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屬陪同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到法院法官拒見——李文足千里尋夫 被暴力阻止第12天

2018年0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一度遭到威脅並不准出門。


李文足千里尋夫被暴力阻止第12天

昨天,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會見。

今天是4月20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又陪同謝陽律師來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是,謝陽律師給法官打了三次電話都沒人接。他又讓導訴台法官轉交材料,他們拒絕轉交。於是,謝陽律師準備自己進去找法官提交。但是在通向法官辦公室的通道上,他被四五個法警攔下。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爭執中來了十幾個法警,隊列整齊分坐在我們兩旁。別說,這陣勢沒個膽量的準得嚇得腿哆嗦!

謝陽律師要訴訟材料轉接處收下他的手續。接待人員態度蠻橫:你跟法官談好才能收!我們幾個家屬不由得喊叫起來:法官不敢見面,怎麼“談好”?謝陽律師也氣憤至極,以“留置送達”的方式留下材料在導訴台,然後我們離開。

在我千里尋夫徒步第六天,幾十名天津、北京的警察和便衣把我抓到天津豆張莊派出所。709專案組的盛警官說:你的訴求,我們會報上級商量,盡快處理。我當時提出兩個問題:第一、立即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第二、立即讓家屬聘請的律師閱卷、見到周虹法官。

但是,十二天過去了。還是不讓律師會見王全璋,還是見不到法官。

我們一肚子火沒處發洩,只好在二中院門口大喊法官蔡淑英、周虹的名字。法警們沒出來抓我們,反而迅速關上大門,假裝聽不見我們的喊叫。

天津二中院企圖把我們呼喚公平正義的聲音關在門外,好讓他們把“讓每一個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留在法院裡自娛自樂。

709家屬李文足
2018年4月20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