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393 — 2415 (2429)
“今日立春,苏州的法治进入了冬天。庭审外围现场警方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封闭道路、抓捕公民,场面混乱……声援老兵范木根,保卫家园、保护妻儿,义不容辞。面对擅闯家门的行凶歹徒杀无赦!”
我向中共当局、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呼吁:如证据确凿,足以表明高瑜有罪,那就请光明磊落地向全世界宣布她的罪状,并予以宣判收监,让她服刑;如目前尚收集不到足够有力的证据,但又不愿意恢复她自由,那也请出于人道原则让她保外就医,予以监外监视居住。
江泽民说“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可成果却被贪官转到国外去实现“美国梦”了;温家宝说“让中国人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可徐纯合在母亲和孩子面前被警方当场击毙;习近平说过“中国人共享‘人生出彩’的梦想成真的机会”——但徐纯合的“人生出彩”梦想只能到天堂去追寻。
墨西哥谚语:“他们试图把我们都埋了,但不知道我们其实是种子。”当局以为严厉打压可以吓退民众的维权热潮,其实他们的每一次打压,都种下了更多的怨愤,唤起更多的公民投入维权抗争。
长年累月的挫折和打压,都不能阻拦许志永作为一个公民,而不是臣民,高傲地站立!如今,当局对许志永的审判和判刑,同样非但不能摧毁他的道德形象,恰恰相反,体制是赔上国家司法的信誉,为他和他倡导的新公民运动,树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正是这些可亲可爱敢于和不受限制的公权的斗争,使得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7月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打压律师行动。一个黑色的七月,还没有过去,黑云正笼罩着中国大地,欲摧毁人民的正义和良心。
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被秘密关押,见不到律师,我不知道他们会遭遇怎样的酷刑和折磨,不知道他们是否挺得过来。最让他们牵挂的或许是儿子包蒙蒙出国读书的事。如果知道孩子出国梦碎,他们会不会肝肠寸断?如果知道孩子的坚强和成熟,他们是不是会感到些许安慰?
胡石根:1992年5月底因筹备纪念八九六四三周年活动遭到逮捕,1994年12月,被控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20年有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5年。2005年和2008年获得两次减刑,服刑16年3个月之后于2008年8月底被释放。
“赤壁三君子”案的最终判决不是我们律师所能左右得了的,但是公理自在人心。当局为保政权,不顾事实,肆意揉捏罪名,玩弄法律,将“赤壁三君子”治罪入狱。就此案判决,律师当然不会胜诉,但从另一角度上来讲我们却是赢家。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得知你被处刑七年,我的心在滴血。在一邮件组里,我写道:“痛苦到极点。她将在牢里呆到七十八岁,她能活着出来吗?一个在斯国一如既往地勇敢、坚毅、有担当、有远见的伟大女性,就这么被销声了?”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认识王全璋多年,眼看着他从青涩青年成长成现在坚定的人权捍卫者、经验丰富的辩护律师和成熟顾家的男人。或许,他自己也体会到维权和成长的艰辛,一次,他照着镜子对我说:“我当年也是一个帅小伙,现在有了这么多白发。”
浦志强律师因为“七条微博,六百余字”,被控两罪——“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衅滋事罪”。社会各界尤其法律界,极其关注。国际社会一直在跟踪本案。本案能否严格依法判决,直接关涉国民对法治的信心和中央依法治国战略的推行,关涉到我国的国际形象。
事务所是律师们抱团取暖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权法治的幼芽据以发育成长的温室。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今天的发展壮大昭示,人权法治在中国将会是欣欣向荣的前景,律师业,是转型期中国的朝阳行业。
“只有在创造了使人人可以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正如享有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公民及政治自由和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虽然在野蛮的建三江均被殴打致骨折,但从精神品质上讲,他们的硬骨头依然是固若金汤,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座灯塔上的亮光,照亮了很多人追寻普世价值的路,激励着追求自由的人们勇往直前。
依法治国,律师是基础。依法治国说白了就是接受普世价值,主要由律师、法律人治国。法官、检察官从执业十年以上的优秀律师中产生,法官不是官,是政治中立者,否则永无公正的判决。可是,中国律师今天处于极其低下的地位。
美国的法律自由来自五月花号公约、英国的学徒制、布莱克斯通著作、殖民地宪章与普通法制度,但美国律师群体不拘形式与传统,积极反思,勇于创新,通过其制宪杰作和法学院创制,赋予自由以更加清晰的法律形式和更加有力的辩护群体。
法的目标是和平,而实现和平的方式却是斗争。在从权力政治走向权利政治的过程中,对中国律师来说,为权利和权利政治而斗争是为职业声誉而斗争,更是一种职业担当。回应中国政治史上的这个重要转型,抛弃将参与政治等同于成为权力部门成员的传统思维,用更为开放的心态投身到权利政治的历史潮流中,中国律师才真正有希望赢得未来。
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们不会画地为牢、作茧自缚,我们将以辛劳、汗水、鲜血乃至我们的生命奉献在自由这个伟大的祭坛之上。我们将聚集在这里,践行着我们的祖先亘古不变的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正是这种传统的力量促使我们下定决心追求创新,变革社会,点亮蜡烛,照耀未来。
北京律师黎雄兵欲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前往美国芝加哥参观访问,被禁止出境,理由为出境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黎雄兵律师问“可我没做什么!”边检或特务答复“但你心里怎么想,大家都知道!”
权利不可能天上掉下来。无论宪法对人权和公民权利的规定多么尽善尽美,如果不是通过积极的公民行动自己争到手,往往都是浮云;所谓宪法无非一纸空文,不可能真正受尊重。民权运动因此比宪法宣誓意义更重大,更能捍卫宪法尊严。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