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二大爷2018:川普家史——祖国的弃儿

2020年01月08日

一、祖国的逐客令

1904年底,在美国淘金热中发了小财,带着妻儿衣锦还乡的德国青年弗雷德里克,在故乡的小镇还没来得及风光几天,就收到了德国巴伐利亚当局的驱逐令。

这封措辞严厉的信函责令弗雷德里克必须在次年5月前离开德国——依据是德国1886年颁布的一项专门针对逃避兵役者进行惩处的法律。受普鲁士军国主义传统的影响,德意志帝国全民皆兵,所有适龄的男青年皆要服役。在19世纪下半叶兴起的美国西部淘金狂潮中,很多德国底层人群怀揣发财梦前往新大陆,其中也确实有部分人是为了逃避严厉的兵役制度。

弗雷德里克是不是为了逃避兵役前往美国不得而知,但是这个怀揣血汗钱,带着娇妻幼子回来建设祖国的青年觉得自己很憋屈。因为此番回国其实并不是他的初衷——他刚刚拿到美国护照不久,在纽约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只是因为自己的老婆思乡心切,寻死觅活的要回德国,这才忍痛结束了自己的生意,回到祖国的怀抱。

没想到祖国就是这么的无情——不欢迎也就罢了,还要用一个并不让人信服的理由,把他逐出故土。

二、无奈的淘金

之所以说德国当局以逃避兵役为名驱逐弗雷德里克并不令人信服,是因为这个青年当年正是因为在祖国没有活路,才小小年纪就独自飘洋过海去淘金。

弗雷德里克年幼丧父,很小年纪就在葡萄园里面干体力活,后来又干过理发师。但在他的故乡,仅仅有千余人口的巴伐利亚的卡尔斯塔特,他发现无论如何也很难养活自己。少年的他要么成为年年征战的普鲁士军队的一个预备炮灰,要么跟随当时的移民大潮,去北美新大陆试试运气。

于是,在1885年的一个晚上,年仅16岁的弗雷德里克给母亲留下一个纸条,就孤身一人跳上了前往美国的汽轮。这个少年开过餐馆、妓院、赌场,也炒过地皮,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天资,最终在十几年后跃身富人阶层,1901年,他以暴发户的形象回到故乡,迎娶了自己奉为女神的邻居的女儿。很快又回到纽约定居,重新扩展自己的生意版图。

这么一个完整的美国梦却被他老婆生生打了一个大逗号——这个思乡心切的姑娘一定要回到自己祖国,理由是我们都熟悉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啊。何况我们大德意志早已经是利害国了。

但问题是,听了老婆的话,变卖家产回来后,弗雷德里克才发现自己的德国国籍早就被吊销了——祖国可不管你思乡不思乡啊。在自己的祖国,他要重新申请国籍。可这一申请不要紧,巴伐利亚政府调查后发现,哈哈,原来你是个有可能逃兵役的美分。那么不喜欢祖国,你可以滚回美国啊。

这就糟了。

三、求告无门

弗雷德里克先后给各级政府写了数封求情信,详细的解释了自己年幼无知,政治觉悟不高,站位不准,为了一点小小的生计离开欣欣向荣的祖国,堕入大洋彼岸的深渊,并非为了逃避兵役。为此十分悔恨,恳请政府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做人,充当炮灰在所不辞。

但显然,巴伐利亚政府对这种看上去十分感动但是必须拒绝的理由见得太多了,有本事滚出去,你就别滚回来。

眼看驱逐日期一天天临近,走投无路求告无门的弗雷德里克只能硬着头皮,怀揣最后一点希望,向当时的巴伐利亚摄政王写了一封言辞卑微到极点的信,在陈述了自己早年的心酸历程,并保证自己依然还可以为祖国做韭菜的前提下,他央求道:“您恩威并重、赏罚分明,深受万民爱戴,卑微的我在此奉上最诚挚的恳求,请您赐予无上的恩泽与怜悯,允许我居住在这最美好的巴伐利亚王国。”

图样图森破。显然摄政王根本就没有时间看这种无聊的信件——祖国多一个少一个韭菜有什么所谓。

写给摄政王的求情信

1905年6月,被逼无奈的弗雷德里克一家,只能登上了返回纽约的客轮。

弗雷德里克的全名叫做:弗雷德里克·川普。他的大儿子克里斯特·川普继承了他的商业天分,最终靠自己在大萧条时代的奋斗,成为纽约最成功的地产商之一。克里斯特·川普中年得子,叫做唐纳德·川普——也就是现任美帝总统。

四、另一个德国人

被迫离开德国,之后又改变了世界历史的人,最著名的是人类最强大脑——爱因斯坦。

作为一个坚定的民主和和平人士,爱因斯坦在纳粹上台之前就坚决反对纳粹的军国主义和种族主义主张,他曾拒绝签署拥护战争的宣言,还猛烈抨击过日本侵华,也因此成了“德奸”当仁不让的代表。

1933年1月,就在希特勒登上权力巅峰的同时,预感到大风暴即将到来的爱因斯坦果断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德国,赴美游学。纳粹党报《民族观察者》旋即对爱因斯坦展开猛烈抨击。

爱因斯坦回应:“只要有可能,我只愿意生活在一个政治自由、宽容且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里。”

纳粹宣布就爱因斯坦发表“反对第三帝国言论”进行调查,将他定性为“德国人民的敌人”。爱因斯坦被抄家,著作被公开焚毁,两个留在国内的养女被株连审问。随后,爱因斯坦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德国领事馆,交还德国护照,宣布放弃德国国籍。最终于1940年加入美国籍。他还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国家是为人而设立,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

如果留在德国,不管爱因斯坦表现出多么爱国,我们都可以通过奥斯维辛想象他的下场。

五、启示

老川普和爱因斯坦被迫离开自己的祖国,对还是不对?好还是不好?这个恐怕已经不需要回答。

但祖国这个词,真的对得起他们这份挂念吗?用前面两个例子来说,你爱德国,德国爱你吗?大部分时候故土既不能给予他们生机,更不能给予保护,甚至连寄托都不行。只有爱的义务,没有对等的权利,这样所谓的家国情怀,实际上是一种悖离现代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的陈腐概念。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川普家史和爱因斯坦的故事?如果有一个城市、或某一个国家,在你用血汗建设纳税之余,给予了你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所有权利,和求之不得的安全感,为什么不能待之为故土,称之为祖国?

我要用之前用过的一句话作结:予我生机处即为吾乡,赋我权利者方为吾国。

2020/1/6

——转自织女vega(2020-01-0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8期,2020年1月3日—2020年1月16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