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四川維權人士黃琦的辯護律師隋牧青在約定好的閱卷時間前一天,被檢察院通知說由於承辦檢察官出差而取消閱卷。鑑於此次與上次非法拒絕律師閱卷的理由一樣,隋律師回复說,他不接受綿陽市檢察院再次變相拒絕律師閱卷的非法行徑;檢方負有無條件為律師閱卷提供便利的法定義務,若檢方確有困難,應明確辯護律師到底何時方便閱卷。 黃琦於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處於審查起訴階段。 黃琦案最新情況說明 隋牧青律師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約五時許接四川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員電話,稱之前與李靜林律師約定本月十二號(明天)閱卷(黃琦案),現接領導指示:黃琦案系省檢督辦案件,...
2017年9月28日:雨傘運動,三年在繼續 香港的民間團體紀念「雨傘運動」三週年;該運動呼籲實行真普選並結束中國大陸當局對香港的政治干預。數万名參加運動的抗議者──在高峰期,估計有18萬人——組成了在香港島金鐘區、政府辦事處附近及九龍旺角的龐大的佔領區。請到 中國人權 的 臉書頁面 看更多的照片和視頻。[ 跳到:10月1日遊行 ] 2017年10月1日:「反威權」大遊行 數万人冒著雨和酷熱舉行「反威權」大遊行,並就8月對三名年輕民主活動人士的重新判決要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下台。
他死了,這又能改變什麼 陽光明亮,阿爾卑斯山巔的殘雪在遠方 如閃爍的魚鱗,他的骨灰被拋向閃爍的大海 如魚鱗,我們對他的追憶 也魚鱗般漸行漸遠麼? 這又能改變什麼,他死了 He died, and what can it change In bright sunshine, the distant remnant snow at the summit of the Alps Flickers like fish scales. His ashes tossed into the flashing sea Like fish scales. Will our memories of him...
湖北維權人士、《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在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劉飛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隨州市公安局已補充偵查完畢,於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隨州市檢察院,但增加了一個罪名指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律師得知公安局在結束補充偵查後仍提審劉飛躍,指此為非法。 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訴到隨州市檢察院,7月檢察院將案件退回隨州市公安局要求補充偵查。 劉飛躍被隨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國內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
江蘇異議人士楊天水2005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徒刑,在刑滿之際因查出腦瘤被保外就醫。當局不允許楊天水出國就醫,而在國內30萬元的治療費用其家庭無力承擔,友人呼籲各路朋友提供捐助,以使楊天水獲得救治。 楊天水急需援助 友人 2017年8月16日 楊天水,1961年出生,本名楊同彥,江蘇省泗陽縣人,曾任職江蘇省社科院,知名異見作家,獨立筆會成員,八九民主運動親歷者,中國民主黨發起人之一。 曾因參與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於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重判10年,剝權4年,2000年5月出獄後,繼續投身於民主事業,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2005年12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
江天勇的家人為其聘請的兩位律師陳進學和張磊到看守所要求會見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現在不能確認陳律師、張律師的辯護人身份,並且會見需辦案單位同意為由,拒絕律師的會見要求。張磊律師要求看守所轉交給江天勇的信;信中說,如果兩週之內沒有收到復信,他將控告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關機構侵犯他們之間的通信權利。 此前家人聘請的兩位律師為陳進學和覃臣壽;覃臣壽律師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檢中設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進展:律師會見被拒絕,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稱江天勇已委託兩位律師 陳進學律師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張磊律師去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顛覆國家政權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致信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第五次要求會見江天勇;此前,陳進學律師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辯護律師覃臣壽共8次要求會見江天勇,該局都以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不許律師會見;該局還向律師轉交了一份署名為江天勇的解聘陳進學、覃臣壽律師的聲明。陳進學律師認為,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不允許律師會見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師,按照《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律師也可以要求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 律師會見江天勇要求書 要求人:廣東律成定邦律師事務所陳進學律師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親收到你局的通知書,...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於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開庭,法院附近戒備森嚴,20多名聲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聯,數名外媒記者被帶離。 吳淦案秘密開庭,20 多名聲援者被抓,外媒記者被帶離 國內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吳淦案開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聯的聲援者名單如下(網絡綜合信息): 王荔蕻、劉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陸聰利、王譯、佩利、李北省、黃懷覺、許光利、凌聖智、何家維、季新華、羅漢生、戈平、王金龍、張茂林、劉惠珍、陳燕華、鮑乃剛。 被抓後,一些人被所屬地國保帶回;王荔蕻因心髒病等病重已經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來自於 孫東生 的微信:...
因在網上發表言論,稱毛澤東為“毛賊”、習近平為“包子”等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東招遠市網民王江峰,在其一審判決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審決定書》。“決定書”稱法院院長發現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啟動再審程序,對案件進行重新審理。但是,擔任本案再審審判長的招遠法院副院長王春東卻要求王江峰寫認罪書及不再上訪,並指派社會刑滿釋放人員王某某參與提審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認罪”、“不委託律師”、“不上訴”、“不上訪”;如果王江峰滿足了這四條要求,就可以在再審審理時,將原審的兩年刑期減為一年。為此,王江峰向招遠市檢察院提起對王春東的刑事控告,要求對王春東濫用職權進行刑事調查,...
這首詩是2010年劉霞寫給獄中的劉曉波的;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死於肝癌的次日,此詩由劉霞的摯友在推特上貼出後在網上廣為流傳。 黑暗之路 劉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會離開我 獨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 看看記憶中的畫面 希望畫面中的我 在驚恐發呆的時候 光芒綻放 可是我沒有做到 只是緊緊地握住拳頭 不讓一點點力量從指尖流走 2010年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