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370 — 2392 (2429)
入土八年却难以安息的学生娃娃们,以及他们难以忘怀的父亲母亲和亲戚朋友们,至今还在期盼着公平正义的早日到来。而公平正义,是为政之要,是为国之本,不可或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提供保障公平正义的基本公共服务。每一位共和国公民,都有权利要求政府提供这种服务。
东门是警方重点把守的“关卡”,说是军警林立也不为过。计有:外边闪着警灯面包车三辆,里面的警车超过10辆。人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游动哨,神色严峻的警员,外松内紧的便衣宝宝。其中,宝宝不停地向我们拍照。
朋友转来网上的一篇报导:新上任的北京驻​​香港官员、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首次就香港书商李波失踪案表态。朋友问这是不是等于中共间接承认他们绑架了李波,请我做个解读。
苏昌兰说: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更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今天因为同情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压的人们,可是国家机器却把我推上敌对审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闪闪的国徽渐渐地离我遥远。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着几万名唱着国际歌的人群开枪?”“真的是疯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清算过去并不必然就是要报复或害人,它的目的是要还原历史事件的真相,并给它正确的历史定位,让当代人透过这样的真相厘清过程得到和解,也让后世子孙能记取教训,不要让悲剧历史重演。
一颗野草也能点燃整片草原,一粒种子也能长成参天大树,一个小个头也能迸发出大力量。在极权专制的中国,个体的每一次抗争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价,但每一次抗争也都能为后世收获一滴净水、一捧净土、一口新鲜空气和一个微笑。
民运、维权人士刘少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2016年4月15日上午9时在广州中院第十三法庭开庭。为表达对他的声援和支持,我们现转发他在被捕前一个月撰写的回忆参加八九民运的文章(本刊重新做了编辑)。刘少明于2015年5月29日被广州警方带走,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从去年7月胡老师失踪到今年4月,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杳无音信,律师也仍未见到胡老师本人,该案也尚未开庭审理。如今已是胡老师第二度入狱,并面临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王岐山在一个多小时连续讲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人物就是“毛主席”和“习近平”,并多次谈及毛泽东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和习近平的“复兴中国梦”。这对我们全面认识王岐山的立场、思维给出一个全新的窗口。
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重大的变化,其基本特点,就是一改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的战略,转而走上扩张之路……为了完成这样的扩张主义的外交政策,习近平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一招,就是大搞金钱外交,到处撒钱。
如同《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上详细列举的“财富寻宝图”未能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一样,巴拿马文件也同样不会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中国政府只在意他们要抓捕的外逃贪官,即中国的政治失败者及其关联人士,比如令完成等。对于ICIJ发布的两份报告,中国当局更愿意看作是西方国家在“抹黑中国”。
应该说,张五常提出的建议,在中国模式的框架下,对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多半是有利的,但是在道义上却无疑是十分恶劣、十分有害的。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和西方经济的彼消此长,实在是一种“劣币驱除良币”。听任这种趋势进一步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在互联网时代,想要封锁巴拿马文件这样全球皆知的热门议题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他们严重低估了中国网民的智商,也严重高估了红色权贵瞒天过海、掩耳盗铃的能力。对政治而言,高压之下的平静是比喧嚣之下的愤怒更加有害的东西,因为信任丧失了,心照不宣了。佛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我愿意承担后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一个公民站在被告席上受审,只是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曹顺利女士属死于中国政府的蓄意谋杀。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要求:1.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到去世的详细经过;2.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3.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4.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曹顺利是一位个性坚定、热爱生活的人,她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中国人幸福的期许寄托在自己的不懈追求之中。曹顺利走了,她为了普通的中国人能圆一个“人权梦”而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曹顺利走了,她深夜种下希望,一定会在梦中发芽。
由十个著名的人权组织组成的国际评委会评选出2014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已故维权人士曹顺利成为该奖的三名获奖者之一。10月,评委会将在这三名获奖者中再评选出该奖的“桂冠”得主。这个奖项旨在表彰那些面对巨大的个人风险而仍致力于人权事业的维权人士。
流泪的十字架,是对民众苦难的悲悯,也可以说是对教徒捍卫神的荣耀的欣慰之泪。目前中国大陆多达数千万、且人数还在持续增加的基督徒,已经成长为民众维权的重要力量。
警察将江天勇律师双手背铐戴上黑头套,用铁钩勾住手铐中间,用链条式起重机吊起,众警用脚猛踢江的腹部。而唐吉田律师牙被打掉,多根肋骨被打断。另外,同去建三江的张俊杰律师脊柱横突骨被打断裂三根,王成律师被警方侮辱性地用鞋底抽打耳光,造成肌肉挫伤。
江西新余渝水区法院对三名呼吁官员财产公示的维权人士作出判决:刘萍和魏忠平被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李思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三年。
6月19日,“新余三君子”案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宣判。维权人士刘萍和魏忠平两人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6年半,李思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
这个法庭是一个有着特殊深度的法庭。在这个法庭上,我要用我自己的叙述方式讲出我参加声援《南方周末》的街头抗争和政治集会的真实情况,我的初衷、核心考量、运作行动和平衡手法;讲出我推动以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为主题的“八城快闪”街头宣传活动的基本思路和法律性事实。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