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朱学渊:生育率与社会道德无关(图)

2018年08月22日


图为今年五一河南开封某寺庙

朱学渊:生育率与社会道德无关

读了梁京先生“中国人口可能减半意味着甚么?”我有许多反对意见。他的若干“见地”是没有依据的主观假设。

梁先生说的“人口再生产与道德秩序的再生产是密切相关的,人口再生产的失衡,必然是道德秩序再生产的机制出了问题。一个道德败坏,或道德不能进步的文明之所以会灭亡,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即是其一。

简言之,“人口再生产”就是“生育”,“人口再生产的失衡”就是“过多”或“过少”,或有之引起的其他问题,如“老年化”和“男女比例失衡”等等。但是生育多寡与“道德秩序”绝无关联(correlation)。

众所皆知,英国是一个生育率低,而文明程度和社会秩序很高的国家;反之,印度是生育率超高,人均收入低下,但也是一个社会和谐有序,民众有同情心的国家。笔者曾去印度两次,总共约十余日,却一次未见中国街头市井常见的吵架斗殴。还有一次,一无腿的用双手支撑的残疾人在卧铺车厢里行乞,旅客无一人表现对“低端人口”嫌弃之态,列车服务愿耐心等待他乞遍全车厢,然后挥旗开车。拿英国和印度的对比,表明(还不是完备的证明),社会道德现象与人口数量无关。

任何一门科学,其主体都是研究“关联性”,譬如医学研究胆固醇与心脑血管疾病的关联;政治学研究贫富与自由民主的关联,等等云云。“关联性”往往始于猜测(假设),但须求证。二十余年前被美国政界学界,民共两党共识的:“人均收入增加到XX水准之后,社会就会发生向自由和民主的转化”。事实上,今天中国和诸多阿拉伯产油国的发展,都证明这种“关联”失据。

梁先生又说“在没有大规模战争、没有物质匮乏和科技飞速进步的环境下,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人口急速萎缩,这将是一场甚么样的灾难?”我的想法完全相反,美国人口仅中国的四分之一,但是仍然能出产超过中国的GDP,难道我们要为“人口减半”去忧:“高楼无人住,稻米无人食”的恐怖未来吗?

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人口危机”,所谓“老龄化”的问题,是中国政府不愿意为中国人养老付钱,当年批判“养儿防老”,如今又反其道而行。同为中国的香港、台湾都有老年健保计划,穷至如俄罗斯更是全民免费医疗。倘若全中国有一亿贫困老人,每年政府补助两万元,总计亦不过两万亿元(合三千万亿美元),这之于人民币动辄“防水”数万亿,“一带一路”浪费无算万亿,实在是中国政府对不起中国人民。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

 

梁京:中国人口可能减半意味甚么?

最近中国舆论的一个话题就是该不该对不生育者征税,其背景就是当局虽然在2016年放宽了生育控制,仍不能阻止人口出生率「坍塌」式下跌。根据2017年联合国以及中国人口学者的估计,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模将从近14亿的高峰,减少到10亿以下,比较悲观的估计,会减少到6亿左右。这个预测让我非常吃惊,于是询问国内学者,得到的答覆是,一些权威的专家们其实更为悲观,并认为不管政府采取甚么办法,这个大势已不可逆转。


图为中国大陆新出现的计划生育宣传标语

如果专家们的预测成为事实,意味着即使在和平环境下,中国将在70年左右的时间,出现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人口萎缩。而且,由于21世纪世界总人口会持续增长,中国占全球总人口的比重,更将发生历史性巨变:从四分之一降到不足百分之十,甚至不足百分之五。对中国文明来说,这无疑将是一场灾难。想到这里,我立即明白为甚么中共当局对联合国发布全球和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如此低调。因为仅仅从这个预测,就不难看到习近平的所谓中国梦,尤其是他「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梦,一定会彻底破产。

在没有大规模战争、没有物质匮乏和科技飞速进步的环境下,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人口急速萎缩,这将是一场甚么样的灾难?这已经是中国乃至世界都不能不试图去理解和想象的噩梦,因为现在的新生代将亲历这场噩梦。目前正在发生的是大比例的不婚少育,其中既有养育后代成本过高的问题,也有性别比例失调带来的光棍太多引致出生率过低的问题。现在已经开始,并且将越来越突出的问题,是老年甚至是中年因健康危机带来的死亡率快速上升问题。

没有战争和匮乏,无论是出生率的急剧下降还是死亡率的快速上升,背后都是极为严重的社会危机,尤其是道德危机。不难理解的是,人口再生产与道德秩序的再生产是密切相关的,人口再生产的失衡,必然是道德秩序再生产的机制出了问题。一个道德败坏,或道德不能进步的文明之所以会灭亡,根本原因就在这里。曾几何时,中国看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及俄国的人口危机而洋洋得意,现在当权者已经明白,中国人口萎缩带来的挑战将超过所有这些国家。

我的判断是,虽然中国人口还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会开始萎缩,但用不了几年,所有人都会明白这是必然趋势,一旦这个认识成为社会共识,就将大大加速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也就是说,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

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这样的预期,对中国未来几年的政治发展意味着非常大的风险,因为这会鼓励「红二代」中一直存在的极其危险的倾向,就是铤而走险,与美国全面对抗。目前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无疑也会从外部增加这种风险。但是,特朗普对习近平的高压策略,也带来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与中共的反习势力联手,瓦解习近平对抗美国的政治意志和政治能量。

—RFA

——转自新世纪(2018-08-2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2期,2018年8月17日—8月30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