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聯合國酷刑報告剛發布,毛恆鳳又遭警方虐待

2006年03月31日

中國人權從國內知情人士處得知,上海上訪人士毛恆鳳僅僅因為准備參與聲援高智晟律師的接力絕食活動,被警方關押了一個多月,並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

毛恆鳳於2月13日晚被上海市楊浦區大橋警署警察以“傳喚”為由強行帶走,后被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監視居住。她被關押一個半月后於3月29日才獲釋放。毛恆鳳表示,她被押往位於黃浦江邊楊浦區共青森林公園內,被軟禁在一間小房裡,每日由五六個人輪流看守,完全被剝奪自由,連上廁都要獲批准。“他們在精神上折磨我侮辱我不說,還對我進行身體摧殘。他們多次毒打我。”毛恆鳳說,“大橋警署警察白杰民(音),警號039351,用膝蓋頂住我胸口,用手掐住我脖子說,要把我弄成高血壓,讓我腦溢血后自然死亡,查都查不出來死因。”毛恆鳳的丈夫曾於2月20日聘請律師吳國策前去探望毛恆鳳,結果被楊浦區公安分局以“涉密”為由拒絕。

據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目前上海仍有多名在“兩會”前被抓捕的上訪人士未獲釋放。他們是馬亞蓮、陳小明和付玉霞。馬亞蓮71歲的母親劉春芳、陳小明75歲的母親邵金花和84歲的父親、付玉霞71歲的父親付國忠和多名上訪人員,於上周三(3月22日)到新華社上海分社請願,要求新華社記者向中央反映上海當局罔顧中國的法律、拘捕無辜公民的事實。結果,上海警方出動了幾十名警察,對新華社上海分社實行嚴密警戒,將幾位請願的老人擋在門外。

付玉霞的父親曾多次前往盧灣區公安分局詢問女兒下落,一位邵姓警察答復說:“回去等著吧 ,到時候會有結論的。”目前,付玉霞被傳喚后已經被關押了47天,家人除了一紙傳喚証外 ,沒有得到任何后續法律手續。馬亞蓮的母親給中國人權發來傳真,懇請中國人權為她女兒呼吁。(傳真內容附后)

另據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上海的上訪人士韓忠明自2月中旬被拘留一直被關押至今,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中國人權不完全統計,從2月中旬以來,還發生了以下諸多人權侵害事件:毛恆鳳的丈夫和三個女兒3月11日被當地街道陪同前往海南“觀光旅游”;朱黎兵、薛建國、朱華等人2月21日被從外地強行送回上海,關押在長寧區的京輝旅館裡,直到3月初才被釋放回家;張雪英、徐麗娟等7人,3月4日被強行關押在楊浦區的共青森林公園內,直到3月中旬才被釋放回家;田寶成、張翠萍夫婦和孫健被監禁在上海崇明區橫沙島的一家小旅館;沈詠梅被監禁在上海市金山區的一家旅館裡;因悼唁趙紫陽而被誣陷遭判刑3年的許正清的父親許永道,上海當局害怕他上訪北京,從2月中旬以來將他監控在家不准外出,3月8日上午許永道因外出,被監控人員強行扭傷胳膊,至今沒有拆除石膏。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上海當局借“兩會”之機以不合法的手段大肆拘押上訪人士的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他們當中的許多人,被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秘密關押一個多月,有的至今仍未獲釋,甚至家人都不知其下落。對這些被拘押的人,上海當局如果不能提供法律根據,就應立即釋放他們。聯合國酷刑報告員在新近公布的報告中特別提出了毛恆鳳所遭受的酷刑,這次,毛恆鳳又遭肉體和精神的嚴酷折磨,顯示上海當局完全無視中國政府向國際社會所作的人權承諾。中國人權呼吁國際社會密切關注上海維權人士的遭遇,施加壓力和影響,促使中國政府改善對他們的待遇。

附件:馬亞蓮母親致中國人權的傳真

中國人權:

您們好!

我是馬亞蓮的母親,我叫劉春芳,今年71歲,和大多數的老人一樣,本是安享晚年 的時候,可現在卻整天擔憂著女兒的安慰,因此,本來就體弱多病的我,現在身體更是 變本加厲。

我女兒馬亞蓮,於2006年02月15日下午被公安機關強制限制拖走限制人身自由后, 至今已四十余天了,可仍然下落不明,亦無任何關押手續。我曾多次向黃浦區公安局及 上海市公安局申請要求了解我女兒現在的狀況,可每次警署民警的回答都是:他們也不 知道我女兒在哪裡?可憐天下父母心,作為母親的我除了擔憂,卻又無能為力。無奈之 下,我一個無助的七旬老人,隻能求助於您們了,希望您們能為我女兒呼吁,救救我女 兒吧。謝謝您們啦!

此致

劉春芳
2006年0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