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209 — 2231 (2429)
我看见,其他人摘掉首饰,就扔进垃圾桶里。一个女的哭着说:求求你帮我保存这个戒指吧,这是我的结婚戒指。女管教恶狠狠地说:扔了!到这来还说结婚戒指,有本事别进来!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兰蒄想通过与何韵诗“私了”,即支付其出场费的方式,来平息事态,却被何韵诗拒绝。何韵诗如是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作为受害者的李波当然值得同情;但作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的李波必须予以批评。正如德国文豪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说:你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你用什么才能赎回?脸书上也有人如此宣告:“我们尊敬烈士,亦同情羔羊,但鄙视起初大声求救、最后乖乖受死的乌龟!”
树庆,你被判了十年/十年啊,多么漫长的囚禁/想一想,年过半百的你/须发半白的你/沧桑瘦弱的你/还能否挨过这十年?
我们尝试过找媒体,但没有记者愿意触碰这个事件。我也尝试过法律途径,并多次到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但法院拒不立案……有天巧遇到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他详细询问并了解我们的遭遇后,表示愿意作为法律顾问帮助我们准备诉讼……2014年6月 21日,唐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捕,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中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日子在不断的重複中麻木/时间在一片苍白中虚无/此刻,肉体仅仅是肉体/绝不是一颗绿色的树/此刻,灵魂就是灵魂/一只小鸟从我的胸中飞出
我们不愿做奴隶,将以生命捍卫法律,保卫立案登记制,追责到底,实现在上海每一件“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等违法违纪的案例都得以纠正而不再发生,建设一个美好的法治上海。
只要真相还被掩盖一天,只要中共还在因纪念六四而关押一人,中国社会纪念“六四”的民间抗争就不会停息,而中共当局自己,也不会从“六四”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就永远面临着历史的拷问和审判。
那时代,成百上千万的地主及其子孙,有的一夜之间便成了冤魂,而活下来的也因此生不如死,成了永远的阶级敌人,永世不得翻身。我想,苦难者和失败者必须言说,有言说才可能进入历史,让后人不至重蹈覆辙——这是一个写作者对暴政的反抗和对自由的基本渴望。
刘远东因为积极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并在其中起着中坚推动作用,在2013年初声援《南方周末》事件后不久,被广州公安以抽逃资金罪名抓捕。其后,落实下来的罪名,不出外界所料,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赵常青为推进中国的民主、自由和人权进步,几十年来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因此遭受到中国当局严酷的迫害与五度失去自由、陷身牢狱的磨难。赵常青历尽磨难而痴心不改,是在用生命谱写八九一代为中华民族走向文明而献身的壮丽历史诗篇。
六四之后中国便陷入了八九后遗症,而邓小平这个八九后遗症的制造者,也一直为此后遗症所困。从六四延续到今天的八九后遗症表明,六四其实是邓小平的滑铁卢,此后直至去世,他再也没有办法走出自己挖的陷阱。
何维凌是一个精力无穷的活动家。我对他某些曾经的政治观点不尽赞同,不过我认为他扮演的角色是必要的、有益的,而且扮演得相当好。对他的英年早逝,我深感哀痛。在“六四”27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表达我对他的思念与敬意。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天津警方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律师和家属进行了抓捕。警方企图让律师帮助警方指控当事人家属有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而且对没有任何违法之处的律师搜包,扣检手机,还威胁律师要求退出709辩护。其中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被警方带到门头沟永定镇派出所后,遭到4男一女的野蛮殴打,其暴行令人发指!
她不过是在为一位最为温和的律师李和平做助理;她只不过是跟随在法律文书和法律程序之间。这是文明的职业,却被当作战争来对待,而且有人对她进行中世纪的最为黑暗野蛮的战争。她被强行绑走投入黑牢,没有任何人能够得知她的消息,她只有面对无休无止的黑暗。
确认毛、邓二人对文革、“六四”的个人责任,中共“党和政府”对文革、“六四”的集体责任,全体国民对文革、“六四”的道义责任,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一门大功课。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美国依然强大、自由、祥和,但这一切不仅来之不易,而且是有原因的。我们探索其因,因为它对我们自身的前途是何等地重要;而《金棕榈∙葛底斯堡赋》,乃是这种不竭探索中的一个里程碑。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下简称“煽颠罪”)本身,即是与人类文明趋势相背的:煽颠罪是反宪政的。宪政的核心要义是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议会政治政党选举乃宪政的应有之义。既如此,则政权之更替或曰颠覆,势属必然,未闻有宪政国家而由一党始终垄断政权者也。即令某党或长期占有之,他人谋和平颠覆,亦无不当。
“将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私有财产等公民基本权利的决定权划归独立的司法系统已经是宪政国家的常识,它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保护基本人权,降低维权成本,建立政府执政为民的公信力,为执政者寻求稳定的合法性基础。”这必然能为我国的现代刑事司法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