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外宣辦主任、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5月4日版與5月5日版的比較 5月4日版 5月5日版 尊敬的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外宣辦主任、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5月4日版與5月5日版的比較 5月4日版 5月5日版 尊敬的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發展戰略有什麼樣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種版本:對外宣傳的版本,政府內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國民眾的官方版本。從這三種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國政府真正的發展戰略規劃、國際宣傳策略,以及政府當局想告訴自己人民的是什麼。 對外宣傳版本 對外宣傳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以白皮書形式頒布的《中國互聯網狀況》白皮書,除了有中文原版外,還有官方英譯文本。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個關鍵點:(一)中國政府將繼續加緊對互聯網的控制,互聯網作為國家重要基礎設施,屬於“主權管轄範圍”;(二)中國“保證公民在互聯網上的言論自由和公眾瞭解、參與、聽取和依法監督的權利” ;(三)...
賀詩禮 由中國人權翻譯 中國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 以下簡稱《條例》)自2008年5月1日生效起已近兩年。各方評論對中國首次頒布的獲取信息的法規的執行多有批評或懷疑,從“中國行政的透明度——子虛烏有” 1 及“虛假的中國信息公開法” 2 等新聞標題可見一斑。事實上,儘管現在個人有較大的可能獲得與他們個人生活有關的信息,但是,政府機構一般都不願意提供製定政策和政府運作方面的信息;而且中國的法院經常拒絕受理信息公開案件,即便受理,裁決也多是偏袒政府的。 3 北京大學公眾參與研究與支持中心對《條例》的執行情況進行了調查,並發表了2008年度《中國行政透明度年度觀察報告》。...
麗貝卡麥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則引人注目的聲明震驚了世界——在惡意的網絡攻擊發生後,它正重新考慮在中國經營的問題,而且公司不願意繼續在中國對其2006年1月上線的搜索引擎Google.cn進行過濾。3月22日,谷歌將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國香港的Google.com.hk,為中國大陸的網民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結果。此文首先闡述了谷歌做出這一決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國政府控制網絡言論的各種策略,然後介紹了一些中國公民是怎樣規避和反抗這些策略的內容。
2010年3月24日 1 由中國人權翻譯 有關中國的最新情況 讓我們從谷歌在中國的最新情況開始。 2006年1月,我們啟動了在中國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國”網站(Google.cn)。我們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讓中國人民獲得更多的信息和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比我們因同意審查一些搜索結果帶來的不愉快更重要。雖然我們面對挑戰,尤其是在過去一年到一年半時間裡,但我們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國,谷歌已成為第二受歡迎的搜索引擎,僅次於百度,而我們是第一個讓 用戶 瞭解根據中國法律其搜索結果已被過濾的搜索引擎。我們的地圖、手機和翻譯服務的使 用率快速增長。從商業觀點看,...
由中國人權翻譯 中國人權: 能否請您介紹一下多米尼社會投資公司,並且比較通俗地解釋一下社會投資基金是什麼? 坎瑟: “多米尼社會投資”是一個設在紐約的管理共同基金的公司。我們為個人和機構的投資者管理約10億美元的資金。我們在投資時以考慮社會責任為重點,就是說我們把社會和環境的因素用於所有投資的決策中。 我們認為,我們的全球金融體系應該為社會創造財富。但事實卻恰好相反,它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在為其自身積累財富,並且無視由此產生的後果,包括貧窮、環境惡化和侵犯人權。投資者一直是這一問題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解決這一問題的一部分,我們認為,在為社會和在全球做投資決策時,...
李丹 2007年8月,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了已經有至少5家中國互聯網創業者推出了Twitter類型的網站, 而這時距原版的Twitter開張才不過一年半而已。現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國際上成功的網站模式,在中國都已經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了最新的中國網絡普及狀況數據:中國網民人數已經達到4.04億,而一年前這個數字是3.84億,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萬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28.9%,有99.1%的鄉鎮接通了互聯網,超過95%的鄉鎮接通了寬帶,3G網絡已基本覆蓋全國。 1 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不僅城市的白領、大學生、知識分子,...
何清漣 互聯網為專制國家的公民社會誕生創造了發展空間。近兩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在一些非民主國家有了驚人的發展,而且成了這些國家草根民主運動的載體,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選當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發洩不滿、相互串聯以及向外界傳播即時信息的一個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閉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網站後,還是有很多示威者通過使用國外代理服務器的方式突破網絡封鎖,並通過Twitter散發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選事件被國際社會稱之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事件及五區總辭事件中,...
納爾特·維倫紐夫 由中國人權翻譯 2010年3月18日,一個匿名的網絡攻擊者發出了一封“ 魚叉式釣魚 ”郵件,看上去像是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群發給各個組織和個人的。攻擊者的郵件藉著中國人權的信譽,慫恿收件者去訪問一個已被攻佔且帶有惡意代碼的網站。這種代碼是設計來讓攻擊者最終完全控制訪問者的電腦的。現在,這些有針對性的惡意軟件攻擊已十分普遍,進一步擴大了民間組織所面臨的威脅。 介紹 互聯網審查只是“社會控制系統”中的一部分,用以限制和控制信息在中國的流動。審查與監視兩者的結合,目的在於對自我審查行為產生影響,從而使大部分人不會主動去尋找被禁的信息,更不用說去尋找避開控制的辦法了。...

頁面

訂閱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