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訪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評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

2011年08月13日

【上海訪民維權】2009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保護行政訴訟當事人訴權的意見》,就切實解決行政訴訟有案不收、有訴不理的問題,提出諸多「意見」,但地方法院的法官依然我行我素,照樣司法不作為,隨意剝奪公民訴權。公民要維護自己的利益,首先要捍衛法律,維護最高人民法院的權威。上海訪民千里迢迢來到北京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希望它的法令通順,守住作為社會公平公正的最後一條防線。


上海訪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評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

馮正虎

上海訪民已形成一個走向北京的慣例,每個月的最後一個週五都有數百上千的上海市民自發聚集在北京,向國家信訪辦、全國人大、最高法院等中央機關上訪請願,從個人的訴求到民眾關心的共同訴求,上海地方當局也從前幾年的暴力截訪轉變為默許勸導。

7月底李惠芳、陳啟勇、金月花、朱金娣、陸福忠、王扣瑪、沈金寶、鄭培培、周敏文等數十名上海訪民代表再一次集體上訪最高人民法院,在申訴立案大廳門前手舉請願標牌,高呼 「冤」、「我要立案」、「捍衛法律,還我訴權!」。上海市民堅決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批評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要求嚴肅法紀,維護公民訴權。

2009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保護行政訴訟當事人訴權的意見》(法發〔2009〕54號),明確指出:「行政訴訟『告狀難』現象依然存在,已經成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之一。」為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司法需求,切實解決行政訴訟有案不收、有訴不理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如下意見:

「各級人民法院要全面準確理解和適用,不得以任何藉口隨意限制受案範圍。凡是行政訴訟法明確規定的可訴性事項,不得擅自加以排除;行政訴訟法沒有明確規定但有單行法律、法規授權的,也要嚴格遵循;法律和司法解釋沒有明確排除的具體行政行為,應當屬於人民法院行政訴訟受案範圍。不僅要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人身權和財產權,也要順應權利保障的需要,依法保護法律、法規規定可以提起訴訟的與人身權、財產權密切相關的其他經濟、社會權利。要堅決清除限制行政訴訟受理的各種「土政策」,嚴禁以服務地方中心工作、應對金融危機等為藉口,拒絕受理某類依法應當受理的行政案件。要準確理解、嚴格執行行政訴訟法和相關司法解釋關於起訴條件、訴訟主體資格、起訴期限的規定,不得在法律規定之外另行規定限制當事人起訴的其他條件。要正確處理起訴權和勝訴權的關係,不能以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明顯不成立而限制或者剝奪當事人的訴訟權利。要正確處理訴前協調和立案審理的關係,既要充分發揮訴前協調的作用,又不能使之成為妨礙當事人行使訴權的附加條件。要全面正確審查起訴期限,對不屬於起訴人自身原因超過起訴期限的,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依法提供有效救濟。」

「要嚴格執行行政訴訟法和司法解釋有關受理案件的程序制度,對於當事人的起訴要在法定期限內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能決定是否受理的,應當先予受理,經審查確實不符合法定立案條件的,裁定駁回起訴。要認真執行《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對於起訴人向上一級人民法院起訴的,上一級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及時作出處理,符合受理條件的,督促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也可以直接立案後由自己審理或者指定轄區其他人民法院審理。要改進工作作風,強化便民措施,簡化立案環節,豐富立案方式,方便群眾訴訟。對於情況緊急且涉及人民群眾切身利益或公共利益符合立案條件的案件,要及時立案,盡快審理。要大力推行訴訟引導和指導、權利告知、風險提示等措施,由於起訴人法律知識不足導致起訴狀內容欠缺、錯列被告等情形的,應當給予必要的指導和釋明,不得未經指導和釋明即以起訴不符合條件為由予以駁回。要增強司法公開和透明,對依法不予受理或駁回起訴的,必須依法出具法律文書,並在法律文書中給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二年將要過去,哪個地方法院真正理會最高人民法院 「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的好意見呢?地方法院服從於地方諸侯,連法律都敢違背,還會在乎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見或法規嗎?地方法院的法官依然我行我素,照樣司法不作為,隨意剝奪公民訴權,最高人民法院沒有令法官敬畏的權威。

法律沒有生命力,就無法保護每一個公民的人身、財產的安全。所以,公民要維護自己的利益,首先要捍衛法律,維護最高人民法院的權威。上海訪民千里迢迢來到北京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希望它的法令通順,守住作為社會公平公正的最後一條防線。

2011年8月13日

圖片一:上海訪民代表在最高法院申訴立案大廳門前維護公民訴權

錄像:上海訪民代表去最高法院上訪請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