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New!
2020年07月03日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現在我和劉律師都成了律師後。)

1. 2016年12月19日來長沙,簽訂協定和委託書,然後去了長沙第二看守所遞交會見手續和解除對張重實律師委託的聲明。員警表示要請示領導,且表示在48小時內通知我,但也沒有通知。

2. 2016年12月22日,上午去看守所要求會見,員警找小領導,小領導帶我去見所長。所長表示:①會見依法依規,我表示會遵守規定,所長表示君子協定;②19號劉正清會見時,所長懷疑我去了樓道裡。但我沒有。劉正清會見的時候,謝陽所裡的一個同事見到了,和謝陽打了個招呼,然後他給他們律所的溝通群發了資訊,而陳以軒截屏發了我們淄博案件群,我在後面加了一句話,說我就在門外。但是這個聊天被齷蹉的黑狗監控到了。

然後是副所長接見,副所長表示,①我加了他的微信,手機號是不是劉正清給的?是的。②依法依規會見。

3. 第一次:2016年12月22日10:30左右見到謝陽:①見到我我們緊緊握手;②看妻子和孩子問候的信件;③說到他的一些想法,數度落淚,“我為律師保留最後的一點尊嚴”;④談到大家對這件事情的關注,老隋在外面也來了,謝陽又落淚。時間結束時約好下午再來。

4. 2016年12月22日下午先去法院交手續,劉征法官,刑二庭。手續交由他人代收。

5. 2016年12月22日下午繼續會見。談了對案件如何辯護的大的方法、方向的設想。

6. 第二次:2017-01-04(4-6日週三至週五),上下午會見。劉律師手續交到了法院,已經拿到了起訴書。

7. 第三次:2017-01-12,再次到長沙會見謝陽。

8. 2017-01-16日,發出取保候審申請,要求取保,且複製光碟。-----------確認辯護權。

9. 2017-01-19日淩晨公佈會見謝陽的兩份筆錄,一天都在轉載。然後就是刪帖,再然後重發,再刪。

10. 2017-01-20海外媒體很多大量報導,雖然國內被刪帖但是海外都在轉載。且今天華爾街日報大篇幅報導。

11. 日本美國法國英國香港臺灣等國家都報導了謝陽的酷刑事件,2017-01-24日,美國之音電話參與節目。

12. 2017-01-22日自發地開始了每人一照,至今2017年01月25日23:28:46已經有百多張照片,律師就有一百人左右,還有很多公民。

13. 2017-01-24,西班牙、海牙等都有法律界人士抗議活動。

14. 2017-02-06,再次上下午會見謝陽,製作了第三份筆錄。

15. 2017-02-08,截止到今日,本案的關注度無以復加,歐美日等國家都在關注酷刑謝陽案。記者採訪很多。

16. 司法局約談記錄:2017-02-14北京市司法局約談,市局朱玉柱和朝陽區區局牛科長出面,你現在的處境極其危險,中央震怒,司法部、湖南省委都很惱火,壓到市局、區局;你已經違規了,新規定不能發佈案件資訊;國保有你一大堆材料,你接受了外媒採訪,給我看了一堆外媒的報導,其中有採訪,有照片,有我和王宇的照片,還有美國之音的截屏之類,說是國保給他們的;你不能寫文章,不能接受外媒採訪;牛科長提到有一個投訴你,威脅我。最後朱說,會給國保打招呼,不讓他們找我了。

17. 2017年02月24日,朝陽司法局王長宏來電,約談。沒空去。

18. 2017-03-01,謝陽生日,晚上環球時報文章出來了;2017-03-02央視、鳳凰,播放視頻。

19. 2017-03-2,1號環球時報發文,酷刑是捏造的,2號終於上了央視、鳳凰等。我寫了文章《會見謝陽的前後》,博客發佈僅兩小時左右,朱玉柱來電,兄弟你別發文章了,兄弟你別炒作了。

20. 2017-03-5,我發佈《就湖南省檢察院對謝陽酷刑事件“獨立調查”的追問》,大概一兩個小時朱玉柱來電,要求閉口不言,刪帖等等。

21. 2017-03-7,我發佈《政治謊言之後》文章,表達對謝陽處境的擔憂。司法局約談電話不斷,但我沒時間去。

22. 2017-03-7日,我公佈了謝陽自己親筆的《謝陽的聲明》。

23. 2017-03-9日,王長巨集發資訊、打電話要求約談,3月10下午兩點半,我沒時間,沒去。

24. 2017-03-9日,我發佈005號文書,《就謝陽是否被酷刑事項重新調查要求書》,一個小時內收到朱玉柱電話,你很危險,你要顧全你妻子兒女家人,你家人能不能全身而退……要求刪帖閉口不言。長沙不讓我去。說有危險。

25. 2017-03-9日,接到黎雄兵主任來信,對部分案件報備,司法局要檢查,我問朱玉柱,答覆說是領導的要求,為了保護我。

26. 2017-03-16日,律所主任黎雄兵來資訊,說司法局要求查閱我代理案件的手續情況,特別提到青島、福建等地的案件。要求我把委託協議、委託書、委託人身份證扥該檔交到行政備案。

27. 2017-03-17日,再次接到朝陽司法局電話。從2017-02-24以來,朝陽司法局以兩天一次電話的頻率要求我回北京約談我。我沒時間去。

28. 2017-03-18日,朱玉柱來電,要求我給朝陽司法局電話溝通,趕快去談話,解決問題,別把小事拖成大事。是為了兄弟好。

29. 2017-03-18日,我給朝陽區牛科長發資訊,就約談事項答覆,前期我已經發了快遞書面給他。他回資訊要求我回京面談。

30. 2017-03-18,黎雄兵主任來資訊,要求我把青島和福建案件的文書發照片過去。司法局朱玉柱來電要材料。

31. 2017-03-21日,朱玉柱再次來電,兄弟中央領導很生氣,你快害死我們了,現在司法部領導都瘋了,我們快要被逼辭職了。你回來咱們約時間吃飯,帶上黎雄兵,我們坐一塊談談。哥哥都是為你好。你別發聲,別寫文章,別接受採訪。現在司法局都在為你這一個事忙了。

32. 2017-03-21晚上,黎雄兵主任再次來資訊,要我書面的材料,案件代理手續。我答應回北京後郵寄。

33. 2017-03-22,收到李國蓓律師資訊,北京市司法局、朝陽區司法局明天將聯合對搴旗律師事務所進行檢查,劍指陳建剛。

34. 2017-03-23,收到黎雄兵和李國蓓的資訊,大致上說了司法局檢查的結果,要對律所進行整改。黎雄兵公告了律所下一步要併入另外一家律所的事情,以後我可能沒有這麼寬鬆的環境了。且二位都勸告我和司法局溝通,不要完全撕破臉。

35. 2017-03-24日,我從福建回北京,在機場開始錄製“十秒質疑”系列;2017-03-25日週六,李方平律師和我見面,我為方平錄製了十秒質疑;隨後李貴生律師十秒質疑開始出現;隨後各位律師同仁的十秒質疑開始陸續出現。

36. 2017-03-26日,到西安,晚上和王甫律師就十秒質疑有討論,我寫了《十秒鐘,一句話》這樣一點思考的文字。

37. 2017-03-27日,十秒質疑繼續增加,很具喜感。

38. 2017-03-28日下午,我的133手機號註冊的微信被永遠禁止使用。

39. 2017-03-28,收到葛永喜律師資訊,司法局給他電話,要求他刪除在推特上的十秒質疑視頻。永喜擔心我的安全,提醒我處理好後事。

40. 2017-03-29日,劉正清律師到了長沙,去了司法廳和看守所,但還是不讓會見。

41. 2017-04-3日,這兩天陸續傳來消息,長沙賀小電要再次接受官方指派擔任謝陽的辯護人。其中陳以軒和賀小電做過溝通,資訊基本確定。今日我發資訊給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42. 2017-04-9,陳桂秋公佈了她寫給賀小電的公開信,指責賀接受官方的指派,構陷謝陽。有人發給了賀,賀做了很多回復。我和他有短信溝通,他對於公眾對他的指責,反擊說“社會變態如此”。

43. 2017-04-10,馬連順律師和賀小電當面做了溝通。李貴生髮資訊做了溝通。還有蔡瑛電話做了溝通。還有很多很多給賀小電的短信等等。賀小電一再表示不會害了謝陽。

44. 2017-04-10,朝陽司法局來電約談,很著急,我說我本周肯定會去,但是我今天就要出門去開庭,開完庭後會來就去司法局。他們算好了日期,說週四週五這兩天等著我。

45. 2017-04-11日,我收到貴生來電,他和賀有通了很長時間的電話,消息①2017-03-31日謝陽書面解除了對陳建剛劉正清的委託;②2017-04-5日,謝陽簽了給賀的委託書;③湖南司法廳要幫助謝陽保住律師證,因此可以取保,大概是5月7號前釋放謝陽,回家給他老母親過八十大壽。

46. 2017-04-12淩晨1點,我從青島回到了北京,下午去司法局談話。司法局牛旭科長和另一位女士接待,沒問名字,估計是我電話中訓斥的那位元吧。談兩件事,其一對我的投訴,我無任何過錯,筆錄很簡單,牛科長和王女士到沒有什麼惡意。其二,談反酷刑聯盟的事情,說有反酷刑培訓在泰國,我真不知道有這件事,牛科取笑我,你還是發起人呢,把你甩了你都不知道。

47. 2017-04-13傍晚,收到劉正清電話,湖南坐不住了,去廣州找了他,還會進京找我,大意我已經知道了。


(第一次去長沙會見,文東海、隋牧青律師同行,現在我們三人都成了律師後)

48. 2017-04-13日一早收到朱玉柱電話,說湖南司法廳局有人來找我,安排在朝陽司法局見面。下午3點。下午我去了朝陽司法局,又是王女士接待,牛科在開會,朱沒有來。我和王女士談話聊天喝茶,聊到信仰的事情,多說了幾句,為什麼會信上帝,我說上帝裡有平安,我還放了一首讚美詩《神的道路》聽。然後牛科逃出會場來找我,又是聊天,說兄弟你多掙錢,少幹風險的事,有事情告訴我們幫你解決。多掙點錢比什麼都強。又聊了做北漂、考司考的事情。然後是湖南司法廳局來了。

湖南司法廳湯處長和長沙司法局王劍處長,二人蔫頭耷腦,有點不好意思,握手,坐下,說明來意。

①王處長先給我看了一張手機上的圖片,說是謝陽在3月31日解除對劉正清、陳建剛委託的聲明。

②我表示要先核實一些情況,其一,材料有原件嗎?答曰沒有。其二,來源是哪裡來的?答曰辦案單位;我問哪個單位?答曰或者是檢察院或者是法院,這是露馬腳的話。我說你直接說你在哪裡來的吧?告訴我說是從看守所拍的。

③我表示這不合法,法律上沒有這樣的程式。沒有原件,我如何核實真假?即便是有原件,我如何確實是謝陽所書?即便是謝陽所書,我如何確定他不是在脅迫酷刑之下寫的?

④對方不能回答,說來就是想談事。“謝陽是我們湖南的律師,我們作為司法行政單位要保護他,要設法保住他的律師證……所以,我們有事情溝通一下……”

⑤我說既然領導們來了,我們能否開誠佈公地溝通?我們大家把條件說明白。他們說就是這樣。且表示已經做工作,本月底要放人,所以希望我別再發聲。

⑥我拿出2月14日給司法局寫的報告給他們看,我說軟處理的方式我之前就給領導們報告過,但湖南沒有人聽,春節前筆錄公佈之前我就試圖和國保談,他們不當回事,以至於大家失和造成今天的局面……對方無語,牛科打圓場說建剛過去的就不提了,我們就說下一步怎麼辦吧。

⑦我拿出第三份筆錄的列印件給他們看,我表示這份筆錄我是要公開的,但是我們北京的領導們不同意,所以沒有公開。牛科說建剛這材料就不要公開了。他們把材料拿到手,我說可以留給你們。

⑧最後達成一致,對方月底放人,還說謝陽不同意取保候審,我沒有問以哪一種方式放人,我這邊偃旗息鼓。請我寫一份手跡表示我收到了他們出示的解除我委託的照片,我寫了一份,裡面我表示的很清楚,我不能核實真假,但如果是謝陽真實意思的話,我願意尊重。他們也看出來了,但接受了。

⑨握手告別。他們對朝陽司法局的牛科、王女士非常感謝。牛科送出去,表了一下功勞。我給足了司法局面子,這件事情終於可以解決,我也可以安心了。牛科說兄弟你以後有事情先給我說,我幫你解決,別先衝動。

整個過程,湖南客人要求不要外傳。他們很客氣,甚至有點洩氣,蔫頭耷腦,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49. 2017-04-13日,和湖南客人會談結束後,我給朱處長髮了資訊,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朱處來資訊,要求我平息靜觀,來日方長,回頭再聚。你保持靜默,對我們倆都好。

50. 2017-04-16日,賀小電律師通過馬連順律師給我傳話,他認為謝陽應該免於處罰等等,想向我要我對本案的辯護詞,沒開庭哪裡來的辯護詞,但我給他要了一個郵箱,把我寫的材料都給他了。郵件如下:

賀律師你好:

有關謝陽案,實體部分我根本沒有來得及動手,但我覺得這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難的事情,有一點良知和常識就可以判斷了。

我發給你的檔多數都是程式性檔,還有就是幾篇文章。其中我向北京司法局寫的一份報告中,有我對本案實體的一點分析,賀律師可以參考。

湖南司法廳局來北京見我,我把第三份筆錄和我給北京司法局的報告給了他們。第三份筆錄至今沒有公佈。

在前兩分筆錄之前我就試圖和國保溝通,冷處理本案,但國保認為無所謂,以致於此。筆錄公佈之後,環球時報、ccav和湖南檢察院都出來月臺,但基本都輸進去了。

現在湖南官方給我的承諾是本月底放人,我安靜等到這一天。如果承諾得不到兌現,就我本人來說,絕不會甘休,湖南背後的導演肯定要後悔。

請賀律師指教。

陳建剛
2017-04-16

51. 2017-04-17日,收到消息,25號開庭。賀小電擔任辯護人,認罪免罰。①認罪;②閉嘴;③離開這個圈子;④做個紅色律師。

52. 2017-04-17日,C某某傳來消息,C某某和王劍通信系,對謝陽的視頻已經錄製,不知什麼時候會上央視。C某某懷疑謝陽會否認遭受過酷刑。這是我深深擔心的。

53. 2017-04-20,看到陳桂秋嫂子發出的消息:

謝陽之妻陳桂秋:謝陽案將於4月25日在長沙中院開庭

自2016年12月份,陳建剛律師、劉正清律師取得謝陽家屬的委託成為謝陽的辯護律師,後經長沙第二看守所批准會見謝陽,又經謝陽簽字確認委託權,陳建剛、劉正清正式成為謝陽的辯護律師。

取得辯護權後,二位律師多次會見謝陽,瞭解到謝陽所遭受的種種酷刑,並開始對酷刑實施者進行控告。但控告所帶來的不是酷刑實施者被追究責任,而是二位辯護人反而在2017年2月28日被長沙第二看守所突然禁止會見。家屬和當事人自己委託的律師為什麼被官方禁止參與本案?

湖南司法廳局在2017年4月份南下廣州見劉正清律師、北上北京見陳建剛律師,表示謝陽已經在3月31日解除了對二位律師的委託,並轉頭委託長沙賀小電律師為其辯護。湖南官方為什麼處心積慮要為謝陽更換律師?

現,驚聞長沙中院將於2017年4月25日公開開庭審判謝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擾亂法庭秩序罪一案,賀小電律師將作為辯護人出庭。

官方如何解決謝陽一案,家屬、辯護律師和謝陽的國內外朋友們拭目以待。

陳桂秋於美國
2017年4月20日

54. 2017-04-24日淩晨1點,謝陽的嫂子來資訊,說賀小電給他們電話,希望他們24日不要去長沙了。但是沒說具體原因。

55. 2017-04-25日,大使館、王峭嶺、李文忠、二敏和大隊的公民、律師到了長沙。但沒有開庭。

56. 2017-04-28日,李和平被釋放,說是判三緩四。各級國保去了好多,找王峭嶺,要求他去天津見李和平,王峭嶺沒去。——正式的收割開始了。

57. 2017-05-3,我一家在雲南被抓。警方提到了謝陽案件的事情。表示官方恨死我,但還沒要動手整我,要求我不能靠近邊境。

58. 2017-05-8日,謝陽案件開庭。謝陽當庭否認了存在酷刑。事後播放了張歡採訪謝陽的錄影,謝陽否認存在酷刑。

59. 2017-05-8日,再次公佈謝陽親筆聲明,表示一旦自己認罪,要麼是處於酷刑折磨,要麼是處於交換,為了出去。大概兩三天之後,謝陽又寫了一份聲明,表示1月13日聲明作廢。這顯然是官方的要求,就是為了應對我公佈的謝陽1月13日聲明的。

60. 2017-05-9日,本案我的作用到此完結。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61. 2017-05-10,李和平到家,我和春富、陳以軒去見了李和平。和平說到酷刑、被迫吃藥等等,往後開啟了新一輪的抗爭,家屬為主。

62. 2017-05-15日,盧思位律師發起,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酷刑,律師和公民發起連署。

63. 有任何進展,必須計入日誌,以備忘記。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