,中國經濟開放和增長並沒有因經濟發展而導致實現政治民主化,如清華大學的學者秦暉所說,中國在經濟上對西方的影響是雙向的,中國因素——即所謂“低人權優勢”,對西方國家的社會福利和勞工權利形成挑戰,中國的經濟發展影響了全球資本主義;同樣,中國國家控制和壟斷的新聞和輿論市場也對試圖進入中國的西方媒體公司產生影響,不少西方媒體為了進入中國而付出犧牲其某些原則的代價。...
2010年3月24日 1 由中國人權翻譯 有關中國的最新情況 讓我們從谷歌在中國的最新情況開始。 2006年1月,我們啟動了在中國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國”網站(Google.cn)。我們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讓中國人民獲得更多的信息和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比我們因同意審查一些搜索結果帶來的不愉快更重要。雖然我們面對挑戰,尤其是在過去一年到一年半時間裡,但我們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國,谷歌已成為第二受歡迎的搜索引擎,僅次於百度,而我們是第一個讓 用戶 瞭解根據中國法律其搜索結果已被過濾的搜索引擎。我們的地圖、手機和翻譯服務的使 用率快速增長。從商業觀點看,...
李丹 2007年8月,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了已經有至少5家中國互聯網創業者推出了Twitter類型的網站, 而這時距原版的Twitter開張才不過一年半而已。現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國際上成功的網站模式,在中國都已經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了最新的中國網絡普及狀況數據:中國網民人數已經達到4.04億,而一年前這個數字是3.84億,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萬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28.9%,有99.1%的鄉鎮接通了互聯網,超過95%的鄉鎮接通了寬帶,3G網絡已基本覆蓋全國。 1 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不僅城市的白領、大學生、知識分子,...
何清漣 互聯網為專制國家的公民社會誕生創造了發展空間。近兩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在一些非民主國家有了驚人的發展,而且成了這些國家草根民主運動的載體,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選當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發洩不滿、相互串聯以及向外界傳播即時信息的一個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閉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網站後,還是有很多示威者通過使用國外代理服務器的方式突破網絡封鎖,並通過Twitter散發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選事件被國際社會稱之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事件及五區總辭事件中,...
羅傑·丁高戴恩 由中國人權翻譯 一、用戶多元化 二、本地適用 三、可持續性網絡和軟件開發 四、開放式設計 五、分佈式結構 六、上網安全 七、不承諾能為整個互聯網加密 八、快 九、軟件和更新易獲得 十、不把自己作為翻牆工具推銷 當越來越多國家對使用互聯網進行鎮壓時,世界各地的人們正轉而尋找反審查軟件,以使他們能夠進入被屏蔽的網站。這類軟件也被稱為翻牆工具,是為了應付對網絡自由的威脅才被創造出來的。這些工具擁有不同特點,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對用戶來說,瞭解使用這些軟件的優缺點十分重要。
賽斯•肖恩 由中國人權翻譯 許多互聯網用戶都知道,他們在上網做很重要的事情時,應該注意尋找瀏覽器上帶有鎖頭的圖標。有些用戶也很清楚,那鎖頭的標志應該表明自己的通訊是“安全的”--保密的,並且在某種意義上是經過驗證的。保護隱私權的倡導者們一向對增加使用網絡加密表示歡迎;谷歌公司推出的以HTTPS自動加密的Gmail、谷歌文件和可選擇的谷歌搜索就是在保護用戶隱私發展過程中的一個最好的正面例子,這一加密功能可使用戶在使用這些服務時不會暴露個人隱私。 1 當用戶在網站名前輸入“https: //”(或自動發送到一個安全的網站)時,可以看到他們的瀏覽器上會顯示出一顆安心鎖,這表明加密功能已啟動。...
麗貝卡麥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則引人注目的聲明震驚了世界——在惡意的網絡攻擊發生後,它正重新考慮在中國經營的問題,而且公司不願意繼續在中國對其2006年1月上線的搜索引擎Google.cn進行過濾。3月22日,谷歌將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國香港的Google.com.hk,為中國大陸的網民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結果。此文首先闡述了谷歌做出這一決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國政府控制網絡言論的各種策略,然後介紹了一些中國公民是怎樣規避和反抗這些策略的內容。
北風 中國互聯網的審查體系分為對外的信息攔截和對內的信息審查。對外的信息攔截主要是由中國政府建造的“長城防火牆”(GFW—Great firewall)來完成的。這方面的論述較多,相關文章可參見維基百科GFW中文辭條。 1 本文主要講述中國政府對內的信息審查體系的基本系統及流程。 中國互聯網對內的信息審查體系一方面是通過行政立法的顯性規則展開,另一方面則依靠傳統的黨務宣傳主管部門實施控制。後者往往使用不會公開的並不一定具備法律依據的內部規則,有時會通過前者來實施行政處罰。在行政立法方面,通過明確的法律條文規定網站的許可及備案來確定網站是否可以合法地存在、刊載和討論時政新聞。...
高文謙 在當今中國,互聯網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參與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識到這一點,展開了激烈的爭奪。中國當局最近頻頻動作,先是重新修訂了國家保密法,明確規定將互聯網和其它公共信息作為監控對象;接著,負責掌控互聯網輿論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會作專題報告,言詞之間掩蓋不住對互聯網失控的擔憂,敦促盡快制定頒布《〈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實施細則》等一系列管理規定,為當局管制網絡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據。 中國當局如此大動干戈,必欲置互聯網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維護極權體制的本性;其二是為形勢所迫——互聯網已經成為挑戰一黨專權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

頁面

訂閱 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