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羈押

【上海訪民】 2012年7月20日,上海訪民王扣瑪、李玉芳等四人欲前往北戴河避暑,被當局攔截、搜查並遣送回上海關入黑監獄。
【劉凡必】劉凡必,本為一金融詐騙案的受害者,在要求內江市檢察院追究真相討回損失時,言語中得罪辦案人員,後被構陷入獄5年。出獄後他層層上訪,終於內江市檢察院於2010年3月書面承諾一月內退還屬於劉的11萬元,但至今拒不兌現。劉上訪到的各級機關互相踢球,劉感慨自己的命運如同螞蟻一樣。
最近幾天失眠得厲害,過幾天要回新疆準備長期在那裡與胡軍、一個坐輪椅的二級殘疾的​​男人共同生活了。新疆國保會放過我倆嗎?有點擔心。因為我這幾天在上海,又在網上說了些話。華春輝和王譯就是因為都愛在網上說真話,被國保棒打鴛鴦,相愛而無法團聚,甚至在領結婚證的當天雙雙被抓、然後被勞教的,我和胡軍會是什麼命運呢?很擔心。 今年2月15日,剛過完情人節,我和胡軍就前後被兩群國保從他家抓走,國保扣押了我的鑰匙、身份證、銀行卡和包裡的錢,還要我簽了扣押清單,並聲稱要把我送回上海。國保們要我交代了與胡軍的認識過程,是什麼關係。國保認為我不能與胡軍一起生活,除非不在網上說話——為了不被折騰,我都答應了他們,...
[訪民掃墓被抓捕] 上海及其它各地訪民4月4日上午到北京八寶山掃墓,遭警察抓捕關押於久敬莊;同日,祭掃楊佳墓地的10位訪民中有5人被北京警察抓走關押。之後,前去送食品的北京市民李學慧也被警方關押。
[秦永敏]2012年“兩會”期間秦永敏被武漢市青山區公安局行政拘留十天、非法拘禁五天半,其間被非法剝奪了會見親屬和與外界通信、打電話的權利。鑑於過去一年零三個月17次被拘禁,不僅財產損失巨大,而且身心俱疲,加上年歲漸長病痛纏身,目前已頗不堪重負,故決定2012年內專心靜養,謝絕媒體採訪。
【倪榕因嚴打入獄案】八十年代初中央開展的「嚴厲打擊刑事犯罪分子」活動,使許多無辜者含冤入獄。福建公民倪榕因在抓小偷的現場被抓,酷刑折磨後被送醫院搶救四天才脫離危險。他不被允許請律師。福建省永安縣(現為永安市)法院秘密審理其案,庭審只進行了兩三分鐘,法官由借來的飲食服務公司的經理擔任,將他以搶劫罪判刑8年。1983年12月4日他被送到云南省嵩明縣四銀煤礦服刑,因一直不認罪並堅持申訴因而沒有獲得任何減刑,1991年8月12日才刑滿獲釋。他從1984年就開始向各級機構申訴,但至今為止,除了收到「申訴材料已經收到,轉交有關單位處理」之類的函件外,其案件沒有任何單位真正去處理。...
艾未未妻子 路青 致函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以其藝術家丈夫艾未未失蹤長達81天的切身經歷,要求全國人大審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時對其中的一些有關監視居住和拘留逮捕可以不通知家屬的特殊排除條款不予通過。她認為《刑事訴訟法修正案》應限制公安機關執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權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護,真正實現憲法中所體現的基本人權。
【茉莉花活動鎮壓】2011年2月以來,多名維權人士被騷擾、任意羈押、被失蹤、被「監視居住」。其中一些已經釋放但多被禁聲,維權人士劉沙沙針對他們的遭遇,寫下此詩。
今夜我難以入睡 從你消失的那一刻起 就開始了等待 如此漫長,不知道盡頭 昨夜的夢依舊清晰的浮在眼前 自從你走後 我就進入了夢鄉 那裡能和你相遇 你來到我面前 有時候精神抖擻 有時候鬍子一大把頭髮老長 無數的夢,夢裡還是夢 你的夢呢 夢見我們可愛的女兒了嗎 你聽見她們說 爸爸,我好想你了嗎 你知道她們看著你的照片說 我家的大力士,你在哪呢了嗎 你知道班級親子活動時,我又當爸又當媽 我努力扮演著爸爸,但那不可替代 孩子問起我爸爸在哪,什麼時候回來 我說在國外,很遙遠的地方,幫助別人 要很久才回來 很久是多久,很遠是多遠 你正行走在一條崎嶇顛簸的路上 你在不停地歌唱 你夢中的炊煙還在裊裊升起...

頁面

訂閱 任意羈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