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審查

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期刊《學苑》,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個“有自由、​​沒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鳴。雖然有人為香港是否真的沒有民主而爭執,但“有自由”之說,從來沒有異議,故此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談判達成的共識聲明,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並詳列各種將“依法保障”的自由。有關自由其後由香港回歸後生效的小憲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歸之初的五六年,中國政府似乎並未侵擾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覺不俗,這可從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定期民調結果可見一斑。 [1] 以10分為滿分,香港社會的自由評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間徘徊,而絕大部分時間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
李承鵬 《你刪除得了世界,刪除不了尊嚴》 一文可到轉載此文的 《中國人權雙周刊》 上閱讀。 視頻:李承鵬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書籤售活動現場遭人扔菜刀。轉自土豆網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時至2009年年初,中國官方已經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聯網內容監管機制,對外用“長城防火牆”(GFW)攔截中國境外網站的“不良信息”,對內利用政府工作人員的直接審查和互聯網運營商的間接審查相結合的機制控制境內網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國互聯網新聞網站、論壇及博客等網站內容已經完全受控。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在中共準備召開十八大進行權力交接之時,中國政治最高層正在發生什麼?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試圖揭開那個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棄薄保黨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肖國珍律師】北京律師肖國珍被警方通知約談,她估計與她帶頭聯署李旺陽後援團的事有關。她發布緊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帶走,聲明自己不會自殺。此外,她的一篇關於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 》剛放上博客就被刪掉。該文引用中國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鎮壓抗議群眾“構成以公權力實施的違法犯罪”。作者還就解決什邡警民衝突發出5項呼籲。 緊急發布 肖國珍律師 剛才北京市公安局(單位領導電話告訴我的,也可能是國保)已經到我工作的區域找我。已約定,我明天上午到單位與公安局人員見面,他們將把我帶走到局裡問話。估計是因為李旺陽後援團我帶頭聯署的事。如我失踪,請互相守望幫助。 從現在起,我隨時可能被帶走。...

頁面

訂閱 審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