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公民抗命的實質是反“大陸化”

2015年01月28日

佔領華爾街轟轟烈烈,從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台灣太陽花學運更威猛,激進學生不僅攻占立法院議場,甚至一度衝進行政院,但也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獨獨在中國大陸,“境外勢力”操縱成了當政者的口頭禪。對民間抗爭,“境外勢力”操縱的標籤往往一貼就靈,當政者不僅可免於問責,更可獲法外授權以鎮壓抗爭民眾,殺一儆百。

不幸,這風氣也蔓延到了香港。明顯的標識,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電視講話。他在講話中抨擊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國勢力支持操縱”。但諷刺的是,就連建制派代表人物範徐麗泰也不得不承認:“沒有人給我看過真憑實據”,“這個是一個懷疑”。堂堂特首滿口謊言而不顧起碼尊嚴,香港政治的“大陸化”,由此可見一斑。

梁振英不敢面對的是,恰恰不是什麼“境外勢力”,正是香港政治的“大陸化”,搞亂了香港。甚至主流色彩頗濃的多維新聞網都看不過。在題為《越位擅權焉能穩定香港中聯辦地位亟須檢討》的檄文中,多維坦率承認:“長期以來,中聯辦的實際作用遠遠超過原本設計的‘聯絡’職能,他們的手越伸越長,權力甚至凌駕於香港特區政府之上,儼然在香港扮演著‘第二中央’的角色。”[1]


2014年10月10日,金鐘。中國人權拍攝。

中聯辦的越位擅權至少導致兩大後果:

其一是政治腐敗:“他們在各式各樣的飯局和酒席上販賣兩樣商品:全國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的位置以及‘小圈子’香港特首的寶座,導致買官賣官的風氣在香江日盛,各種錢權交易在這個機構的帶動之下也逐漸開始侵蝕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廉潔。毫不誇張地說,中聯辦明顯已經被腐敗的海洋所淹沒。”[2]

其二是把大陸的鬥爭哲學、專政思維全套輸出到香港:“很多中央駐港的官員們至今也沒有擺脫當年與英國人談判時的鬥爭式思維,以對待階級敵人的眼光看待香港的泛民主派。”以致多維忍不住質問:“難道經過了這麼多年,這些人還沒有鬥夠嗎?”

這兩大後果,都印證了香港政治“大陸化”的客觀趨勢。中聯辦不僅是總推手,而且為維護這一趨勢,為繼續渾水摸魚,刻意阻撓真普選。誠如多維所云:“他們為了保護自己在畸形政治生態下獲取的巨大利益,不惜欺上瞞下,以犧牲香港民眾的政治權利為代價,對政改的拉倒暗自竊喜。因為只有維持現行的‘小圈子’選舉制度,那些有志入仕的港人才能繼續有求於他們,自己的‘價值’才能得以凸顯。”說白了,中聯辦根本就是綁架“一國”,把香港政治“大陸化”等同於“一國”,把“一國”當作小集團的白手套予取予求。

顯而易見,越位擅權的中聯辦,於中央形同藩鎮割據香港;於香港形同外來政權壟斷要津。阻撓真普選,不過維護其割據和壟斷而已。這不僅禍害“兩制”,也禍害“一國”。不僅顛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治承諾,更顛覆以“廉潔”為特色的香港的核心價值。


2011年,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國人權拍攝。 

更深層次的問題在於:中聯辦不過區區部級機構,何以如此膽大包天?答案簡單:中聯辦的背後,有整個權貴集團撐腰。所謂中聯辦的統治,無非權貴集團對香港的聯合統治。“大陸化”的實質就是內殖民;香港政治“大陸化”的實質,就是權貴集團對香港的佔領,權貴集團對香港的內殖民。這才是全部真相,也才是香港政治危機​​的總根源。

回憶香港回歸之初,坊間多少樂觀的預見,都認為香港的核心價值一定會影響內地,香港一定會是中國和平轉型的發動機。現在看來,此類預見已多半落空。不是說香港對內地毫無積極影響,而是相比於“大陸化”對香港的滲透,香港對內地的積極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也難怪,畢竟中國大陸體量太大,而且挾經濟高速增長之勢,區區香港如何可能抵擋?香港的日漸沉淪是必然趨勢。

香港政治的“大陸化”,導致香港全方位的“大陸化”。香港越來越失去自己一貫保有的特色,越來越失去自主性。除了街頭更多洋面孔,初到香港的大陸人,已經很難體驗到異質文化帶來的新鮮感了。最可怕的是,連社會結構、社會問題也越來越一樣:一樣的權貴通吃,一樣的兩極分化,一樣無助的底層,一樣絕望的年輕世代。如果公民權利有保障,港人不難通過體制內抗爭來翻轉這一切。但公民權利的缺位使他們赤手空拳……

這便是港人普遍的憤怒與焦慮。他們不能不把寶都押到真普選上。一旦千呼萬喚的真普選化為泡影,則一切失去希望,體制外的公民抗命就成了他們最後的選項。中聯辦代表的權貴集團也再清楚不過:一旦真普選,他們的特殊利益便失去最後的掩體。雙方都沒有退路,都只能短兵相接。累積經年的香港政治總危機,一發不可收。


2014年10月10日,金鐘,英文意為:“不要再延遲。”中國人權拍攝。

所以,香港問題,原本與所謂境外操縱無關,以至範徐麗泰都不能不承認她沒見到任何證據。“大陸化”與香港自主性的衝突,綁架“一國”的權貴集團與香港公民社會的衝突,總之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衝突,才是香港問題的實質。所謂“境外勢力”、所謂“港獨”、所謂“顏色革命”,都是為掩蓋問題的實質而製造的托詞,都是照搬大陸屢試不爽的輿論維穩。非但無助於洗脫、反而為香港政治的“大陸化”添加了新的證據。

“大陸化”當然不限於香港,在台灣、在整個華人社會,乃至在全世界,都為禍甚烈。但“大陸化”為禍最烈的其實是內地。只是,內地社會已然是一個失能的社會,包括失去了必要的抗爭能力。幸好還有香港。香港雖然跟內地一樣遭到“大陸化”的糟蹋,但不同於內地的最後優勢還在,即還有抗爭能力和抗爭環境:人權保障、公民社會底盤強大、法治傳統強大,以及國際矚目的輿論環境。這就注定了“大陸化”要在香港遭遇頑強狙擊。香港是在不斷沉淪之中,但它畢竟不甘沉淪,它還有掙扎的本錢。


2014年10月10日,金鐘。中國人權拍攝。

“大陸化”的滔天洪水之中,香港是最後的堡壘。香港公民抗命因而不只為香港,更為兩岸三地,甚至為全世界。從來肆無忌憚的“大陸化”及其引領者權貴集團,是該受到教訓了。不斷觸底的沉淪,是該到反彈的時候了。其實這反彈早已經開始,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一定程度就是對“大陸化”的反彈。香港公民抗命無非繼之而起。當中心地區陷落,抗爭的力量將從邊緣重新聚集,邊緣將成為抗爭的中心。權貴引領的“大陸化”和文明世界的反“大陸化”將構成最大張力。改變中國的希望,正在這張力之中。


2014年10月10日,金鐘。中國人權拍攝。

一邊是大海,另一邊是陡峭的山壁,這就是香港,這就是今天的溫泉關。香港公民抗命就是新時代的溫泉關戰役。是捍衛希臘固有的光榮,還是在波斯化的滾滾濁流中沒頂,成敗在此一舉。

©中國人權版權所有。若轉載,請致函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獲授權協議。


[1]海之濱,“越位擅權焉能穩定香港中聯辦地位亟須檢討”,多維新聞網,2014年10月17日(http://hongkong.dwnews.com/news/2014-10-17/59613863.html

[2]王篤若,“習近平是真要採取大動作還是虛晃一槍?——越位擅權中聯辦在香港添亂幫倒忙”,阿波羅新聞網,2014年10月19日(http://www.aboluowang.com/2014/1019/459717.html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