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itizen's Square

8月12日,程淵的哥哥程浩在推特上發帖,講述他8月8日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警察傳喚的經過。傳喚理由為涉嫌尋釁滋事,訊問內容為程浩在網上發帖的原因、內容及真實性,並問他為什麼不通過投訴、訴訟等其他渠道表達訴求。警官還問他是否考慮過其文章和接受的採訪被斷章取義歪曲使用的問題,為此,程浩在帖文中發聲明進行澄清。 公益人士程淵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後,程浩一直發文為弟弟呼籲。 程浩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cIVabK22KsntzpX 程浩:關於我弟弟程淵被失踪的說明 程淵哥哥程浩關於自稱警察者來電的疑惑 程淵哥哥的聲明 大家好,...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7月1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的代理律師張培鴻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未果,但從檢察院得知,王怡案已於7月15日送檢,除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項“非法經營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狀態不錯。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規模抓捕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教會創辦人王怡牧師夫婦、長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帶走,其中半數很快獲釋,但許多人仍被關押幾天到幾個月的不等時間,王怡和妻子蔣蓉都被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蔣蓉於2019年6月11日獲保釋後被監視居住,但王怡和教會其他4位成員仍被當局秘密監禁,不被允許會見律師。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張培鴻律師 今天(...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據國內消息,中國「兩會」開會以來,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86歲的母親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監控,不准離開社區,也不被允許探訪。3月11日,蒲文清在準備去四川省公安廳反映黃琦被超期羈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應有的治療問題時,在地鐵站與幾名公安人員發生衝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處受傷。下午,公安人員到其家中宣佈現在暫時不允許她到綿陽去探望黃琦(實際上蒲文清從未被允許過探視黃琦),也不允許她離開其社區。據監控人員透露,對蒲的監控至少要一直持續到「兩會」結束。 黃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當局以其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2018年12月10日,劉正清律師到綿陽市看守所會見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得知:兩名駐所檢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見黃琦,要求他放棄幻想,主動認罪,否則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綿陽中院法官和審判長先後到看守所與黃琦見面,要求他查閱案卷材料,被黃琦拒絕。黃琦說:“我只在法庭上、兩位律師在場的時候充分的舉證、質證、認證。”審判長告訴黃琦,他的保外就醫申請未獲批准。12月7日綿陽中院給他送達庭前會議《傳票》。黃琦說他一定會抗爭到底,並希望大家多關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蹤的他的母親蒲文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會見律師時告知,當日上午綿陽市中心醫院的三位醫生到看守所給他會診,測出其血壓至危:170/100,而之前醫生給他開的藥看守所並沒有給他吃,這是他的病情惡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會見筆錄 時間: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 會見人:劉正清律師 被會見人:黃琦 問:請你將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綿陽市中心醫院王松等三人對我進行了檢查:肌酐205...
據文章,1993年,作者劉小濤的妻子在貴州省黃果樹風景區遊玩時被突然襲來的大水沖走遇難,作者調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為接待中共最高層直接安排的來自香港和澳門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而為;該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難(四人姓名被公開)。雖然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認定該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責任事故”,並承諾要查清和處理責任者,但有關責任者不僅沒有被追究責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責任單位、責任人及有關部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國內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只偏重民事賠償方面,對其刑事追責的訴求則進行淡化。25年來,為了愛妻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運,...

頁面

訂閱 Citizen's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