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232 — 2254 (2429)
“政治不会对最高法院产生影响。在描述一个大法官如何裁判一起疑难复杂、备受关注的大案时,‘政治化’不是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意识形态’更不合适。法官之间的分歧,还是用方法论的差异或司法理念的不同来描述更好一些。最高法院不是‘政治性法院’……”
巴维特教授关于宪法权利的结性视角,展示了一幅更为严肃的宪政图景:充满内在张力的结构性条款,以及不再为满足个人私欲要求而是追求规范政府权力的权利条款。这有助于我们认识那些长期被视为“个人”之物的宪法权利的公共价值—规范政府权力、促进民主政治、营造公共空间,以及培养真正的现代公民。
既然法官就职时宣誓忠于宪法,就应该承担起维护宪法的责任。而判断一部法律是否违反宪法,不应该交由行政和立法部门,而应是联邦各级法院的职责。
白皮书故意把不同时期藏人的不同主张混在一起,似乎藏人至今仍在要求中国政府从西藏“撤军”,除了欺瞒、蒙骗因信息封锁听不到藏人声音的中国境内各族民众,又能作何解释?!
台湾和美国人民为2016年的总统大选举行声势浩大的选前造势,媒体也争先恐后地跟进报道,就在此刻南亚大陆的流亡藏人也不甘落后,为2016年西藏流亡政府(现称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政治领袖司政和议会议员选举摩拳擦掌。
要让香港分裂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违拗香港民意、激怒港民情绪。反之,要长久维持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香港民意、尊重港民权利,让香港人心悦诚服地拥护“一国两制”。
普选的本质,就是要实行权力公有制,而这是对中共的权力私有制最严重的挑战。中共坚持香港普选要实行中共一党提名,正是要以权力私有去操纵橡皮图章的假普选。这是权力私有与权力公有的大是大非的决战。香港宁可在法治之下继续争取建立权力公有制,而不能让权力私有假普选之名凌驾现有的法治和自由,最终法治自由被摧毁,香港沦为权力私有、有权就有一切的一国一制。
无产阶级专政的强权之下,从来不乏奉迎拍马之流,官权力想裹挟多少人,就能裹挟多少人,以此达到“群众斗群众”目的。今天在香港上演的这起“反占中”街头闹剧,不过是官方为了反制香港要求真普选的民意表达,而又一次发动起来的“群众斗群众”而已。
普选本来是中央和特区政府的难题,现在被全国人大狠狠一脚,难题又踢回给了香港公民社会。这是一场注定要双输的游戏。共产党对香港做了一件错事,归根到底也是一件蠢事。
香港差,国家差,就这么简单。如果我们可以保持我们的核心价值,希望我们国家可以快点赶上来,那就不只是我们有自由,就十三亿人民都有自由啰。所以你们,现在,你们打的这场仗,不是为香港自己打的,你们是为十三亿人民打的!不可以放弃!民主必胜!
中国政府在提醒香港人认清自己的地位的同时,是否也应提醒自己认清天下大势,勿再抱专制之残,守极权之阙,在解决地区治理危机的问题上,让最容易达成民主化的香港先行一步,形成双赢之局——这既可以解决中国的地区治理危机,还能让中共从制度谴责中找到一个制度出口。
当局要求和平解散“占中”,可其不明白的是,“占中”一旦发起,“解散”已经不是能由组织者来决定的了,现在是香港学生和市民带领组织者进行抗争。现在唯一能够和平结束“占中”的,不是别人,而是中国政府:接受香港人民的合理诉求。
我们说占中行动不会有结果,只是就其技术层面而言,因为北京不会、也不可能对占中者的要求作出正面回应;但占中在香港青年一代心灵中产生的影响,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显露出来。这是一个伟大的民主召唤,是一个充满朝气的、自由的行动实践。以“公民抗命”为特征的这一代人的此次行动和实践,必将对香港的未来产生长远影响。
从此开始,香港和大陆民主运动彼此之间互相促进的作用之大,一定会出乎人们的预料——可以这么说,当局的做法其实是给缓慢的大陆民主运动列车加上了一个动力巨大的火车头。
这一月,政府开始瘫痪裂变/这一月,香港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这一月,香港公民接受了新考验/这一月,你们掀起香港崭新的一页。
占中退场,并不等于放弃抗争,而只是转变抗争方式。争取真普选是一场持久战。像占中这种间接的公民抗命自有其特定的功用,但它极不适合持久战。我们必须转而采用其他的方式继续抗争。
面对香港社会种种撕裂矛盾﹐镇压噤声并非解决之道﹐负责任的政府必须正视这一代年青学子对普选的索求﹐你可以不同意他们的见解﹐但应以教育和沟通去疏导﹐而非漠视冷待﹐否则﹐将造成这一代人对政府更大的抗拒和离心。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考拉性格刚烈,自然不为监狱所容,会与牢头、恶警产生激烈的冲突;为此她遭受迫害及性侵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媒体上,有关她遭到性侵的信息绝非空穴来风!
六四被残酷血腥的镇压之后,虽然少有直接抓捕家属,但是每一个遇难者家属,流亡者的家属,残疾者的家属,做监者的家属都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和煎熬。
可以肯定地说,中国今天在各种问题的交互袭击下,就是GDP的高速增长也无法保持了,更有全局性、系统性、根本性的灾难正徐徐降临。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均已病入膏肓,而导致今天如此危境的根由,正是“六四”那场违天背理、丧尽天良的屠杀。
他们先知一般的呐喊穿透了时代的沉寂。他们短暂而光辉的生命如同流星划破天际的黑暗。他们在这大地上披洒的鲜血是我们民族的良知和勇气未曾彻底沉沦的证据,并为后代昭示自由的未来。
请诸位领导明鉴,武汉司法当局此行是不是“依法治国”?是不是“公安执法规范化”?此种司法实践,是否为国法所容忍?有无必要对这类执法犯法的行为予以追究,以儆效尤?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