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首頁

2020年7月1日,《港區國安法》生效翌日,香港警察舉旗向示威者發出威脅警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於2020年6月30日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並於當日晚11時生效,它作為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之一被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
最新發表
  •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New!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5屆會議昨日在日內瓦結束,會議期間,理事會成員國和民間社會組織對中國嚴重和持續侵犯人權行為表示緊急關切,主要集中在引起國際社會強烈抗議的兩類行動: 加強對維吾爾族、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系統性宗教和文化壓制,並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 在香港實施違反國際條約、限制公民自由、侵犯權利和自由的國家安全法 (請參閱底部的發言彙編) 隨著他們在日內瓦發出關切之聲,接著有39個聯合國成員國發表 聯合聲明 ,重申對有關中國在新疆“嚴重侵犯人權”的報道以及香港《國家安全法》不符合中國的國際法律義務的嚴重關切。聲明是由德國駐聯合國大使克裡斯托夫·赫斯根(Christoph Heusgen)...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中國人權 獲悉,雲南省楚雄市異議詩人 王藏 與妻子 王麗 先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二人案件已於9月中旬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據報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獲釋後所發表的言論、接受的採訪、書寫的詩歌文章、以及行為藝術為依據。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盧思位律師和北京的張磊律師在楚雄市看守所會見了王藏,其狀況尚好,他非常感謝外界對他們的聲援、支持,但為妻子被捕尤其為四個孩子的生活、學習、安全深感擔憂——四個孩子分別為11歲、8歲和一對4歲的雙胞胎。 王藏是於2020年5月30日被從家中帶走的,當時現場警察數十人。...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7名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 聯名致函 中國政府, 提出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香港國安法」)的國際法律評估。專家們也就香港國安法不符合中國政府的國際法律義務,尤其是在《世界人權宣言》與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的法律義務,在信中詳細列出了他們的眾多關切。 信中概述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符合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與《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內的國際人權法律標準。為了要提醒中國政府任何對抗恐怖主義的實施(包括煽動和協助恐怖活動的行為)應遵守當下國際法的法律義務,信中也參考了有關來自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聯合國大會以及人權理事會的決議。 專家強調「香港國安法」...
公開信收件人: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 聯合國各成員國 我們,以下連署機構,共同呼籲成立國際機制以處理中國政府的人權侵犯,並敦促閣下採取果決行動以達成此一目標。 2020年6月26日,50位聯合國人權專員史無前例地呼籲「為維護中國的基本自由採取果斷措施」。他們特別指出中國在香港、西藏和新疆的大規模人權侵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禁止信息流通,以及對全國各地人權維護者、記者、律師和批評政府人士的迫害。 我們各組織也十分關切中國侵犯人權為全世界帶來的影響。中國攻擊海外人權維護者,在世界各國打壓學術自由,並且從事互聯網審查與數字監控。...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2020年8月20日,北京大學發佈了《關於規範參加外方主辦的線上國際會議申報審批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要求所有計劃參加 線上會議(網絡研討會) 的教師和學生于會前至少15日進行申報,提供文件和詳細信息以獲審批。 在其範圍和可能產生的影響方面, 這些要求引起了人們對限制學術自由的嚴重關注 ,更具體地說,是對其 不遵守廣泛的國際人權標準,包括見解和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以及獲取和傳播信息的權利 的嚴重關注。此外,《通知》直接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締約國所簽署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所規定的 基本教育權 ;該公約指出:「高等教育……對一切人平等開放」(第13條第2款第3項...
提要: 2020年8月12日,端點星案蔡偉的父親蔡建禮向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等監察部門發出控告信,指控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長和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負責人不依法履職,違反秉公用權和道德操守等規定,聯手惡意阻斷被告人親屬自主委託律師辯護,且操控法律援助,浪費國家資財,進行利益輸送,屬於濫用職權,要求追究責任。 蔡偉為網站「端點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願者,該網站建於2018年,以對抗網路封鎖和言論審查為己任,備份微信、微博等平臺被刪文章,曾備份了大量疫情相關文章。...
尊敬的外交部長閣下: 我們17家機構與獨立學者聯合給您寫信,表達我們對中國政府於2020年6月30日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的嚴重關切。我們珍惜您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一事態發展的關切,但是,我們更期待您採取具體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香港當局清楚地知道,《國安法》無疑將會在根本上改變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未與香港人民協商的情況下,逕自頒佈了香港版《國安法》,並提出了廣泛的禁制令,涵蓋定義不明確的「行為」和「活動」,其中包括一些原本應受到香港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國際法所保障下和平行使的基本權利。該法規定了對分裂、...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背景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聯合聲明》),為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鋪平了道路。《聯合聲明》確定將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其「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並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內保持不變。雖然「一國兩制」一詞未被明確提出,但它卻是奠定《聯合聲明》的基礎。 [1] 儘管中國在2017年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竭力予以廢除,但它仍然是一個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英國政府作為共同簽署國,有義務監督和確保該條約的有效執行,以保護香港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法治和基本權利與自由...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5月21日(星期四),北京當局宣佈了一項《 決定 》草案,以制定在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該法將禁止四項被認定的國家安全威脅: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和外國干涉。此舉違反了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即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制定安全法。預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在本屆會議上通過《決定》草案,授權人大常委會起草此項立法,並將其直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該附件列有適用於香港的與國防和外交事務有關的國家法律)。實際上,該《決定》草案規定了一個將繞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本身立法程序的立法程序。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這一公然的舉動,標誌著北京在進一步努力加快廢除‘一國兩制’框架;...
5年前,2015年7月,中國當局抓捕了約300名包括律師、法律工作者和維權人士在內的人權捍衛者,旨在扼殺維權活動,包括在法制內進行的活動。在被稱為「709大抓捕」的打壓中,許多人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定罪。在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輕的律師女助理,名叫 趙威 ,時年24歲。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監獄服刑。刑期最長的是維權人士 吳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後還將再被剝奪5年政治權利。 在律師 王全璋 的案件中,當局甚至拒絕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師 李春富 在尋找哥哥李和平的過程中被警方帶走拘押;...
「709」大抓捕已經過去5年,但對律師和其他人權捍衛者的鎮壓仍在持續進行中,不斷有新的律師被抓捕,已經被釋放的律師仍無人身自由,被嚴格監控禁止出境,從「小監獄」走向「大監獄」。然而,無論中共如何打壓迫害,都無法挫敗這群勇敢者的堅韌和達觀,在高壓控制和持續恐嚇威脅的環境下,人權律師仍持續發聲並代理著中國最敏感的人權案件,即使面臨著被吊銷律師證失去生活來源甚至再次入獄被酷刑的風險,他們也要為同道為公民為其他人權捍衛者呐喊。以下是《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709」大抓捕的五周年聲明》,向這群勇敢者致敬! 風 ⾬ 如晦,逆風起飛 — 中國 ⼈ 權律師團律師關於 「709」 ⼤ 抓捕的五周年聲明 ⾃怨...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中國人權于2020年7月2日按:始於2015年7月9日的“ 709大抓捕 ”即將五周年,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況不見改善,反而愈加惡劣。2020年6月30日即香港回歸紀念日前夕,中共政府緊急推出香港國安法,將施行於內地的打擊“國安犯罪”的那套違反人權的制度強加於香港。香港人一旦被以“莫須有”的理由扣上“國安犯罪”的帽子,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 陳建剛律師 記錄的會見謝陽筆錄有著現實的借鑒意義。 陳建剛律師是“709大抓捕”事件中 謝陽律師 的辯護律師,因為揭露謝陽被酷刑的情況而遭受中共當局打壓。2017年1月陳律師公開了 《會見謝陽筆錄》 及視頻披露 《陳建剛律師:會見謝陽始末,駁斥無良官媒》 。...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展開對律師的全面鎮壓,被稱為709事件,其行動和影響持續至今。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聲明,聲援在押的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郝勁松、戈覺平等人,讚賞他們作為律師和公民為了人權事業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譴責中共政府剝奪當事人通信和會見權利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關於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聲明 許志永、丁家喜是中國公民運動的宣導者,中國公民運動以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建立為宗旨,長期不懈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努力,主要有推動農民工受教育平權等。 據此前公開的資訊以及相關當事人的介紹,我們得知2019年12月初許志永、...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公開信 敦促放棄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立法 栗委員長︰ 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下稱︰全國人大)最近通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下稱︰《決定》),計劃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立法(下稱︰《法例》)表達嚴重關切。我們敦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下稱︰人大常委會)摒棄該項立法。 儘管《法例》的詳細條文尚未公佈,但該《決定》以及京港兩地官員最近的評論均意味《法例》將威脅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我們尤其關注它對香港公民社會的影響。 根據《決定》,預計《法例》將禁止「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11月3日(星期二)

為了向潛在的指南使用者提供更多信息並回答相關疑問,國際人權服務社計劃在歐洲中部夏令時間11月3日(星期二)下午2點組織一次有關該指南和普遍定期審議的線上問答活動。若您有興趣參與本次線上問答活動,可以點擊這個按鈕進行報名,

報名參加

相關資料:

2020年6月26日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近期决定起草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法》,而未與香港民衆進行任何有意義的協商。此法若獲通過,將可能會違反中國的國際法律義務,幷可能會對該自治區域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施加嚴格限制。」

「這項法律草案將可能剝奪香港民衆的自治權和基本權利。香港人構成一個少數群體,擁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和語言傳統,甚至法律傳統。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和『一國兩制』的治理框架,保障他們的自治權和基本權利。」

許志永是公盟創始人之一、新公民運動的標誌性人物,倡導非暴力方式維權,推動中國向公民社會轉型。因發起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活動,於2014年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出獄後繼續堅持發聲。2019年12月初,許志永與丁家喜等人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交流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 12月26日,當局抓捕與會人士,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和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許在逃亡期間發表《勸退書》,公開批評習近平:「您最大的問題是,總想逆流歷史」 ,應該「讓位」。

2020年2月15日,許志永在廣州被警方拘捕。

2019年7月22日,長沙富能機構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吳葛健雄)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刑事拘留,案件經多次延長偵查期限,當局卻未曾公開任何案件信息並拒絕律師會見。三人處於事實上被強迫失蹤的狀態,面臨著被酷刑和刑訊逼供的風險。2020年3月16日,三人的代理律師被集體解除委託。家屬經多方詢問,仍無法得知當局是否為三人指定律師。長沙富能機構成立於2016年,主要關注殘障人士以及弱勢群體的權利。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更多 >>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聽證會(網上直播)

 
2019年9月17日星期二,上午10點至中午12點

作證者

  •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秘書長、「雨傘運動」領袖
  • 何韻詩:民主活動人士及粵語流行歌手、演員
  • 張崑陽: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
  • 譚競嫦:中國人權執行主任,紐約市立大學法學榮譽退休教授
  • 丹·蓋瑞特(Dan Garrett)博士:《中國香港的反霸權抗爭:城市形象化抗議》(2014)作者
中國人權每日簡報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