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255 — 2277 (2429)
像这样的绝食接力活动我觉得很有意义,它能使郭飞雄受到不人道对待的问题持续发酵,让更多人和机构关注,从而对当局形成压力。此外,民间需要一种简单易行但又有一定效果的行动来让人们表明立场、达成一致、形成默契。我不能错过这一场光荣的战斗。
今年5月16日是文革发动50周年,人们都在担心文革是否要在50年后的今天重演。习近平上台后一改江胡时代的宗教政策,强拆十字架、抓捕各类信徒从不手软,大力推广所谓的宗教中国化政策,一切使人们仿佛置身于文革的阴影中。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我们奉劝当局,文革不能重演,请收回你们镇压宗教的宗教中国化政策,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一次总统大选。其最不寻常的一点是,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尤其是共和党,非建制派都大行其道。
我们不是要建立一个我们想象中能达到公正的,并能一劳永逸的理想社会,这种理想社会也不可能存在,而是要建立一个能不断对不断产生的利益纷争进行均衡的机制,这一机制,就是民主机制。
我忽见有条“金珠鳞”的鱼鳃似在煽动,还有气息,便心痛地想扑上去要救它,但一只红卫兵的脚,猛地踏了上去,并用脚尖狠狠地一碾,血淋淋的鱼肠子飞溅四处。那一刻,我一个完整的童真世界霍然崩裂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2016年4月27日。上午10点,我们一行17人到北京市西城法院投诉控告立案庭法官郑炳汝11天不通知立案缴费,结果被李庭长、郑炳汝、王谦、秦庭长、法警队长110266、法警111264抢手机、打人、关铁笼子、不给饭吃、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还由郑炳汝亲自把我们押送到东城区拘留所。
“六四”这一天,我曾情绪亢奋地双手抓住铁窗高喊:“勿忘六四!”这时候,知道一点“六四”的,他们会暗暗替我担惊受怕;不知道的,两眼鼓鼓地盯着我,然后去问其他人啥子叫“六四”。
今天,郭飞雄君在为国人争取权利做最后一博,无论我们多么痛惜,同不同意他的牺牲,认不认同他的做法,都不得不支持他的抗争。危难中的他,也正需要你们的爱,冲破物理限制,重新带给他人道仁爱的、温暖洋流般的能量。
他不是伟人,他是个凡人。他做了什么?他在整个中国司法体系习惯拿平民老百姓的性命在法庭上下做交易的时候,选择了说“不”!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谁知道,就在我们找位置,等面的时候,闯进来两三个协警,靠近我,说:顾义民,跟我们走吧。我见状,忙叫老徐拍照。边说着,边走向取面处,冲捞面师傅喊:有没有菜刀借我用用?
极权国家一面以“秘密”的名义对外封锁一切被它视为“不方便”的真相,一面千方百计地打探每个国民的隐私,不只是为了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想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将之用做要挟、控制的手段,讹诈他们,把他们变为权力统治的顺从帮凶。
如果雷洋案没有舆论关注,这事很可能就公安下个结论,结案了。死的已经死了,哪怕有嫖娼恶名,而生的亲属,不但要日夜流泪思念失去的亲人,还需背负被人嘲弄的恶名。不会如香港一样,会有一个独立的法庭来调查死因。因为,没有这样的制度。
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但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即生命、财产、自由。人类文明进步的基本标志,就在于暴政退出了历史舞台,如果暴政避免不了,人们就有了反抗的必要性。
本文中文由 中国人权 获准翻译;英文原文最初发表在2016年5月12日出版的《纽约书评》上。英文版权©Andrew Nathan;中文翻译版权©中国人权 Chinese translation by Human Rights in China, by permission of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 where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the May 12, 2016 issue . Copyright © by Andrew Nathan 本文中引述的书籍和文章: 《...
如果我不说/谁也不会相信/这一张/脸上挂满了 灿烂阳光的女人们/她们的丈夫/却都是中国的“政治要犯”
今天当我在中共监狱中度过二十二个月之后,我的经历和见闻让我不得不说:中共当局对待无特权的犯人连动物还不如;因为争取政治权利、捍卫信仰自由以及其他人权事业而坐牢的人,尤其受到严酷的压制。
毛泽东的悲哀不止是文革惨败,青史留骂名,而且还沦为被后人戏耍摆弄的种种工具,就连其后裔毛少将其实也是把毛泽东当个汤勺来用。
从警方作为、社会反应、谣言轰传三方面的互动来看,该事件牵动的其实是中国社会当下最敏感的神经:民众对政府已经完全丧失了政治信任。
1952年8月启动的司法改革运动,对旧法观点进行了彻底的批判。旧法观点的主要危害是“共产党法院,国民党掌握”。肃清旧法观点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组织整顿的方式,将旧司法人员清除出司法机关;加强思想教育,排除法官头脑中的旧法观点。
海口拆违事件涉事的治安联防队及其管理运行体制该何去何从,不论是开展警示教育,还是形成新的联防队伍管理体制,都绕不开两个核心的命题,即:如何清晰界定治安联防队员的权责边界和如何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受治安联防队员越轨失序行为的侵犯。
公民的爱国并不表现在一味地顺从国家权力,而在于要求和督促国家权力不要破坏公民群体所共同珍惜的东西,尤其是人的尊严生活所必需的那些民主价值。在特殊情况下,公民爱国甚至可以通过公民不服从来表示。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