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羈押

作者的丈夫唐荊陵一個月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作者在文中詳細講述了丈夫長期以來所參與的各種維權活動,他所倡導和推動的“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以及他和家人因此所遭受的打壓。唐荊陵的維權活動涵蓋面廣,涉及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等,包括呼籲廢除戶籍隔離制度,反岐視(乙肝、殘疾、婦女權益等)、以靜思方式紀念六四、贖回選票行動等。唐荊陵的夢想:“那就是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 我丈夫唐荊陵的自由民主夢 2014年6月16日 2014年5月16日,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帶走,並被抄家帶走兩台電腦、3部手機、1部照相機。...
2014年6月20日, 王清營 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5月16日,王清營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王清營因簽署《零八憲章》丟掉了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的教師工作。他與 唐荊陵 一同推動“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14年6月20日, 唐荊陵 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 5月16日,唐荊陵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唐荊陵是《零八憲章》簽署者;2006年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05年因參與太石村罷免腐敗官員事件,被吊銷律師執照。
6月9日,張思之律師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高瑜,未獲准,看守所卻主動允許他會見了他的另一名當事人浦志強。本文即是張思之律師對關心浦案友人的情況通報,概括了浦志強的談話要點和張律師對會見的感受。文中說,浦志強幾乎天天被提審,有時長達10小時,腿有些腫,再這樣下去,“身體會招架不住”;提審的內容寬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發展對當事人非常不利。張律師提醒友人要有思想上的準備——硬整個“數罪併罰”,何其恐怖? !浦志強5月3日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六四紀念研討會”,5月5日被抄家,5月6日被刑事拘留,6月13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rdquo ;、“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正式逮捕。...
全國范圍內的大抓捕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壞消息傳來。維權律師浦志強、劉士輝、唐荊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聖觀法師、謝文飛、楊崇、賈靈敏、郭玉閃、寇延丁,記者和學者高瑜、徐曉、鐵流,紀錄片制片人沈勇平,藝術家王臧、追魂、陳光,等等。 有人解釋成政法系統濫用警力、警察權失控;有人解釋成中央派系斗爭,也有人解釋成習近平為了穩固自身權力而採取的應急手段,這恐怕都不對。這一波對民間社會的大規模鎮壓,是從去年抓捕“西單四君子”開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在西單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當場被捕,正式揭開了當局鎮壓新公民運動和公民社會的序幕。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2014年5月16日,律師 唐荊陵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關押在廣州白雲區看守所,警察從他家中帶走兩台電腦和三部手機。 2006年,唐荊陵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他是著名維權律師,曾介入一些重大案件,如2012年勞工維權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案、2005年廣州太石村村民要求罷免村幹部事件等。 2008年其律師執照未獲更新。
2014年5月16日, 王清營 被廣州白雲區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被拘留之前,便衣警察搜查了王清營的家,但未出示證件或搜查令,抄走其手機和電腦。 王清營因簽署《零八憲章》丟掉了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的教師工作;他與唐荊陵一同推動“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14年5月20日, 昝爱宗 以涉嫌 “寻衅滋事罪”被带到派出所传唤半天。杭州警方搜查了他家,扣押一部电脑、一个U盘及其他物品。昝爱宗是一位敢言的作家、记者,现居杭州。
2014年5月29日, 王愛忠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並遭警方抄家。王愛忠是廣東維權人士,南方街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自4月下旬開始,獨立中文筆會榮譽理事高瑜女士、理事劉荻女士、會員胡石根等人相繼與外界失去聯繫,律師浦志強、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等人遭警方抄家,浦志強更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獨立中文筆會就此發表聲明,呼籲國內外各界密切關注中國言論自由持續惡化的狀況,敦促中國有關當局遵守中國《憲法》第35條和中國政府已簽署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切實保障公民的言論、集會和結社自由等基本人權,立即查明這些失踪人士的下落,如已拘禁則應立即無條件釋放。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荣誉理事高瑜和理事刘荻等会员先后失踪的声明 2014年5月6日 独立中文笔会深为担忧,...

頁面

訂閱 任意羈押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